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岛劳教所恶警勾结刑事犯人野蛮迫害大法弟子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2004年3月18日】青岛劳教所对坚持信仰的大法弟子野蛮迫害,劳教所恶警教唆犯人(所谓的协管)和犹大以各种方式折磨大法弟子。

大法弟子付希友声明在迫害下的违心言论作废,遭到协管毒打,被送到集训队严管,在一个冰冷的房间里,被迫睡在一块小木板上,恶警只给一条被子,不准枕枕头,不准洗手、洗脸、刷牙;在室内大小便,吃饭不给匙、筷子,用手抓。卫生状况极差,大小便后也不准洗手;坐在固定的地方,不准动弹,前后四个人看管,一天到晚不见阳光。至今已一个多月了,按照规定,早该解除严管,但这些规定,劳教所自己就作废了。为了达到迫害大法学员的目的,什么规定不规定,什么法律不法律,统统作废,这是恶警的一贯作风。目前,恶警们严密封锁消息,不知它们在对付希友干着怎样的见不得人的勾当。

在青岛李沧劳教所里,邪恶的犹大们对法轮功学员一直用车轮战术进行迫害,大法弟子王炳文春节前一段时间,每天只能睡2小时。

自2004年1月27日开始,劳教所里的干警与协管几近丧心病狂地对中队(一大队)大法弟子王炳文、王康宁、徐丕浩等人进行迫害,实行了封闭式“车轮术”洗脑,除了王玉兴、纪琚统、孙广钦、逢增伟、梁桂安等几个小丑能够接触他们之外,完全由那些流氓协管日夜监管,由几个小丑向他们灌输邪恶的转化言论,日夜不停,不准睡觉,不准打瞌睡。王康宁连续遭到流氓协管的殴打,1月27日被协管马骏毒打,30日,被流氓协管刘向阳毒打。在此前后,刘向阳多次打大法学员王康宁、徐丕浩,此人是莱西武备人,流氓成性。

自2004年正月初七邪恶之徒开始对王炳文连续不让睡觉10多天了。其间由邪恶小丑王玉兴、纪琚统、孙广钦、梁桂安等强制灌输谎言;其后又强制观看碟片,王炳文一闭眼,协管就打,导致王左眼部受伤出血,眼周围青肿。这是自去年王炳文遭汤俊伟等毒打以来的又一轮疯狂迫害。

恶警汪永坚发话,加大力度拿下王炳文。协管们的流氓本领又一次得到发挥。协管尚景国尤其邪恶,看碟片时,一看到诽谤大法的话,它便一边骂一边打。这是干警授意它们这么干的。王炳文为抗议非人的迫害,与此同时,绝食绝水,也不知持续多久。邪恶之徒们强行给王炳文插管灌食,灌稀饭、咸菜汤。这种摧残就是它们对外所标榜的教育、感化、挽救。

大法弟子徐丕浩因流氓协管刘向阳当着他的面骂大法与师父,与之讲理,遭刘毒打。干警放纵刘邪恶行为,不闻不问。

青岛劳教所一大队干警放任、纵容流氓协管为所欲为。春节前夕,协管栾祖胜、徐统来无故将大法弟子王吉伟拖进洗澡间殴打,怕人看见,协管王明国把在门口,当时没人知道它们在干什么。此后,王吉伟向干部反映未遭理睬,王又绝食抗议,遭到中队长戴长发的责骂。王有理无处诉。在此情况下,栾祖胜、徐统来等人更加嚣张。协管栾祖胜、徐统来、王明国等人背地里商量要收拾收拾谁,完全是流氓的作派。如果不是干警的放任、纵容,在这样一个单位,它们敢吗?在这里法轮功学员的人权受到极端的侵害。王康宁因不肯放弃信仰被长期严管;协管刘向阳动辄骂他;徐丕浩多次遭徐统来等协管打骂,曾绝食抗议。我们亲眼目睹了绝食的大法学员是怎样被干警打骂的场面。

中队长戴长发多次大骂修炼人,在会上公开骂绍承洛。那些做洗脑的人公然讲:政府对不转化的打死勿论,打人是执行干部命令。当我们找干部讲打人违法时,干部竟说:打你是帮助你。恶警王宾用电棍电绍承洛时疯狂叫嚣:我给你消业。它在邵的颈后中枢神经处多次电击,使邵痉挛现留下后遗症,下肢麻木、迟钝,听力下降。在省劳教所时,那些做洗脑的讲:我们可用任何一种方式将你打死,然后由所外公布,你是自杀。

迫害大法弟子的是怎样的一群人?

2004年春节前夕,一大队干警刘同先利用值班时间给协管开会,会上告诉协管说能给它们减期,暗示协管给它送礼,在协管中传为笑谈。另外,此人值班时连吃的方便面都跟协管要,协管背后耻笑它太贪心。有两名协管因没给刘同先管教送礼,住宿手续没给办,只给栾祖胜、马俊、李显强办了,两名协管大骂刘贪财不公。协管王明国讲刘同先抽的泰山烟都是协管送的。2004年1月18日,刘值班给协管开会,扬言对大法学员严管,协管不准离开3米,在室外(走廊、卫生间)不准离开1米。

春节前夕,刘向阳跟协管李丙欣及另一名协管商量,出去后合伙开路边店,李丙欣称卖淫女由它负责招揽。就是这样一群人渣,干警利用它们迫害大法弟子,用强制的手段逼迫大法弟子放弃修炼。我们请问一下政府,你们究竟在干什么?你们利用并指示着一群流氓,究竟要把修“真、善、忍”的大法弟子转向何方?你们干警、协管打骂、摧残大法弟子,尽管你们用墙隔开,用纸封住,但真象能封住吗?纸能包住火吗?

历史会记着你们所作的这一切,善恶终有报!

本作品谨代表作者的观点或认识。在明慧网发表的作品版权归明慧网所有。明慧网会定期和不定期的对本网站所发表的作品集结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