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轮功学员在万家劳教所遭受的迫害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2004年3月11日】我是黑龙江省双城市朝阳乡的大法学员,99年3月得法修炼。修炼前多种疾病,有脑供血不足,经常头疼,曾昏过去四次,还有甲状腺囊肿;特别加上丈夫脾气暴躁,经常和我吵架,气的我吐过血,对人生失去信心。就在这时我幸遇大法,修炼以后,真是身心受益:道德水准提高了,家庭也就变得和睦了;病没了,身体健康了,当时自己都哭了。当我看完第一遍《转法轮》就知道是一本修炼的书。在此之前曾去过庙里想出家修炼,可到那里一看也非常的失望。没想到能使人身心受益的大法却遭到邪恶之徒迫害。为什么在我得法受益对生活充满信心时,却不让炼呢?我要做好人却遭到迫害。试问:中国政府哪个领导能让我一片药不吃而达到身体健康,让原来吵吵闹闹的家庭变得和睦?

我在2000年6月18日和李风华、李桂华三人进京上访,在天安门广场附近被便衣抓住,由当地人员接回。去接我们的是前进乡(当时没和朝阳乡合并)政法书记张福顺、胜平村支书李文庆(此人紧跟江氏集团镇压法轮功而遭报,心脏大而手术花去大量医药费,现已被撤职)、还有政旺村治保主任。他们三人在北京期间大吃大喝,买家用品大力挥霍。最后把来往所用的钱全算到我们三家的帐面上。总共9000元钱,每家三千元。回来后被送进双城看守所,金婉智(政保科主任)先从我们身上搜去100元钱,后由一个姓姜的610邪恶警察审问。因我们讲真象证实大法,李风华、李桂华被打,我们被关押16天放回。当天由当地派出所所长赵洪武勒索我们三家每人200元钱才接回我们。回来不让我们回家,让我们给他们打扫卫生,最后让我们向他们保证不炼了,我们谁也没答应,就把我们放了。

第二次我和张士学、张静三人进京证实大法。在天安门广场炼功被抓,当晚被分流到燕山分局,总共我们七位大法弟子。我被分到一个科长室,是一个姓沈的科长审我,因我不报姓名、地址,他们对我大打出手、拳脚相加,之后他又气急败坏的用电棍电我。电了我十多分钟,看我没反映,就让刚进屋的一个邪恶的人换一个比这粗且短的电棍电我,一边叫嚣着说:“往敏感的地方电。”现在回想起来这一幕,才知道是慈悲伟大的师父替我承受了这一切呀!(用电棍电我时就听啪啪响没感觉痛)后来当地去人把我们接回。当时政法书记张福顺(此人已被撤职)威胁我说:“让我拿2000——3000元钱就把我放回。”我当时没答应,并且告诉他:我自己的所作所为和家人无关,我一人承担,他们当时恼羞成怒,串通所长和610,非把我送劳教不可。在610办公室,前进乡所长赵洪武大骂出口,简直不堪入耳。提审完后,问我在不在保证书上签字,由于我自己当时有回家的念头并且非常强烈,我没多想就签了字,到监号里大家一悟才知不对,我马上报告管教我声明签的字作废。两三天后又提审我们几位同修,在610办公室我们讲真象并正法,决不向邪恶妥协,就这样我们这几位同修被全部转为刑拘,后被判劳教。

2000年正月初九被送万家劳教所。到那天晚上听刑事犯说:“有20多位大法弟子被关进小号,有的坐铁椅子、有的罚站、光着脚,大冬天整天整夜站着,不让吃饱,一顿给半小盆玉米粥。有的坐铁椅子7天,下来时脚都肿了。有的被关进小号一个多月,还有2个多月才放回大排。”

我们因集体炼功、不干活而被罚站,因绝食抗议遭到毒打、灌食。迫害最严重的是6月18日前后,6月18日之前,大法弟子为了不配合邪恶被送进小号加重迫害,把她们全部吊起来悬空。管教把大法学员双手托起然后突然放下,痛得她们死去活来。邪恶管教还调戏大法学员。6月18日开大会那天,动用了大量警力,迫害我们。不参加大会的都强制拉去用电棍威胁。在会堂空气简直都要凝固了。四周站满了男干警,我们坐的椅子总共能坐四人,中间是大法学员两边警察看守,7队的一女管教拿来了绳子和胶带,后面还有药箱,一切都为迫害准备的。当时犹大在台上谤佛谤法,原老三班大法弟子出来正法,被他们一把抓住用胶带把嘴缠住。在这之前,恶警把12大队和7队不放弃修炼的学员,双手反绑,由两名警察带上台前。那一幕另我终生难忘,每个大法学员都威风凛凛的走到台前,有的喊“法轮大法好!”;有的喊“法轮大法是正法!”当时恶警对她们拳脚相加。

后来听刑事犯说:“队里已把所有的门窗全部用铁丝拧死,准备强制性逼迫写保证书。”就在当天晚上,听见刑事犯楼上楼下走动,不知发生了什么事?在后半夜听见楼下有惨叫声,让人毛骨耸然,一直折腾到凌晨3点多钟才停止。当时饭堂马上给我们改善伙食,炝的花生米。我们只知道出事了,但不知道多严重。中午吃饭时,从门口一直到饭堂都是男管教,可知事情的严重性,整个老三班人全没有了。我们一再询问管教、队长,可他们都支支吾吾不回答。后来才知道当天晚上就迫害死三个大法弟子。

后来劳教所把保证书还给了大法弟子,从此再也不提保证书一事,把我们和刑事犯关在一起50——60人,北班60多人。天气越来越热,每天坐在塑料凳上,从早上5点开始一直到晚上9点,站一会都不行,我们的屁股出汗湿透了,整天的坐着,都长了疥疮,甚至穿不上衣服、裤子。浓泡的地方,烂很深的坑。还把那些严重的拉到医院迫害,用铝勺刮浓泡处直到刮出好肉,鲜血淌了一地,还骂大法弟子,当时这位大法弟子一声没吭,咬牙坚持。在万家劳教所的一年里迫害的事实太多了,我只写了一点点,以后我会把我所想起来的和看到的一起写出来揭露邪恶。

等我到期那天,当地不给写证明,劳教所不放人。我在2001年11月18日晚,我郑重地告诉伍队长伍金英(那天我到期),我说:“伍队长,我给你们今天最后一天,如果明天不放我,我就自己走出劳教所。”当时自己真是放下了生死之念,硬闯出去,因他们没权力关我,就在第二天,伍队长赶紧给我当地打电话,我很快出来了。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