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正法修炼的路上走好自己的每一步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2004年3月12日】2003年6月的一天,几个警察突然闯进我家让我到派出所去一趟,有事要核实。我知道这是他们迫害大法弟子的一贯伎俩,我就和他们说:“有什么事就在家里说吧!”他们说:“不行。”就这样强行将我带到派出所。

到那里一看,有好几名同修也都在那里。恶警们强迫我们写保证书、按手印,我坚决不配合,并示意同修也不要写,恶警们没有办法就把我拽到二楼,把我和同修们隔离开了。在二楼有两名恶警看着我,我就向他们讲真象,向他们洪法,他们无奈地说:“上边有令,我们就得执行,否则,我们就没有饭吃了”等等,他们又说:“你写了保证就可以回家。”我坚定地说:“我就知道法轮大法好!”他们就说:“你写法轮大法好也行。”我就在保证书的纸上写了“法轮大法好”五个大字,并签了我的名字。后来出狱后我才悟到:在保证书上写“法轮大法好”是中了他们的圈套,给邪恶提供了迫害有效的假象。其实就是什么都不写,它们也没理由强迫我。

他们又用车把我拉到单位无理搜查我的办公桌,接着又把我拉到公安局,强行地给我定了个刑事拘留,我反问他们:“你们凭什么抓我、拘留我,你们这是耍流氓!”就这样我第三次又被强行地送进了看守所。

在看守所里,我坚决不配合邪恶,向管教和犯人讲真象,讲我被抓的经过,向他们洪扬法轮大法。晚上我认真地向内找,为什么又遭到邪恶的迫害呢?当时,找到自己在向警察证实法中动了气,是用人的一面来证法,没有完全地站在法上认识法,才被邪恶钻了空子,当时只能悟到这些。自己默默地下决心,一定要修正自己,让自己的心真正地同化“真、善、忍”这部宇宙大法,听师父的话,时刻用法衡量自己,我想:“我既然来了,我也没想回去,我就在这证实法,我有责任救度这里的众生。”于是我天天用心背诵师父的经文《见真性》和“正念正行 精进不停 除乱法鬼 善待众生”(《正神》)。

几天后我开始绝食抗议邪恶对我的迫害,在绝食中继续向犯人和管教们洪法、讲真象,讲做人的道理,讲善恶必报是天理,讲“石狮子眼睛红了”的修炼故事,犯人们都能细心听我讲,而且都主动接近我。

有一天,警察突然对我说我的家人来看我,让我接见,到了前所一看是我的妻子和年迈的老母亲,还有我的小孙子。当时老母亲和妻子流着眼泪劝我写保证好回家,我就耐心向他们讲怎样做才是一个真正的修炼人。她们见我不动心,就让我的小孙子到我的怀里来。当时我立即想到师父告诉我们修炼中要去的就是名、利、情!放不下哪一个执著它都是你法船上的一根缆绳。这时孙子说:“爷爷的胡子都长了。”而且和我特别亲昵,当时我的心里确实很不好受,那真是剜心透骨啊!自己告诫自己一定要守住这颗心,修炼珍贵啊,怎么能遇到魔难就放弃呢?何况我修好了还不是我一个人的事,可……

难受中,我想起师父的法“一个心不动,能制万动”(《去掉最后的执著》),我就和善地劝她们“回家吧”,并告诉妻子好好地照顾老母亲!当我起身一离开的时候,小孙子抱住我的大腿哭了起来,我赶紧抱起他说:“听话,不要哭,爷爷有最伟大的事要做,你一定要听奶奶的话,等爷爷做完这最伟大的事之后,爷爷一定回去和你一起玩。”小孙子非常听话的回到奶奶那里,他们眼巴巴地看着我走出了她们的视线才一起回家了。后来自己悟到是自己做得正,做了对自己对家人对证实法都好的一件事。

在一天晚上我突然做了个梦,梦见有个黑影向我扔来一条大蛇,蛇头张着大口向我扑来,我急忙用手推挡喊到:“师父救我!师父救我!”可是蛇还是很快地在我的脖子上窜了两次,我马上醒过来了,我想可能又要有更大的邪恶要来,我就在心里对师父说:“师父再给我力量,我坚决不承认邪恶迫害。”果然第二天中午来了两个邪恶的“上层人物”和本地“610”的人。

当时我还在绝食当中,一个家伙叫起我说:“听说你悔过的挺好的吗?”我说:“什么是悔过,我听不懂你说的话!”另一个家伙歇斯底里地嚎叫道:“你能不能和法轮功决裂?!你能不能和法轮功决裂?!”因为他的个小,猖狂时还向上直窜高,都语无伦次了。我看到他那个样真是感到可笑至极,我也坚决地回答道:“我更听不懂你说的话!”他们气急败坏地说:“不行再教养!”我坚决地说:“你们说的不算!就我师父说了算!”他们就灰溜溜地走了。

过了几天,有位朋友来看望我,并强行给我订了一百元钱的饭票。当时我心里真不是滋味,后来我把这一百元饭票送给了同号的铺头,我就对他说;“你用吧!我来到这里就是要在这艰苦的环境中修,但是我有一个要求,每天早晨给女号的同修订些馒头吧,她们也很苦。”铺头说:“行!我一定给订,但是你也得吃,你不吃,这钱票我不能要。”这是我已绝食九天后才恢复进食时发生的事。

有一天我单位的领导和单位的同事来狱中劝我放弃大法修炼,诉说我家中的状况,并说如果坚持下去,你的工作就危险了等等。我就和他们讲修炼大法和工作和政府根本就没有关系,向他们讲这根本就是对人权的迫害,对善良的迫害,对国家法律“信仰自由”的违背,江集团的行为是流氓的行为。我如果要不学法轮大法,我早死几个来回了,这是单位的同事亲眼所见,如果我死了,我的工作不早就没了吗?单位的领导说服不了我就走了。

从这以后,牢里恢复了往日的平静,我天天和犯人交谈,告诉他们牢记法轮大法的好处,告诉他们做好人的道理。这时有几位犯人开始要和我学炼法轮功,我告诉他们:你们就打坐盘腿炼,心中一心不乱地念:法轮大法好和真善忍。在半夜我炼完第五套功法之后,我就教他们炼第一套功法,就这样有三名犯人开始放下心来盘腿炼功。有一天,他们竟能在码铺时在监控下就盘腿打坐,我心里别说有多高兴了,当时我就在心里说:“师父,请把我换个牢房吧,我还要做我该做的事,这个号里的犯人都明白真象了,现在我真是感到死而无憾了。”可是就在当天吃完饭时,就听警察喊我,让我收拾东西。就这样在看守所中被关了22天出狱了。后来明白了,这是因为我做到了在难中还想的是让人明白真相,而且能放下生死[编注:这里的放下生死,是指看穿生死之迷,达到一种无论生死都不能影响其做大法弟子该做的事的这种修炼境界。]

在狱中我写了一首诗:

邪恶之徒休猖狂!
原是纸虎皮一张。
监狱岂能动我念,
竹篮打水空一场。
法轮大法心中装,
修炼路上不迷航。
正念正行不畏苦,
慈悲救度讲真象。
法轮大法闪金光,
可笑邪恶不自量。
待到法正乾坤日,
且看尔等下沸汤。

层次有限,请同修慈悲指正。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