双城市韩甸子新立村大法弟子被迫害案例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2004年2月6日】1999年7.20江氏集团发动了对大法弟子的迫害。地处黑龙江省一隅的小村庄――双城市韩甸子镇新立村同样没能幸免于难。下面是该村村民因为坚信“真善忍”做好人而惨遭迫害的案例:

1、闫德坤,男,33岁。1996年2月修炼法轮大法,关节炎等疾病好了不说,身心得到净化。1999年7.20他依法到省政府上访,被非法绑架到一个体育场,后又被转押到一个学校,直至半夜。

1999年8月依法进京上访被绑架,被韩甸镇派出所的于占军接回,并向他勒索120元钱。被非法关押在双城看守所,一进屋就被黄管教拳打脚踢,恶警还让别的犯人折磨他,逼他说不炼功,非法关押2个月放回。他家人被看守所勒索500元钱,被610的张国富、王恩华非法勒索3000元钱、被韩甸子镇王金柱勒索3000元。

2000年,他又去北京证实法,在锦州火车站被抓,并被劫持到610办公室。不一会儿,610的人接到一个电话说:你把他放了吧。610的人说:老江不让(指江泽民),要让我说了算把他们全放了。又把他绑架到进锦州看守所,两天后被当地派出所接回。村支书张彦斌向他家勒索1000元,给他在大队帐上下了1300元的帐。

2000年元旦,他又进京证实法,到了天安门广场,看见几个警察打大法弟子,他上前一边拉他们一边喊“法轮大法好”,警察向他扑来,一顿拳打脚踢,他仍然喊“法轮大法好”。一个警察抱起他的头就往地上嗑,把他眼睛上边嗑了一个大口子,血流了一脸。警察强行把他架上警车,车里的警察拿着警棍不停地打大法弟子。他们被拉到一个院子里, 恶警对他们拳打脚踢,第二天把他劫持到崇文区看守所,他绝食抗议非法迫害,被灌食折磨。后被绑架到双城看守所继续迫害。

在劳教所他绝食抗议非法关押,恶警用手指粗的管子插入鼻子灌食,管子插进去2尺多长(指使灌食的是马大夫,家住哈尔滨),灌的豆粉,加浓盐和一些刺激胃的药,进到胃里特别难受。又被非法转押到长林子劳教所,所长石昌敬、四大队长郝威家强迫大法弟子蹲着,从早晨蹲到中午12点,不蹲就打,蹲小号。所里管教利用犯人诬蔑师父,他还被拖进小号,到小号有200米远,恶徒把他衣服全部拖坏。一边拖还有犯人不断地踢打,在小号里恶徒把他用铐子吊起来,连着吊了三、四天。他被非法关押两年才被释放,且向他家人勒索400元,因家里实在没钱只交了200元。

2、 闫金海,男,32岁。97年得法,身心受益。

1999年7.20,依法到省政府上访,被绑架到戒备森严的体育场,又被转押到一所学校,晚上被劫持回双城市公安局,最后韩甸镇镇长赵洪生将其押回。

1999年9月他进京上访被警察非法绑架,圆明园公园警察说:江泽民不让你们炼,你们还来干啥?并恶语相骂。后被韩甸镇派出所于占军接回,送进双城看守所非法关押58天,恶警还搜去3000多元钱据为己有。610的勒索他家人3500元钱(收款人王恩华)、被镇政府王金柱、赵洪生勒索2500元钱,韩甸派出所勒索1000元钱,后被放回。

2000年6月他再次依法进京上访,恶警把他绑架到双城市驻京办,一个姓夏的进屋就打他,还把他的手反扣上,一个姓姜的打他一顿又让他撅一个小时。后来他被劫持到双城看守所,非法关押24天放回。回来后得知,村支书张彦斌带人到他家罚款,因没钱给他们,他们就强迫他爸爸在写好的7000元欠条上签了字。

2000年12月份他再次进京依法上访,在火车上被非法绑架,村支书张彦斌带人坐飞机去接他,费用全算在他身上。返回途中,他被派出所李克吉毒打了一顿。他被送进双城看守所非法迫害,又被劫持到哈市平房拘留所非法关押21天,后送哈市长林子劳教所非法劳教一年。进所后恶警就让他背监规,不背就罚站,从早上一直站到半夜。因不放弃信仰“真善忍”做好人,所长石昌敬把他关了小号7天。后身体极度虚弱,治疗了18天,在没有康复的情况下让他出院回家, 后来3个月他又做了两次手术,花了8千元才康复。这次村支书勒索他家1200元。2001年12月,村长张彦斌带人到他家,向他要进京款,还说不给钱没收他爸的田地。

3、高香慧,女,25岁。96年得法,得法后身心受益,知道怎样做个好人。

1999年7.20,她去省政府要求释放非法绑架的大法弟子,被劫持到哈尔滨市动力区体育场,又被转押到一所学校,晚12点拉回,大队派人非法监管不许出入。

1999年9月份她和其他同修一起依法去北京上访,在玉渊潭公园被绑架到双城驻京办事处,在办事处韩甸镇的张佃启、派出所干警于占军、隋广成对大法弟子非法搜身,她的3000元钱被隋广成搜去据为己有。回到进双城后被劫持进看守所非法关押3个月,被610勒索3000元(罚款人张国富、王恩华)、镇政府王金柱勒索2500元,回家后被非法监视,自由受限制。

4、刘志杰,女,36岁。1996年得法,所患多种妇科病,经修炼全好了。

1999年7月22日,她被村治保张彦中叫到大队,恶警让她踩师父法像,并对她咆哮要天天到大队报到,不许外出。张彦中又带人到她家搜书,拿走一本手抄经文,逼问她是在从哪得的,她拒不配合邪恶。张彦中说:“江泽民不让你们炼,你不听我的就送你坐牢。”

2000年12月,她去北京上访被韩甸镇派出所劫持回,送双城看守所非法关押15天,被勒索伙食费145元,被村支书张彦斌罚款1000元钱。

5、高焕,男,51岁。97年得法,得法前患肾病,脐带出血,得法后不治而愈。

1999年7.20江泽民下令抓捕大法弟子,他依法去省政府上访,先被劫持到一个体育场,又被强行绑架到一个学校,晚12点,被送回镇政府。

1999年的一天晚上12点,村治保张彦中、公社李柱、派出所于占军、随广军到他家翻大法书,还让他天天去大队报到、签名,不许外出。

2000年12月14日他进京依法上访,在天安门喊“法轮大法好”,被警察非法绑架到站前派出所,又被押往山海关非法关押,由于他不配合邪恶,恶警犯人往他身上浇三盆凉水。三天后被双城驻京办的江辉带到双城驻京办,3天后被韩甸镇派出所的隋广成把她戴上手扣押回双城看守所,非法关押27天,勒索伙食费270元。

6、杨亚芝,女,44岁。1998年得法,得法前患胃病、腿疼、头痛,总盼望有个好身体,炼功后,病好了。

1999年7.20江泽民镇压法轮功,村干部一连好几天,不许外出,大队让他交大法书、签字、扣押身份证。

2000年10月24日,她进京依法上访,被非法戴上手铐子送往北京办事处。9天后,被当地派出所于占军、大队姜力仁押回并送进双城第二看守所,非法关押15天,勒索伙食费100元钱,大队还挂帐200元钱。

2001年正月,村治保张彦中用三轮车把他和七、八个大法弟子送到镇里的洗脑班强制洗脑一天。

7、赵彩霞,女,33岁。1997年得法,不但身体获得了健康,更知道自己应按“真、善、忍”去做个好人。

1999年7.20江泽民开始迫害法轮功,村干部每天让她们上大队报到,当时她没去,村干部就让看屋的骑摩托车接去,还不许外出,大队跟人监视。有一天晚上11点多,大队干部领着韩甸派出所两个人,到她家就翻箱倒柜,找书,翻一阵什么也没找到就走了。

2000年10月进京上访被抓,送双城驻京办非法关押七天,又被劫持回双城看守所非法关押15天,被610勒索500圆钱。

2001年腊月27,她被村负责人骗到大队,恶人说韩甸镇书记王金柱要见她,到大队王金柱问她还炼不炼,她没表示,就被送到乡政府,当天恶警抓去四个同修,还说不让她们回家过年,上监狱去过。晚上没有床,她们坐了一宿。第二天她们先后被家人接回,并且恶警让她丈夫去写了保证书,说再不让她进京上访,才把她放回。村上在帐上写了2200圆钱说是进京罚的款。

8、车桂珍,女,65岁。1997年得法炼功后,身心巨大获益。1999年7.20江泽民迫害法轮功,村治保张彦中把她找到大队,一连几天逼迫他到大队报到,不许外出,还指使村民杨运翔看着她们。

2001年12月,张彦斌到他家收农业税,看见火炕上的《转法轮》强行拿走,后来勒索家人200元才把书还回。2002年12月她去北京依法上访被当地接回送进双城看守所非法关押15天,被强迫交伙食费145元,被张彦斌勒索1200元。

9、郑艳侠,女,33岁。1996年得法,自从炼功,身心得到健康。1999年7.20后村干部张彦斌和派出所所于占军、随广军,村干部江立仁、谭举、江芳等人让她天天上大队报到,不去不行不让出门,天天有人看着。一天晚上七点多到她家翻书,翻了一阵没找到什么就走了。到她家非法翻书的人有:张彦斌、姜立仁、谭举、江芳、于占军、随广军等。

2000年12月,她去北京上访,刚到天安门广场就被村支书张彦斌和派出所的于占军、李克吉与一个姓孙的人把她非法绑架,送到驻京办事处,那里的人让她往出掏钱,否则就搜身,在驻京办非法关押,于占军给她戴上手扣子,第二天早7点送到双城看守所,对她进行非法搜身,非法关押16天放出来,勒索伙食费145元。回来后被支书张彦斌勒索1000元。

10、马桂清,女,1999年7.20江泽民迫害法轮功,她去省政府上访回家后,第二天,大队连夜去人找她去写保证书、交大法书,且规定要天天上大队去报到。

2000年12月,她进京为尊敬的师父说公道话,在车上被哈市的警察非法绑架关了一宿,第二天恶警把她送到双城看守所,她绝食七天后放回。

一次她发放法轮功真象材料被举报,村治保张彦中,到她家把她打得嘴角流血,书记张彦斌给派出所的人打电话让来人抓她,不一会,派出所真的来人了,她不在家,恶警把另一个大法弟子抓走了。

江泽民政治流氓集团迫害法轮功已经持续5个年头了,可以说,法轮大法弟子的付出不是常人所能想象和理解的,但“法轮大法好”已经日益深入人心,法轮功被迫害的真象被越来越多的人们所了解。常话说:善恶有报,不是不报,时候不到。随着天象的变化,江泽民面临着全球性的道德的、法庭的、人心的审判,我们法轮功学员对权力、名誉、财物等都不感兴趣,我们只想有个自由的修炼环境,有一个允许做好人的条件,就这么简单。请韩甸子镇新立村的父老乡亲作证!

在明慧网发表的作品版权归明慧网所有。明慧网会定期和不定期的对本网站所发表的作品集结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