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被潼南县恶徒从劳教所劫持进洗脑班的遭遇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2004年2月7日】2001年11月,在茅家山女教所度日如年的残酷迫害中熬过来了,盼望着回家和亲人团聚。

然而,等来的却是县610的警车把我们劫持到洗脑班。由于身体已极度虚弱,一路上我呕吐不断,头痛厉害,四肢无力,到潼南,县政法委书记蔡聘、610恶人张某、唐某把我们拽下车拖到房里,下着雨,我衣裤全是泥水。蔡聘边拖边骂大法和师父。我与其他大法弟子被彼此隔离,吃拉都在一间屋里,家人送来的食品被他们倒进垃圾。这期间,我丈夫去找610头目蔡聘要求放人,蔡竟叫他写保证,向他施压拿5000元取人。丈夫说:我上有老下有小孩上大学,她又失去工作,哪有那么多钱?这样待她本身就不合法。她没犯法,不明不白就送劳教,现在都释放了,为什么你们还要限制人身自由,你们这样做就是侵犯人权!蔡聘说:这是上面下达的任务,江的亲信罗干亲自到重庆布置的,劳教所没转化的就继续关押。丈夫没有配合他们的无理要求。

过了几天,610恶人蔡聘、李龙云、刘勇健、何叔远、唐某闯到我屋里乱翻,看到几张大法资料,大作文章。立刻报告张良,整材料,要拘留我。我给他们讲,我在做好人,没犯法,更没违反治安,凭什么拘留我?蔡张等人说这是江、罗让我们干的,不干就没有钱用,没有饭吃。恶人张某某说:说实话,我们就是某某党喂的狗,他叫我咬谁我就咬谁,这一切都是江泽民安排的。你也别怨我们,你找江泽民算帐好了。强行拽拉,将我押进了拘留所。

他们不但这样迫害我,而且还不放过我家人和朋友。威吓我丈夫说我问题严重,还要送回劳教。家人受到很大打击,让丈夫和我离婚。女儿也打来电话说她受到的精神压力太大了,不愿看到家破。她说:妈妈,我知道你吃了很多苦,你也没干任何坏事,可是你有理无处讲啊!那些公安根本就没人性,爸来劳教所看你,警察根本不让见,连大门都不准进。你的一个朋友到公安局一科办理去加拿大出国旅游手续,就说了一句不该劳教你,是他们乱整。张良听到了就给她扣帽子,说她还敢为法轮功鸣冤叫屈,问她与你是什么关系,不给她办,还要罚她的款。最后还是她在公安局工作的弟弟写保证,保证她以后不再为法轮功说话,证明和我们只是一般朋友,才了。你看他们就邪恶到这种程度。2001年,你被劳教,我和爸爸承受了来自家庭、单位、社会多方面的压力。一些人不但不理解,还嘲笑说我们家出了坐牢的人,说你肯定是精神不正常了。爸单位开总结打压法轮功的干部会,故意叫他讲法轮功给社会的危害,说你在炼,他最了解。两百多干部齐刷刷的盯着他,爸就理直气壮的说:我个人认为法轮功对家庭、对社会没有危害,她没癫也没疯,她炼功好几年了,我们夫妻从没吵过嘴。她为人善良、正直,确实是个好人。我认为法轮功是个人信仰问题。简短的几句话,消除了很多人的不理解,同时也揭露了邪恶,干部职工都说他讲得对,真是一正压百邪呀!

最后女儿说,妈妈,爸爸也为你证实了炼法轮功没有错,我也相信正义终将战胜邪恶,可你不能被他们这样关在牢里呀。快过年了,你知道你没在家的两个年我们过得多么冷清呀!

最后邪恶见我家人没钱取我,就又将我关进了洗脑班,在拘留所,恶人黄全盛将我身上的150元收了不还,也不开任何收据,我在洗脑班被迫害了近两个月,最后610邪恶叫我家人写欠条,写欠610现金800多元,他们才放我。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