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连教养院狱警伙同犯人私吞钱款、物品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2004年2月8日】被关押在大连教养院的法轮功学员许多人长时间接不到家里送的钱,不是因为家里没给送钱,而是让某些“队长”截留私吞了。他们蓄意给法轮功学员制造了一个内外无法直面沟通的没有人权的封闭环境,滋养了一群贪污钱款的警察和队长。

有一名大法学员的家人给她送了几次钱却一次也没收到,幸好家人保留了收据,才在一名狱警队长的手里查到这笔钱。这是幸运的,多数人没有这么幸运,没有收据根本查不到。有的有收条却是白条字迹,是伪装的,也查不到。凡是这种情况也不是家人不知道要收据,而是收钱的队长不说给,家人也不好意思要。谁会想到光天化日之下,交到教养院警察手里的钱会丢呢?

长海县有两名大法学员刚被劫持进大连教养院的时候,家里人各给她们存了500元、300元。本人不知道,几次托劳教所警察跟家里联系也没结果。几个月后接见时才知道钱早就送来了,找队长查问,由于外面的人见不到收钱的警察,里面的人不知道哪个狱警队长收的,只是当班的队长问了两次情况说给查找,再就石沉大海了。还有几位农村法轮功学员,也是这样丢了几笔数目不少的钱无从查找。这样丢失的钱款在大连教养院女队是太多了,许多人都有这样的经历。

在大连教养院女队不仅丢钱,丢食品物品更是司空见惯的事。家里送的成套的内衣、鞋袜、洗涤用品,越是新的好的越见不到。有时明明看见自家的包裹在狱警队长办公室里,就是拿不到。

特别是坚定信仰的大法弟子,家人送的东西根本见不到,直接就“入库”了。大法学员家人通过熟人送点高档食品,恶警们留下了却不给本人,每每都是四防(看管法轮功学员的普教)和恶警队长分了。有两个法轮功学员是姑嫂俩,去年春节家人托关系送进四只烧鸡,她们只收到两只。等到第二次见面时偶然谈起此事,才知道少了两只。在做这些坏事时,有许多是门岗的四防犯人,以查大法书籍为由协助队长干的,从中她们渔利不少。

门岗的四防如此大胆,队长都知道,谁都不管,因为能在门岗站岗的普教都是家人花钱买通恶警大队长的(韩建旻,万雅琳,谭xx),贿赂数目都是上万的。所以四防犯人在检查时就敢明目张胆的截留,对这些情况,小队长也是明白的,也知道门岗的四防是大队长的金钱关系。警察内部的等级腐败现实也让她们见怪不怪了,这些四防可以拍着小队长的肩膀“称兄道弟”,可见大连教养院的警匪一家到了什么程度。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