祛病健身做好人难道有罪吗?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2004年2月9日】我和丈夫是1998年开始修炼法轮大法的。得法前,我身患甲亢8年之久,并伴有心脏病。我丈夫是新疆乌鲁木齐市八钢机制公司的职工,1981年参加工作,95年工伤致残:右手大拇指被钢丝绳齐根挤断。十指连心,长期的剧痛使他夜不能寐,身体极度虚弱,患上严重的神经衰弱症进而恶化成精神分裂症。曾经住院治疗未愈。就在他住院期间,单位领导却把他下了岗。而我又没有工作,身体也不好。这一下,我们家吃饭都成问题,更不用说治病了。就在我们饱受疾病之苦而又无钱医治,对生活失去信心之时,我和我丈夫有幸得法。通过修炼大法,我们身心受益,身体奇迹般的得到康复,丈夫也上了岗,对生活充满了希望。

然而,江××不顾民意,于99年7.20下令迫害法轮功,恐怖笼罩中国大地。我们家也不例外。我丈夫因炼法轮功,单位领导多次找他谈话并威胁他,逼他放弃修炼。最终因不放弃信仰于2000年2月再次被下岗。当时,我快要生小孩了,我们家经济再次面临困境。几经磨难,我丈夫于2000年10月份按工伤办了内退。办内退时,我丈夫的工龄被无缘无故减了6年,别人升工资,他没升,理由是炼法轮功。因我无工作又不适应新疆的气候和生活环境,再加上我丈夫那微薄的工资(每月400元左右)难以在那个地方养活一家三口,我们只好带着几个月的女儿于2000年12月回湖南乡下老家。单位领导得知后,不断从新疆打电话并串通湖南洪江市硖洲乡乡政府的人骚扰我们。

2001年4月16日下午5点左右,我丈夫刚从田里干完活回家,我正在家里做饭,忽听有人敲门,我去开门,只见乡政府副书记带着4、5个我们不认识的人闯了进来(后得知是洪江市公安610政保科科长杨辉安等人),说有事要找我丈夫去公安局谈谈。我丈夫不肯去。当时只有一岁零一个月的女儿哭着要她爸爸抱,它们不理睬,强拖硬拽把我丈夫推上车。我丈夫这一去,再也没有回来过。原来在2001年5月,我丈夫被新疆乌鲁木齐八钢公安分局恶警李志林(后因迫害法轮功,升为政保科科长)等人押回新疆。一路上他受尽了折磨。在新疆乌鲁木齐西山看守所被关押了8个多月。直到我丈夫在受迫害下,违心地写下了所谓的保证,才被释放并被允许回湖南探亲一年。2002年1月,我丈夫回湖南与我团聚。后新疆八一钢铁集团有限公司某领导知道此事,大发疯狂,要我丈夫马上回新疆,我丈夫不同意,于是单位停发了我丈夫的退休工资。

2002年农历正月初一,我们正在我母亲家吃早饭,忽见洪江市610恶警易忠贤一行3人来到我母亲家,要我们到公安局去一趟。我知道是我们年三十出去讲真象的事被抓的同修说出来了。我说,大过年的,我们哪也不去。我们没有做坏事。你们抓我们是干坏事,是错误的。恶警易忠贤说:“上面错的也是对的,我们也要执行。”另一恶警威胁我家人:谁阻拦谁就妨碍公务,要逮捕,还要株连九族。我们还是不走。易忠贤拨通手机。不一会,从外面又进来3、4个警察,还有一个武警。其中一个恶警(后来得知是洪江市公安局副局长张春安,610头目之一)径直走向我丈夫,双手使劲揪着我丈夫的头发。另两名警察和一名武警把我丈夫按倒并强行把他的双手扳到后背,一名恶警和那名武警各自向后背反扭着我丈夫的一只胳膊,把他押上警车并叫我随行。当时,我手里还抱着一岁多的女儿。恶警押着我们到我们住处进行非法抄家,被抄走了大法书籍,讲法录音带,一盒新空白磁带和4个真象光盘。然后将我们一家三口押到洪江市公安局。

我和我丈夫被分开审问。在审问过程中,我不答话,我女儿又怕又饿又冷(裤子被尿湿了),一直哭喊着:“妈妈,回家,妈妈,回家……”恶警们一看实在审问不出什么,就让我抱着孩子到外面等,但不准我走。一直等到下午6点多钟,我丈夫才从小房子出来。恶警让我把我女儿交给我丈夫抱,我不肯,我女儿也死死抱着我不肯撒手(因我女儿从生下来一直就我一个带着,她从不要别人抱,况且她爸爸也才从新疆回来不久)。它们竟强行把我女儿从我手里抢过去塞到我丈夫手里,让他抱回家。当时,我女儿哭得撕心裂肺,喊得我揪心的痛(后来得知,我女儿自从离开我,三天没吃饭,一天到晚哭着要找妈妈。我被关了多久,她哭了多久,一双眼睛哭得几乎睁不开)。

我一直被审问到晚上12点左右。在审问过程中,因我不肯说出资料来源与其他同修,被一恶警(后来知道是610头目之一,叫禹岳军)狠狠打了6个耳光。打得我眼冒金星,两耳发聋。最后把我送到洪江市白虎脑看守所关押。在关押期间,我绝食绝水4天,半个月后,被非法秘密判劳教1年。因我有心脏病、甲亢病,劳教所拒收。押送我的恶警气得要死。恶狠狠地对我说:劳教所不要你,看守所也要把你关一年。就这样,我又被送回洪江市白虎脑看守所。关押近一个月,我出现严重甲亢症状,昏迷不醒,才被释放。

我刚获自由一个月,新疆乌鲁木齐八一钢铁集团有限责任公司离退休职工服务中心政工办的朱永峰(专管迫害法轮功)不远万里从新疆来到我们湖南老家,以给我们送曾被扣压的工资为由,哄我们回新疆。其实他一分钱也没给我们带来。朱永峰花了一个月的时间跟我家人软磨硬泡,要我们回新疆,我们铁了心就是不走。一个月后,新疆乌鲁木齐八钢公安分局秘密派来警察伙同洪江市610恶警妄图再次抓捕我们。因师父点化,我们及时走脱。从此,我们带着刚满2岁的女儿过上了流离失所的日子。

2002年11月,我丈夫在外地讲真象时,被恶人举报,再次被抓捕。12月份被秘密押送新疆。当时,我丈夫只穿着单薄的衣服,听说一到新疆就病了,曾住院治疗,病还未痊愈就被秘密送往新疆昌吉劳教所,在没有经过任何法律程序的情况下被非法判了3年劳教。

一年多了,我一直没有我丈夫的一点消息。不知他是死?还是活?单位扣压我丈夫一年多的退休工资也一直没有补发给我们。好端端的一个家庭就这样被无情的活活拆散。近两年,我与女儿相依为命,一直过着非常艰难的日子。我们只是炼功祛病健身,做好人,难道有罪吗?

我呼吁全世界善良的人伸出你们的正义之手,用你们的良知共同抵制江××在中国发起的对法轮功的残酷迫害。

大陆大法弟子廖有香
2003年12月31日

附注:
1、我丈夫名叫付云,是新疆乌鲁木齐市八钢机制公司的职工现被关押在新疆昌吉劳教所一大队。劳教所电话:0994-5816092
2、奚晓新,新疆乌鲁木齐市八钢机制公司经理,宅电:3891153办公室电话:3894028
3、王先俊,新疆乌鲁木齐市八钢机制公司书记,办公室电话:3899627
4、朱永峰,新疆乌鲁木齐市八一钢铁集团有限公司(简称八钢)离退休职工服务中心政工办,手机:13659923358

在明慧网发表的作品版权归明慧网所有。明慧网会定期和不定期的对本网站所发表的作品集结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