葫芦岛一家人因信仰所遭迫害:丈夫入狱 妻儿流离失所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2004年3月10日】

丰乐社区的街坊们:你们好!

我叫穆琴,是葫芦岛市农牧局职工,丈夫马玉成,是龙港区物资局综合厂厂长。我们有一个上小学的儿子。我们一家人是您的街坊,住在葫芦岛市连山区渤海街道丰乐社区文化街五号楼三单元19号。相信您对我们一家人这几年的事已经有耳闻。今天我就想向街坊的大叔大婶、兄弟姐妹们讲讲我们一家人这几年来的遭遇。

以前我身体不好,患有严重的风湿、肩周炎,丈夫身体也不好。1996年下半年,我和丈夫开始修炼法轮大法,修炼之后,我俩身体的好多病都不翼而飞了。不仅如此,我找到了多年来一直在寻找的东西,对于“人为什么活着”、“人应该怎么样活着”之类的问题,我从小就想不明白,修炼大法之后,知道了人活着的真正目的和意义,活得快乐又充实。在“真善忍”法理的感召下,我们一家人遇事都能找自己,哪做的不好下次做好,家庭和睦。几年的修炼中,我们一家人的受益不是语言能表达得了的。

可没想到的是:这样好的功法却在99年7.20遭到了镇压,在这场镇压中,我们一家三口都受到了严重的迫害和精神摧残。

从99年镇压开始,社区主任孙桂芬和渤海派出所警察谢忠亮等人就不断地对我家进行骚扰、监视,甚至在我们家楼对面的六号楼台24小时监控,还到学校骚扰我孩子。这些人对我们家的骚扰从没间断过,这里仅举一例。

99年6、7月间的一天,一直在大街上蹲坑想堵我们夫妻俩的孙桂芬,在原家电大厦后平房社区附近,在光天化日、众多围观群众的眼皮底下,死拽着我们夫妻俩,非让我俩签字,如果不签字就交1000元保证金,否则不让我们回家。我们俩严辞拒绝。随后片警谭海滨就跟到我们家,让我们下午1点钟到渤海派出所去一趟。为了让我们写保证说不炼功,扣了我俩3个小时,4点多才回家,我俩最终也没写。

孙桂芬在我们家整天的监控、骚扰使我们失去了人身自由。作为合法公民,却连做好人、祛病健身、清静过日子的基本权利都没有,没办法,我们只有去上访。

99年12月29日,我们一家三口去北京依法上访,向国家领导人反映我们的要求:我们不反对国家、不参与政治,只是想要一个合法的炼功环境,想得到一个好的身体,想在家里有一个清净过日子的自由,想要一个祛病健身做好人的权利。可谁知到北京之后,还没等我们去上访,在旅馆就被十几个警察绑架了。

当晚九点多来了一个年青的警察,一进房间,手持电棍,莫名其妙地逼着我们骂我们的师父、诬蔑大法。我对他们说:“你来干什么?我们正常住店,一切手续都办了,钱、身份证什么也不缺,你凭什么进屋,还让我们骂人?堂堂的国家首都,来了却让我们骂人,有这样的道理吗?国徽佩戴在你们的头上,你还有没有点国家警察的形象?你不觉着自己无理吗?我们不会骂人,你还是出去吧!”那个恶警听了我的话,自觉理亏,后退了几步,但最后还是在同屋一同修的兜里搜出了经文,就把我们几个人带走了。

我们被关了一夜,第二天晚上10点多钟渤海派出所谢忠亮等把我们带回到派出所,并对我们分别进行了非法讯问。

街道书记王××喊的最欢,扬言如果不给我们都教养、拘留,他的工作就没法干了。社区主任孙桂芬一个劲儿的让我揭发别人,我说“揭发谁?我们犯了哪一条的法,上访是我们的权利,信仰是我们的自由。”

当晚我丈夫马玉成被非法关进齐屯拘留所,我和8岁的孩子被强行拉到锦州我大姐家,他们深更半夜硬是敲开了门,骗我那又惊又怕的姐姐(我姐本来就有病),让她帮着照看孩子,说:“你妹妹去几天就回来。”我和孩子分手时,孩子大哭着喊:“妈妈……妈妈,不要啊!……妈妈……我要和你在一起……”那场面,现在想起来还让我心痛。

就这样,我们一家三口被拆散了。2001年1月1日凌晨2点,我也被非法关到齐屯拘留所。在齐屯拘留所,我们被当犯人一样对待,吃的是窝头、喝的是白开水,37天的伙食费却有1100元钱之多。我在拘留所度过了99年镇压之后的第一个春节。

回家后还不到四个月,魔爪又一次伸向了我们一家人。

2000年末,锦化集团大法弟子王化臣被连山区公安局犯罪警察活活迫害死。不久,葫芦岛、锦州等地出现了大面积的郑重声明张贴,声明中写:如果再打大法弟子,大法弟子将全体去北京请愿。葫芦岛市政府、法院、检察院、公安局等单位前面还挂满了“严惩人民败类张俊生,为王化臣昭雪”的条幅,凶手和参与犯罪的公安人员又怕又恨,到处排查。

2001年初,他们调查了两个月,在没有任何证据的情况下凭空认定做条幅、传单的是我们家,就对我们家下手了。2001年4月5日,市政保大队大队长江涛打电话让我丈夫去群英大酒店,说有事找他,中午,我丈夫打电话给我说他回不去了,我就到连山区政保科要人,可他们连我也给扣下了,我想到中午孩子没钱吃饭,就跟他们说我先回去,给孩子弄口饭,一个叫刘建国的警察说:“不管。”说什么也不让我回来。又把我从区公安局带到了市公安局。然后,连山区政保大队大队长张俊生带人对我们家进行了非法抄家,他们不光翻东西,还搞破坏祸害人:砸坏了暖气罩、撬开了皮箱,把床上的被子都扔在了地上然后脚也踩上去、穿着鞋在屋里乱踩乱翻,屋里的所有东西被他们折腾了个底朝上。社区主任孙桂芬带人又去我妹妹家,骗我妹妹让她给带孩子,说“你姐出门了……”我妹妹识破了她的把戏,拒绝配合,他们没办法处理孩子,不得不放我回家。回来时政保大队的刘建国、赵××、司机李××,开车到我家,强迫我让拿存折取出5000元做所谓“保证金”,要不然不放我。

回到家,看着满屋的狼藉,我对尾随进来的片警谭海滨和主任孙桂芬说:“我们家都这样了,这是干什么呢?”可孙桂芬还是不依不饶,逼着我说:“你快转化吧!”我问她:“我是在做好人,你让我往哪里转化呢?难道做好人还有错吗?”

他们俩走后,我看着乱七八糟的家,不知道从何开始收拾,只好抱着被坐在地板哭了起来。心想:这个国家怎么了,怎么做好人还这么难啊?孩子在一旁劝着:妈妈别哭了……看看孩子,我心更酸了。

从那以后,我就和孩子相依为命。可那些恶人居然还不放过我们母子,2001年6月又有警察大清早6点砸门,闹得邻居都不得安宁。我在心里默默地对邻居们道歉:对不起了,又连累你们了……

不仅如此,警察还小偷般的撬门入室,我家7楼楼口的大铁门、邻居家放在外面的铁箱子都被撬过,我们家地板上也发现过陌生的脚印。我清楚地知道干这些事的不是小偷,而是警察。

没完没了的骚扰,我和孩子没法在家里呆,只好在外面漂泊。我们母子俩牵挂着孩子的爸爸,应付着流离失所带来的种种麻烦和不便,跌跌绊绊,艰难度日。

孩子的爸爸马玉成被非法关在市看守所15个月后,连山区法院于2002年5月28日在没有通知家属的情况下秘密开庭,非法判刑6年。马玉成6月3日上诉,6月24日被驳回上诉。现在被非法关押在沈阳第一监狱城。

街坊们,这就是我们这曾经幸福的一家人现在的处境。

小宝现在虽然只有13岁,不光善良,还很懂事,对于去学校骚扰他的社区主任孙桂芬不记不恨,跟我说:妈妈,她这么做坏事,我看她可怜。听着小宝的话,我就想:一个孩子尚能这样善良地对待别人,可那些仍在迫害大法弟子的人为了钱权,竟把良心和道义都抛开了,对善良人不依不饶地迫害,这种事,他们怎么能干的出呢?

对于那些曾经伤害过和现在仍在伤害我们的人,我心里和小宝一样:没有恨,只有可怜他们。我想对那些人说:你们知不知道干这种与佛法为敌的蠢事会给你和你的家人带来什么恶果?即使不为别人,不为良知,不为正义,单单为了你和你家人的未来,也请你们收手吧,停止迫害大法和大法弟子,弃暗投明,将功补过,赎回自己和家人的未来吧!

在这里,我也想对丰乐社区的街坊们说:

我们一家人的为人大家都知道,我们没别的想法,就是想按自己喜欢的方式祛病健身、做个好人,却遭到了这么严重的迫害,街坊们啊,你们说,这应该吗?作恶没人管,炼个功、做个好人却不行,这个社会怎么了?

街坊的大叔大婶、兄弟姐妹们:为了坚持信仰、为了争取按“真善忍”做好人的权利,为数众多的法轮功学员几乎付出了一切、以至身家性命,法轮功学员现在省吃俭用冒着生命危险撒传单、挂条幅为了啥?其实目的只有一个:就是想告诉大家法轮功的真象、这场迫害的真象,让大家能从电视的谎言中清醒过来,不要对佛法心生恶念,而给自己的将来种下恶果。

我们一家人真心期盼社区的每个街坊都能健康幸福,希望每一家都能团团圆圆、和和美美。请您记住“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也许现在人们还看不到、感受不到什么,但只要凭着良知善念做事,不久的将来就会看到自己的善行和善念所带来的美好。

您的街坊:穆琴
2004年3月4日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