石家庄市劳教所二大队凶残折磨法轮功学员


【明慧网2004年3月19日】石家庄市劳教所二大队、三大队、四大队、五大队疯狂地没有任何理由的打法轮功学员,给法轮功学员上警绳、双手吊铐、电棍电击、灌盐水等。

在劳教所里法轮功学员被迫每天起早贪黑的干活,工作时间长达十四、五个小时,连上厕所也被严格控制:每天上、下午各一次,吃完中午饭不准休息接着干活。到了四月份劳教所突然不叫法轮功学员干活了,开始时警察伪善的对全体劳教人员说:炼法轮功的和你们(指普通劳教人员)不一样,他们是思想问题,要照顾他们等等说了一些好听的话,就这样把我们法轮功学员组织到教室里,每天休息。没过几天,劳教所警察就开始对我们下手了,首先是一个个地进行所谓的谈话,无非就是试图让我们放弃法轮功修炼,而我们每个人谈的都是自己修炼法轮功后身心健康、受益的真实情况,谈着谈着他们就没有理了,谈不了了,也无法使人放弃信仰“真、善、忍”的权利。他们就想出一个治人的办法:叫全体劳教人员都写不炼法轮功的保证书,还说这是所规队纪。事实上哪一条法律也没有这样的规定,再说,在这邪恶的环境里我们只是如实地表达:法轮大法好,我们不能放弃这个信仰,要修炼下去。有一次徐伟炼了一下功,恶警马上把他拖走,上警绳时一条细细的尼龙绳勒到了肉里,使徐伟呼吸困难......

后来恶警又规定不许法轮功学员下楼,吃饭也是让食堂送,为了封闭、间隔我们,每个班只安排一名法轮功学员,其余都是劳教犯人。法轮功学员相互之间不许见面、不许说话,让劳教人员二十四小时监控我们——空气中弥漫着恐怖、暴虐的气息,这种无形的压力对人的摧残一点也不比肉身折磨逊色。即使这样我们四中队的八、九名法轮功学员没有一个写“四书”,后来它们搞株连政策,只要我们不写“四书”全班的劳教人员都不许睡觉,恶警们非常清楚劳教人员会有什么样的反应:他们肯定会背地里骂警察混蛋,可他们迫于压力一定也会给法轮功学员施加压力,就连他们施加压力的方式警察也很清楚。可是法轮功学员善待一切、无条件地帮助别人、品德高尚已被很多人所认识,在劳教人员的心目中也打下了一定的基础,他们犹豫不决不知如何是好,这时恶警们以给劳教犯人减期为诱饵的同时继续施加压力:白天出工打浇筑累得疲惫不堪,晚上与法轮功学员一起不许睡觉,直到写“四书”、“转化”为止,并对劳教人员打法轮功学员时说“可别打出人命啊”,似是告诫实质是在授意。在这种情况下真有一部分劳教人员开始打人,恶警对于这部分人给予赞许和奖励:白天可以不用出工干力气活,专门做法轮功学员的“工作”,而对那些不给法轮功学员施加压力的劳教人员继续施加压力。就这样在劳教所里,人性中恶的一面不但没有得到制止,相反头脑中注满了仇恨的警察、劳教人员无所顾忌地折磨法轮功学员。当时的压力实在是太大了,有的劳教人员已不把我们当人看了,随时、随意、可以采用各种方式辱骂、毒打我们。在这种情况下,我们找警察谈话,讲明我们炼法轮功和那些劳教人员没有关系,你们不要为难他们,有什么问题我们之间解决,这种做法不仅解决不了问题,还会使问题复杂化……

在这期间我们和劳教人员每天后半夜只能休息二、三个小时,几天后恶警把我们集中在教室里,派专人监控着让我们长时间面壁罚站,不许走动,不许合眼,不许说话,不让睡觉,就这样熬了我们两天两夜后,面对这种非人的折磨和无理的迫害法轮功学员刘利辉、张剑波以绝食抗议,恶警们非但不知悔改还变本加厉恶狠狠地叫喊:你们谁敢绝食一顿,就给你们强行灌食……当时就把他们两个带走了,用手铐吊铐在铁管床的上铺,使他们脚尖点地,同时每天强制灌食三、四次。在这里要说明的是,灌食的不是医护人员,是没有任何医疗知识的恶警和劳教人员,它们把大法学员或绑或铐在床上,多人摁住大法学员的身体,用筷子粗的橡胶管从鼻孔中插到胃里,(在插管的过程中是插到食管还是气管里对医务人员也是需要有一定经验的,一旦插到气管里再灌食是有生命危险的)它们无视法轮功学员的生命安全,插进去、拔出来再插进去,以给法轮功学员制造痛苦为目的,而法轮功学员被折磨得口吐胃液、食道壁严重受损、插到气管时呛得咳嗽不止,而灌的往往又是高浓度盐水……其他的法轮功学员也被吊铐在教室的铁窗上脚尖点地。

刘利辉、张剑波绝食的三、四天里一直被吊铐在铁窗上,身体承受巨大,后来一点力气也没有了,刘利辉声明不绝食了,可是恶警们说:食堂里没做着你的饭。就又把他拖出去灌食。这哪是什么灌食呀,这简直就是故意折磨,刘利辉再一次被拖走......这期间娄宽丰被它们拉到办公室,剥光外衣上警绳,同时用电棍电,直到电棍没电了才停下,娄宽丰多处皮肤被灼伤,空气中散发着一股焦糊味,人被折磨得奄奄一息......由于长时间吊铐脚尖着地,老夏的脚肿得老高,娄宽丰一只脚抬不起来走不了路.

石家庄市大法弟子陶洪升、王宏斌都是被劳教所二大队迫害致死的。目前那里还非法关押20多名大法学员。据可靠消息,2003年8月初被秘密抓捕的石家庄市大法弟子王晟标,在2004年元月底已被秘密判劳教3年,非法关押在石家庄市劳教所二大队(地处石家庄市北外环与南高基大街交口西北角)进行残酷迫害。目前王晟标已一条腿失去知觉不能行走,身体极度虚弱,并且恶警不让亲人探视。王晟标被关进劳教所当天便被“熬鹰”(即不许睡觉,不许合眼)五天五夜,一合眼恶徒便打他。见他不妥协又毫无人性地逼迫他蹲马步(既不让蹲下,也不让站起极其痛苦),仅一次就长达二十几小时,见他还不在所谓的“四书”(保证书、悔过书、揭批书、决心书)上签字,管教队长便指使凶狠的劳教学员毒打他。

我们恳请广大正义之士一起来关注王晟标和所有被关押的法轮功学员的生命安危,谴责这种灭绝人性的暴行,促使无条件释放王晟标和这些善良无辜的法轮功学员。

在此正告赵志谦、李队长、石建忠、边树强、张福建:江氏迫害大法的小集团十多个成员已在多个国家被判有罪,石家庄副市长李遵英已被“追查迫害法轮功国际组织”立案调查。法轮大法在国际社会广受欢迎,迫害大法及大法弟子不得人心,天理不容,必将得到正义和法律的严惩。越来越多的内部人士已开始收集证据,洗清自己,立功赎罪。你们的犯罪事实已被明慧网记录在恶名录中,善恶有报。只有立即停止参与迫害,将功赎罪,才能给自己留条后路!

相关单位:
石家庄劳教所第二大队,地址:北郊赵陵铺村北;邮编050061
总机:0311-7776345,7777689
大队长赵志谦:分机628、663
李队长,石家庄市劳教所二大队副队长
石建忠,石家庄市劳教所二大队指导员
二中队长边树强(移动电话:13603113288):转二中队
二中队内勤;董某
四中队长张福建(邮信地址:石家庄市132信箱204中队)
四中队内勤:丁立哲
管理科田科长:转619
警戒科长赵秋良:转618

河北省劳教委员会(地址:石家庄市友谊北大街36号)
局长李金科:0311-8607766
副局长孙海:0311-8607778(负责减刑、提前释放,比较邪恶,有时610同意放人它不批。)
管理处 0311-8607850,8607851,8607848,8607840(张主任)
纪律检查委员会:于女士0311-8607844
石家庄市劳教所管理处赵处长、曹军:0311-7754007转207.203

石家庄市劳教所所长赵云龙
地址:河北省石家庄市北焦街22号 邮编:050051 电话:0311—7752350、7753569、7776422、7763488、7776421、7752749
另一地址:石家庄市北城路10号邮编:050000电话:0311—7767140、7797124、7797145总机:7754007
劳教所举报中心地址:石家庄市北焦街20号邮编:050051电话:0311—7752225
石家庄市劳教所管理处赵处长、曹军:0311-7754007转207.203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4/3/19/70339.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