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在北京大兴县看守所里的所见所闻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2004年3月16日】

我在北京大兴县看守所里的所见所闻

有一个大法弟子在北京天安门证实大法,被非法抓到派出所。警察非法审问他时,他说:“我来证实大法是正法,自焚是假的,我们师父讲:“炼功人不能杀生”。自焚的肯定不是炼法轮功的。他们是栽赃、陷害,破坏法轮大法。”

警察说:“我们都知道是假的。三十头一天我们所里接到通知,说三十下午有自焚的,安排好值班的,还说上面给这几个人租了一个房子,在里面又吃又喝,培训了一周。”

在大兴县看守所里的大法弟子由于抵制迫害,绝食抗议,给那里面的人讲真象。恶警不让讲,和男犯把大法弟子的嘴用胶带封上,手脚捆在床上打吊瓶。有一个男大法弟子遭到恶警和犯人连踢带打,被戴上手铐、脚镣、头盔,还被戴着手铐脚镣灌食迫害。

大连金州区三里看守所的野蛮灌食

2001年年末,我由于发资料被恶人举报,被抓到大连金州区站前派出所,由于恶警逼供,一个不知姓名的恶警把我连踢带打,610刘影,恶狠狠地用力打了我2个耳光,当时把我打得满口是血流了出来,嘴唇和脸当时就肿起来了。

恶人高明熹抓着我的头发光光往墙上撞,连续撞了很长时间,把我的头撞肿了,还连踢带打,打得我头昏眼花、站不住走不了。恶人还说我是装的。别的警察和办事人看到我被打得这么吓人,都很吃惊。然后我被送到金州区三里看守所继续遭到迫害。

我绝食抗议,遭到恶人张书全、郑狱医、刘红用大胶管子给我灌食。我好几天没吃没喝,灌了一大缸子滚烫的东西,烫得胃里非常难受,马上就吐出来了。刘红恶狠狠地说:“吐了再接着灌。”每天都用大粗管子往里捅,进不去就使劲乱捅,连续灌了二十多天,直到被灌得吐了血。号里的犯人和号长看到天天吐血吓得叫狱医。狱医看看也没管,第二天刘红说:“还接着灌,不行就发走。”

我被它们迫害得生命垂危了,它们还不放过,就这样我一直被迫害了一个多月。恶人们怕担责任,才让我保外就医。我从被关进去,一口饭没吃,它们不但扣灌食费,还扣伙食费。

2003年2月,我因发资料,被非法抓到金州区光明派出所,关在小号里一宿。第二天在二楼,一个恶警把我铐在椅子上,用电棍电我的脸、脖子和手,电了半个小时左右。610恶人高明熹,还有一个恶人(不知姓名),用电棍电我的手、脸、脖子,电了一个多小时。

后来,我在师尊的加持下,用强大的正念,堂堂正正的闯了出来。

参与迫害的恶人:

金州区站前派出所恶警
恶人:张书全,郑狱医,刘红
610恶人:高明熹、刘影

在明慧网发表的作品版权归明慧网所有。明慧网会定期和不定期的对本网站所发表的作品集结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