内蒙古赤峰市大法弟子被反复关押折磨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2004年2月8日】我今年43岁,家住内蒙古赤峰市,1997年得法修炼。没炼功之前,坏毛病特别多,动不动就打人骂人,身体患有多种疾病,有乙型肝炎、乳腺炎、子宫糜烂,乳房里的肿块比拳头还大。病痛的折磨使我对生活失去了信心,各大医院去医治都不见好转,苦药吃的无数。正在我生不如死的时候,有缘得遇法轮大法。法轮大法真是太神奇了,修炼不长时间,各种病症全部消失,是法轮大法给了我第二次生命,不但病好了,坏毛病全部去掉,使我真正成为一个好人。

1999年7月20日,江氏开始疯狂镇压法轮功,不让我们炼功。所以我要进京上访,因法轮功对人有百利而无一害,自从修炼法轮功以后,不但身体健康,坏毛病全部去掉,使不好的人变成一个真正的好人,家庭和睦。这么好的功法,一定是政府对法轮大法产生了误解,我要进京讲清真相,还我们师父的清白,给法轮大法一个公正正确的位置。

99年10月我去北京证实大法,被北京西城看守所关押10多天,在北京看守所我每天都坚持炼功。押回当地看守所,在看守所里我还是每天都坚持炼功。如果管教看见我们炼功,就使用各种刑罚折磨我们,刚一进去的时候,管教看见我们炼功,连喊带叫我们就不炼了,后来一想不对劲,他不叫你炼我就不炼了,我师父教我们做好人,修炼真善忍没有错,无论我在那里我都要炼功。恶警就用各种残忍的手段迫害我,套镣子、让跪着开皮、拳打脚踢。

后来镇政府成立了610,到看守所给我们洗脑,所长叫张海青,特别邪恶。有一次所长当着610人的面问我们,你们谁上北京去过把手举起来,我们就把手举了起来,所长上前猛地就把我拖出去,拖到走廊里,连打带踢,踢倒以后,用脚往头上狠命踢,用脚踩头,用手揪着头发在走廊里拖来拖去,边拖边说,我看你还炼不炼,当时我想,我是大法弟子,大法弟子就要有大法弟子的形象,宁可死我也不屈服,他们打着我,我还在喊,“炼!炼!炼……”张海青把我打昏过去,让几个男犯人把我抬到一间小屋里扔了进去,等我苏醒过来,我又开始喊,他们一听我又喊,拿来电棍在我脸上、嘴开始电,当时恶警们电我,看我也没什么反应,在我的嘴上用电棍狠命的打了一下,当时我就觉得头和脸、嘴都麻木了,好象什么都不知道了。从晚上8点一直迫害到夜间2点来钟,恶警把我们送回号里,恶警让犯人把地上洒上水,让我们趴在水里,让犯人端水,往我们的身上头上倒水激我们,一看不起什么作用,让我蹶着,让犯人用大洗衣盆端一盆子水压在我背上,问我还炼不炼,我说炼,宁死我都炼。所长张海青凶相毕露,恶狠狠地骂我们,他说:“我今天要制不服你们几个法轮功,我这个所长我都不当,你看无产阶级专政,怎么专政你们,我收拾不死你们,打不零碎你们”。他让恶警把我们拖出去,给我们开皮,看守所有一种刑罚叫开皮。当时我们8个同修,恶警把我们按在地上,让我们趴着把后背的衣服扒光,露出肉,拿三角皮带开始抽我们,有一个恶警名叫王磊,极其邪恶,他抽我一直打到气喘吁吁,四肢无力才住手,所长张海青气急败坏、暴跳如雷。穿着皮鞋在我们每个大法弟子的头上脸上又踢又踩,惨无人性,把号里的女犯们都吓哭了,折磨完以后,张让恶警给我们戴上手铐脚镣,把我们送回号,打开铁门,女犯们都惊呆了,他们简直不敢相信惨无人道迫害一夜,还能戴着手铐脚镣走回来。

天亮以后,所长、恶警610的人又把我们带到外面,问我们还炼不炼,我们异口同声说炼,他们说如果炼就得走鸭子步,就是蹲在地上两个手背在后面,在地上走,谁要说不炼,可以不走,如果炼就得走,一个恶警对所长说,他在部队当兵的时候,他们走鸭子步最多能走100米,起来腿都不会走路,让我们围着看守所墙来来回回走,不让穿鞋光脚走,所长恶警610的人看着我们,我们走了一上午,汗水在我们身上脸上往下滴,全身和水洗一样。中午把我们送到号里,回到号里,我们又开始炼功。恶警看见后又喊又叫让我们停下来,我们照样炼,他们打开铁门,又把我们连踢带打拖到大走廊里给我们开皮,打完以后让我们还走鸭子步,光着脚走,让男犯人搬来8袋玉米面,每袋60斤,压在我们的肩上走鸭子步,一直扛着袋子走了两个多小时,有的大法弟子实在走不了,在地上爬,有的大法弟子脚心皮磨烂了鲜血淋漓,满身往下滴水,扛袋子走了两个多小时让我们停下来,把袋子扛到库房去,让男犯人拿来大洗衣盆接满水,让我们坐在水里面打坐,让好几个男犯人接自来水往我们头上倒激我们,看着我们坐在盆里打坐,一动不动,看我们没有什么反应。不管他们使用什么招,折磨我们,我们都没有屈服反而更加坚定,我在号里前后关押4个多月。在这四个多月里,每天他们都采取各种方法折磨我,蹶着,脖子上给挂10多斤重的大脚镣,蹲马步、蹲不好就用管子抽,跪着,曝晒,戴手铐脚镣,套镣子,把两只手两只脚套在一起,坐不住躺不下,站不起来,其痛苦无法用语言形容。

我被非法劳教一年,押到内蒙古扎赉特旗图牧吉劳教所,到那里我不遵守他们的所规所纪,不喊出工口号,不喊收工口号,不背23号部令,到那里还是坚持炼功。因不遵守所规所纪,狱警伍洪霞和恶警们开始折磨我,白天出工晚上扒光衣服光着脚冻着蹶着,把手和脚紧铐在一起不能直腰,让把头低到尿桶里,有时一连6—7天不让睡觉,拳打脚踢,那里的气候特别冷,有时让我把衣服剥光不让穿鞋光着脚在外面冻着,大多数在走廊里冻着,走廊里没有暖气,非常冷,滴水成冰,一冻就是一夜。白天出工,夜间开始折磨我们,因为他们想阻止我炼功,有一次尹队长让犹大用手铐把我吊起来,脚不能落地,被吊昏过去就放下来,苏醒后继续吊,有一次吊得我鼻口流血,手铐把手背磨烂了,其痛苦无法用语言形容。在这一年多里,几乎没有睡过几个成夜觉,一蹶就是一夜,有时一夜让我们睡两三个点,有时给我戴着铐子站着,有时把我铐到床上。我跟队长讲清真相说,我们炼功做好人,修真善忍有什么错,你们为什么这样迫害我们。队长跟我们讲,我也知道你们没有错,你们都是好人,劳教所的队长跟我们说,在你们法轮功刚一开始进来的时候,我们看到你们都害怕,以为你们和电视上说的一样呢,又自杀又杀人的,通过和你们接触三二年的时间,你们完全和电视上说的不一样,你们才是真正的好人。我说:那你们为什么还这样迫害我们呢?队长说没有办法,因为江泽民有令,只要你们不攻击诬陷你们师父,江泽民就这样让迫害你们,我们要不听他的,我们就没有地方吃饭去了。

到期解教后,刚到家中20天,恶警王军和610的崔桂芝到我家把我又带走说局长要找我谈话,我根本没有想到,他们又把我送进看守所,到所以后我开始绝食,绝食4—5天的时候,他们开始折磨我们,所队和恶警让6—7个男犯人开始给我们灌凉水,7—8个男犯把我按倒,按着头、掐着鼻子,拿水开始灌我们,呛得我们都上不来气,天天灌水插胃管,迫害我们大法弟子,惨叫声传遍整个号房。

有一天,把一名大法弟子拖出去,恶警开始迫害,我们听见后,开始念师父的正法口诀。所长张海青凶相毕露,恶狠狠地拽着我的头发拖了出去,把我头一拧就踩在脚下,脸擦着地上,透不过气来。张海青把我踢昏以后,让610的人把我抬到外面,我又苏醒过来,他们又把我抬回号里,扔在一张床上,恶警拿来水往我们头上、脸上倒,呛我们,我的头上好几处伤口,鲜血顺着头发往下流。

第二天,每人给我们特意做一张大铁床,也叫死人床。床的每个床头两个铁环,一张床共有四个环。两只手锁在两个环里,两只脚锁在两只环里,锁在床上以后,我一点都动不了,其痛苦无法形容。我绝食到9天,恶警叫家里的人带上几千块钱把我接了回去,我堂堂正正闯出了看守所。

在2002年9月份,恶警又强制地把我带到转化班强行洗脑,天天白天黑夜24小时不让睡觉迫害我们,体罚站着蹲着。有一个犹大叫张丽,极其邪恶心狠手辣,抬腿就踢、举手就打,他让我蹲着我就不蹲,开始拳打脚踢,把我打倒后,脚踩着我的头,喊来好几个610的人,对我大打出手,拿来手铐把我吊起来,被吊昏过去就放下来,苏醒后继续吊,没有一点人性,惨无人道;恶警们为了掩人耳目,让整个号房的犯人开始唱歌,想用歌声来掩盖这凄惨的惨叫声。

因说真话受尽了非人的折磨,你们看江××在电视上露面会说人话,背地里魔鬼都干不出那种卑鄙极其残忍的事情来。善良的人民,快明辨是非,不要让江××的谬论欺骗把你们毒害,真诚地希望大家为自己选择一个美好的未来,谎言和欺骗不会长久,正义将战胜邪恶。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