从巴黎事件谈不配合邪恶


【明慧网2004年2月6日】胡××访问法国之际,巴黎警察几次粗暴无理拘押法轮功学员,人数达数十人。诚然,这件事是因为有邪恶因素在操控人干扰,法国政府中个别人被利用,法国警察被灌输了污蔑大法的谎言;我们可以反过来利用这件事看到哪里需要更细致的讲清真相,把坏事变好事。但从我们自身修炼来讲,我们当事的学员应及时向内找,看在这件事的过程中我们自己心性上有漏的地方和做得不好的地方。

有些学员毫不抵制警察的无理拘捕,乖乖被带到警察局,填、签什么表。师父在《二零零三年元宵节讲法》中说:“从另一方面讲,旧的势力能干了它们要干的,弟子们哪,那还不是大家默认了它们所要干的吗?叫你去你就去,叫你写你就写,叫你怎么样你就怎么样,抓你判你你就无可奈何地默认。”有人说,这和国内的环境不一样。但本质上不都是向邪恶妥协吗?有些出来后还抱怨说,法国警察真坏。这完全是把此事当成人对人的迫害了。师父说:“在讲清真象中是以对迫害法轮功不满那种常人心在做,还是真正站在大法弟子的角度证实法、救度着众生?”

不管法国警察是完全无理,还是有几条所谓的“法律”,我们都不应该任随他们拘捕和关押。我们讲真相,做的是大善事,怎么应该被拘捕到警察局呢?当然,我们也不采用任何过激的行为与言论。我们应该清醒的看到,法国警察这样做,是对他们自己的未来不负责,而我们应该通过讲真相帮助他们。

以下是我和几个学员在巴黎遭遇警察的经历,写出来希望能对大家有所启发。

1月25日上午10点30分左右,我们几个学员按原计划从旅馆去中国驻法国大使馆前参加活动。当快接近大使馆时,几个法国警察迎面走上来,阻止我们继续往前走,一个警察指着一块空地说,所有人都站这,并用步话机叫更多的警察来,说要送我们去警察局。一个学员充满正气地问为什么,警察说因为法国的法律。学员问:什么法律,哪条法律?一个警察一边推这位学员一边无理智地说:“我就是法律!我就是法律!”听到这个警察的话,我惊讶的看了看周围的其他警察,他们自知理亏,不敢正视我的目光。

我们已经听说前一天几个学员因为在街上发真相资料,被带到警察局关了很长时间。我心想,我们不能再配合那些警察后面的邪恶,我们是大法弟子,不应该去警察局这种地方。这和江魔访德时我们遭遇德国警察的无理拘捕的情况极为相似,要冷静,不能再犯同样的错误。

这时我的脑中闪过师父的话:“讲真象是万能的钥匙。”于是我拿着几张真相传单开始跟我旁边的警察讲真相。我指着传单上一张学员被烫伤的图片,望着警察的眼睛,真诚地说:“看,中国正在发生这样的迫害。”我又指着一张学员祥和的打坐照片说,我们只是想在使馆前像这样和平的请愿。我看到他们原来严肃的表情缓和下来。

一个学员拨通联系人的电话,才知道,原来我们没申请到使馆前的活动许可。这时已经有十几个警察赶过来了,他们形成一个人墙,平行推进,迫使我们后退,离开使馆。学员意识到即便我们没得到在使馆前活动的许可,他们这样做也是侵犯人权。

于是在场的学员几乎都动起来,一个学员,指着一个国内学员遭受酷刑的图片对一个警察说,你看,这是我(在中国遭受迫害的)朋友。那个警察看着图片,脸上已没了几分钟前的敌意,吃惊的问:“这是你朋友?”一个学员把传单递到一个过路的法国人手中,用只会几句的英语说:“法国,没有人权。”这是最直接的当场揭露和抑制警察后面的邪恶。一个法国人经过我身边,他看着我们和那群警察,还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我给他一张传单说,你们的警察不让我们通过这条街。一个学员跟一警察理论,尽量不向后退,警察用力推他,这时旁边的两个学员用相机把这一幕拍下来,作为以后讲真相的证据,还有一位学员拍下了警察驱赶我们的场面。

法国警察这样对待大法弟子,这对他们的未来太不好了。想到这,我拿着真相资料,朝着最嚣张的那个警察走过去。我指着图片,平静而有礼貌的对他说:“先生,你看,这些人正在中国被迫害。”我真正感受到,我们的善是邪恶最害怕的。他看着那个图片,扭头躲着我的目光,嘴里嘟囔说:“也许我同意你说的,也许我不同意,但和这没有关系。”

在场的很多学员都做到不配合邪恶。

最后,我们没有被带到警察局,只是到最近的地铁站。

在入口处,我跟一个便衣警察讲真相,他微笑着说,“法轮功,我知道,我都知道。”在地铁站里,又有一个学员和一警察讲了好多。

最后我们乘上地铁去我们新的活动地点。

另外提醒同修注意,我们活动期间应该注意自身修炼与发正念。在第二次游行结束后,一个学员叹言:“这么多学员参加的大活动,活动前也没集体发正念,晚上在铁塔下组字后,活动还没结束,也没有继续整点发正念,成了常人搞活动了。”也许此言有些片面,但说出了一些问题。这些问题也许都是后来被邪恶干扰的因素。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