历史回顾:在“齐鲁晚报”报社澄清事实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2004年3月15日】94年1月、6月,李洪志老师两次在济南传法之后,“法轮功”迅速在济南传开。学员们向亲朋好友转告着大法的神奇、祛病健身的功效。人传人,心传心,炼功人数不断增加,人们无法抑制身心受益后的喜悦和发自内心的对师父的敬重,自发地以大小法会的形式,传颂着炼功后带来的身心健康、家庭和睦、人际和谐。如有一篇体会名字是《修炼法轮功使我丢掉了双拐》,说的是济南一位大法学员在93年一次车祸中双腿受重伤,经医院手术后仍不见好,当时医院下结论:腿已残废,能好的话也只有万分之一的可能。从此,她度日如年,时时承受着腿肿疼痛之苦,以泪洗面。95年得遇“法轮大法”开始了修炼,仅四个月,她就丢掉了双拐,从此脱离苦海。象这样摸得着、看得见的事例,比比皆是。凡真修法轮大法的人都尝到了无病一身轻的滋味和感受着内心境界升华后的美好。人们称赞大法于国于民有百利而无一害。

但是98年春天,“齐鲁晚报”突然开始刊登诬陷大法、诽谤李老师的文章,明显地篡改、有意地造假、荒诞地谎言,刺痛了每个大法学员的心。且看他们是怎样造假的:一位“齐鲁晚报”的记者,冒充要学炼“法轮功”,去了上面提到过的那位大法学员家中,假装慕名而来,听听炼功后丢了双拐的情况。那位善良的大法学员详细介绍了整个过程(大意如前)。没成想,这位冒充学功的记者,在“齐鲁晚报”上登出了文章,对那个学员的情况进行了颠倒,写成车祸致残的双腿修大法不起作用,后来到医院动了手术才治好了腿,丢掉了双拐,在时间和事实上进行了篡改。这篇文章一登出来,令济南所有大法学员感到震惊(那位学员的体会很多人听过,也看过书面材料)。文章中提到的那位被愚弄的学员不理解这位“齐鲁晚报”的记者为什么去她家时不出示记者证,不堂堂正正说明自己是记者,却冒充学功者?更不理解为什么写出完全背离事实的造假文章?职业道德何在?为什么这么做?这位学员投稿无门,只好着手诉诸法律解决。

就在济南学员困惑不解的同时,“齐鲁晚报”一篇接一篇更加有恃无恐地诽谤大法,诬陷师父:从不点名到点名,从篡改事实到捏造事实。这个山东发行量最大的报刊在连篇累牍地对着“法轮功”开炮,没有停止的迹象。据知情人透露,待发表的所谓“批判”文章还有不少。有策划?有目的?这期间不少大法弟子打电话、写信给“齐鲁晚报”和省委宣传部的负责人,以自己修炼的亲身体会指责这种颠倒事实的诬陷,指出“齐鲁晚报”的所为违背了97年发表的“出版管理条例”第三章第27条中央确定了关于气功和人体科学研究的“三不政策”,即:不宣传、不争论、不打棍子。按照“出版管理条例”规定,报纸、报刊发表的作品的内容不真实或不公正,致使公民、法人或者其它组织的合法权益受到侵害时,当事人有权要求更正或者答辩,有关出版单位应当在近期出版的报纸、报刊上予以发表;拒绝发表的,当事人可向人民法院提出诉讼。根据这一规定,学员要求“齐鲁晚报”向李老师和大法学员道歉,并予以澄清事实,保证不再发生类似的事情。“齐鲁晚报”刚开始时还接受学员的电话,后来一听“法轮功”就挂电话,给报社和各有关部门的信函也如石沉大海。在电话、信函不起作用的情况下,学员们开始三三两两前往“齐鲁晚报”报社,希望对话,可是却被报社内部推来推去,不予理睬。

就在学员们登门讲清真象,寻求沟通的这段时间中,“齐鲁晚报”仍在继续升级地对大法进行造谣和诬陷,致使更多的学员去报社讲真象。98年6月1日,这天一早,几百名大法学员陆续来到位于经十路上的“齐鲁晚报”报社门口,由于人数较多,为了不影响报社的正常工作,学员们派出代表对话,其余学员为了不影响交通,让开了自行车道,沿着“齐鲁晚报”的院墙散开,席地而坐,静候结果,现场一片宁静、祥和。过了一会儿,开来了几辆警车,沿马路停下,看来报社已通知了公安。大约10点半左右,代表们出来后告诉大家,“齐鲁晚报”答应赔礼道歉,明天见报,大家散了吧。按“真善忍”修自己的大法弟子知道要在这儿打听详细情况,势必影响交通,大家相信在明明白白的事实面前,报社肯定是认帐的,这个结果是必然的,于是大家迅速离去。

但是第二天(6月2日),报上一个字也没有这方面的内容,“报社赖帐了!”这个消息使济南大法学员有被耍弄的感觉。一个媒体造假、诬陷,认错后又赖帐,怎么这么不守信用?由于“齐鲁晚报”的出尔反尔,促使了更多的大法学员在6月3日晨从济南的四面八方涌向报社。不到八点钟,大法学员已整整齐齐地沿着报社围墙散开,让开了自行车道。由于学员多(大约两千人左右),一部分学员站到了报社马路对面的人行道上,大法学员自觉维持秩序。学员代表进了报社的门,门外的大法学员依旧平静地等候结果。可能因为6月1日警察已经见证了大法学员和平、友善的风范,绝不乱来,一早开来的警车逐渐散去,只剩下2、3辆停在马路上。屈指可数的几个警察,有的在观望,有的和大法学员攀谈。

只见一警察和一老年大法学员在聊天。
警察:老大娘,谁叫你来的?
大娘答:是“齐鲁晚报”叫我来的。
警察不解地问:“齐鲁晚报”怎么会叫你来?
大娘答:“齐鲁晚报”不刊登攻击大法、诬陷俺师父的文章,我们大老远地来这里干什么?
警察问:你们怎么都知道一早晨就来呢?
大娘答:“齐鲁晚报”不是早晨8点上班吗?我们就8点前赶到了。
警察语塞。

6月3日报社门口传达室的人的面部表情和6月1日比舒展多了。因为6月1日大法学员把报社院里的厕所打扫得干干净净。学员离开后,报社门口和院墙外也干干净净,给报社工作人员留下了好印象。所以,今天大法弟子上厕所时,看门人非常客气地让进去。将近中午,一位学员代表出来了,问谁带《转法轮》了,他们要看看。话音刚落,几位学员同时举起了手中的书,并说道:这书送给他们,请他们好好看看。学员代表拿了两本书进了院子,外面的学员依旧静静地等着。

下午2点钟左右,一名公安干警陪着一个人出来,这人出来后站在靠近大门的学员面前。公安干警介绍说那人是“齐鲁晚报”的一位负责人。这位负责人代表报社给大家讲话,大意如下:很抱歉让大家久等。我和你们一样还没吃午饭。“齐鲁晚报”发表的文章(指诬陷大法和师父的文章)的确不符合“三不”的指示,给大家感情上造成了伤害,在此表示道歉,以后要刊登澄清事实、正面报道大法的文章,以挽回影响,挽回给大家造成的损失。并拿出一张有报社图章的书面道歉声明念给大家听,基本也是上面的内容,并承诺:道歉声明明天见报,在重要版面登载,同时刊登澄清事实的文章。并表示,报社已决定对已发生的失实的报道者予以处分。由于学员是一条龙地沿墙排开,他在一个地方讲完后,又换了几个地方讲了同样的内容。讲的过程中,没有话筒,很多学员听不见,但大家仍然秩序良好地静坐在原地。不到3点,学员代表全出来了,告诉大家“齐鲁晚报”道歉的内容就是刚才那位负责人讲的意思,为了不影响交通,大家迅速撤离,明天肯定见报。学员们整理好自己身边的卫生,迅速离去。千人的长龙,很快就消失了。

第二天(6月4日)“齐鲁晚报”发行时,有的学员买了十几份,有的甚至买了几十份,打算给亲朋好友看看报社已承诺的道歉声明是怎样见报的。结果是:6月4日的“齐鲁晚报”在一页版面的下角,很不起眼的地方,用几十个字承认了错误。对报社这样一再不讲信用,不顾给这么多群众造成的严重伤害而敷衍了事,学员们很不满意,但毕竟道歉见报了,报社也承认了错误,此事也就告一段落了。

事隔不久,传来了师父的新经文“挖根”、“和时间的对话”。济南大法学员在学新经文的同时结合着学“道法”、“为谁而修”、“大曝光”等经文。通过总结“齐鲁晚报”事件的正法实践,在法上迅速提高上来。原来很多学员认为“齐鲁晚报”之所以刊登诬陷大法和师父的文章,是因为我们洪法力度不够,加上有的大法学员形象不好给法造成了影响,我们向内找,坚定实修,不用理他们。通过学习师父经文,大家认识到,“齐鲁晚报”之所以连续不断、逐渐升级地刊登攻击大法和师父的文章,正暴露了我们学员正法认识不清,在大法受到攻击时,没有把维护大法摆在第一位,而是回避矛盾,在邪恶面前无可奈何,从而滋养了邪魔,致使诽谤升级达到疯狂的程度。深挖自己,是怕心所致。后来学员们站对了基点,把维护大法放在了首位。6月1日特别是6月3日更多的学员走了出来,坚定地维护了大法,报社才彻底承认了错误。那两天,当学员们平静地坐在“齐鲁晚报”报社门口时,开了天目的学员看到大大小小的法轮在报社上空旋转,景色壮观、殊胜。这是因为学员们走出来了,师父在鼓励我们啊!是啊,正法时期的大法弟子任何时候都不能忘记自己的责任和使命。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