螺刀搓、烟头烫、跺脸 酷刑无法动摇女大法弟子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2004年2月8日】我曾经是吉林省延吉市某单位一名工作非常出色的职员。自1995年学了法轮大法以来,一直遵照法轮大法所要求的做好人的标准兢兢业业地工作,品德等各方面都得到了提高,心灵也不断地得到了净化,无论在哪方面都严格要求自己,做得很优秀。

可是在2001年12月的最后那一天,我被延吉市延南派出所(现改为延吉市建工派出所)的恶警强制劫持到延南派出所,被毒打,理由就是我给法轮功学员们送了关于法轮大法的资料。

恶警们轮班地给我刑讯逼供,到了晚上恶警们把我的手背铐着,又强迫我面对着墙壁跪着,用两个又粗又长的螺丝刀子捅我的两肋,目的是让我奇痛奇痒、屈打成招。恶警嘴里一边嘟囔:“我看你有多坚强,你们炼法轮功的人不是有毅力吗?我看你的功力有多深,不信我还弄不了你这个小样的”;一边说着一边把螺丝刀子上下使劲搓动着,不一会我的两肋又痛又麻,两肋都变成紫色,我痛苦不堪,但我仍坚持着不说什么。恶警们见此无效,又强行把我麻木已久的双臂硬性打开,又从正面扣上,反而用伪善的口气假惺惺地对我说:“你要是说出来你都给过谁资料,你就没事了,把你放了就可以上班……”等等,软硬兼施地威逼我,让我说与大法决裂、骂大法、骂人的话等等。我正视恶警坚定地说:“我不会出卖同修的,修炼只修自己。我也从不骂人,何况学了法轮功更不能骂人了。”我心想你们甭想从我的嘴里得到任何线索。

恶警指导员看我抵制他们的审讯,就恼羞成怒,他又拍桌子又破口大骂到:“你××的,不吃敬酒吃罚酒。小季,你过来给她反扣上胳膊,给我狠狠地治!”魔性大发的恶警,于是把我使劲按倒在地,手提着手铐链一屁股坐在我弱小的背上,另一个恶警用皮鞋把我的脸狠劲地踩在水泥地上。顿时我的整个身躯被禁锢得难以忍受。在疼痛中我咬紧牙关,心中默念正法口诀。我拼命地背着经文,又想到当年耶稣被钉在十字架上的痛苦,我不断地鼓励自己这点痛苦算得了什么呢?!心里喊师父帮助。当正念一出的时候,我突然感到全身的痛似乎瞬间不翼而飞。当他们把脚松开,恶警从我后背站起来的时候,我的右眼已经青紫一片,整个脸踩成血葫芦一样,两腿、两臂已经麻木得失去了知觉。他们见我还是什么都不说,又用臭袜子堵住我的嘴,用塑料袋蒙住我的头,憋得我好半天才能缓口气。他们还用烟头烫我的鼻子,骂着“呛死你算了”,恶警还反咬我一口,说我咬他的手指头,真是恶人先告状。

我一直不停地发正念,他们看我什么也不说,四五个恶警轮班折磨我。其中一个恶警又魔性大发地喊:“你××的,比刘胡兰还坚强,小样的,我整死你算自杀”,于是失去理智地疯狂抓住我的头发使劲地抢来抢去,另一个恶警打来四大桶水,浇遍了我的全身。由于时间已过了5~6个小时,恶警们轮番地毒打,手铐子进肉里已经很深很深,全部都红肿起来,再加上恶警们给我浇的水,促使我的手腕被水泡得肿胀得更厉害。我忍着难以形容的疼痛,并横下心暗暗在想:“你摧残吧,我宁可自己死也不说出任何大法弟子的名字,恶人们,你们会得现世现报的”。一个恶警又说:“外面正好冷,把她脱光了扔到后院,跟狗在一起,冻她个半死。”我心在想:“头掉下了,身子还在打坐的,我一定要用正念闯关。”说心里话,当时我也不知道他们还要用什么样的招逼供,当我想到无所谓的时候,也不配合的时候,他们居然停止了对我的摧残迫害

其他的几个恶警都回去睡觉了,只剩下一个打我最狠的恶警给我写材料,我发现他居然累得不行了,又吃药、又喝水,我想他是遭了现世报应了。当我被关到禁闭室里的时候,已经是凌晨4点钟,当我拖着湿漉而遍体伤痕的身体艰难地被送到看守所的时候,所有人都投来了同情的目光,看着惨不忍睹的我。

我的手腕上留下来的当时被手铐勒出的伤疤至今还没有完全愈合。我在任何时候向世人讲真象时,这伤疤就是恶警摧残修炼人的铁证。我要让世人明白真正修炼法轮大法的都是好人,要让江集团帮凶们的丑陋恶行暴露在光天化日之下。

在明慧网发表的作品版权归明慧网所有。明慧网会定期和不定期的对本网站所发表的作品集结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