湛江大法弟子自述几年来屡遭绑架折磨的经历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2004年3月19日】我修大法后,身心受益。99年7月大法遭江氏集团迫害后,我因坚持信仰、说真话,屡遭恶警的绑架、关押和非人折磨。事实经过简述如下。

我于1995年6月患晚期直肠癌,手术切除直肠用人造肠代替,经学炼法轮大法以后,身体健康,精神饱满,心胸广阔。1999年7月20日后,江氏集团迫害法轮大法,全国上下禁止修炼法轮大法。我得大法受益匪浅,为证实大法向政府和广大群众讲清真象和揭露邪恶,因此而被邪恶多次迫害,迫害事实简述如下:

1999年9月某天晚上,我和十几位同修在湛江赤坎公园学法,被警察拘留两天才放回家。同年10月的一天早上,我与几位同修到公园炼功,被中华派出所绑架到看守所非法拘留,其间受到恶警们的折磨。恶警把我双脚用脚锁固定在床上,还让犯人对我再次百般的折磨。我问恶警公园是公开场所,各种功法都在这炼,为什么就只是抓我们炼法轮功的呢?恶警说:这是江泽民的命令,他给我们钱叫我们干什么我们就得干什么,你们要说就上北京说吧!就这样10天才放我回家。

同年11月一天,我和十几位同修踏上往北京上访旅程,在旅店被北京恶警抓捕并送往广东驻北京办事处。后送返湛江市第二看守所,期间受尽非人的折磨。在很冷的冬天恶警让我们睡在肮脏的过水道的地板上,把我们七人锁连带在一起,无法大小便,一切行动都非常困难。有一位学员甚至被用上死刑犯的脚闸。就这样15天才放我回家。

2000年2月,我到公园炼功,被恶警非法绑架,关押在湛江市第二看守所4个多月,受尽非人的折磨,恶警强迫湛江市劳动局开除我在公司的职务。就这样我失去了工作,生活非常困难。

2000年12月26日早上,我和几位同修到陈建参家做大法真相资料,被雷州市公安局恶警绑架。把我们送湛江第一看守所关押4个多月,我受尽非人的折磨,后转回雷州市第一看守所,被判刑半年。期满后恶警还不放人,我绝食抗议它们无理延期,后才被放回家。陈建参被非法判刑2年送往韶关劳改场。

我于2002年1月20日和同修伟明、黄丽意到广西合浦讲真象,被广西恶警抓捕非法关押在北海市第二年守所。被严刑殴打逼供,一同修承受不了,说出了湛江市的资料点。当天广西公安局伙同湛江公安局恶警把资料点破坏,资料点的同修黄烈伟(音)、孙珍梅等3人被抓送北海市第二看守所,受尽恶警的酷刑,被打得死去活来。我和黄烈伟等人被打得身体和脸都变形,黄丽意被打得手骨断,她绝食4个多月抗议对她的无理殴打,她奄奄一息,生命垂危才被放回家。孙珍梅被打成残废,恶警并判他们重刑:有9年,7年的,但详情不明。我被判4年和孙珍梅被非法关押在广西南宁女子监狱,南宁茅桥被服厂五监区。被强迫劳动每天16小时。

孙珍梅:女,25岁左右,送广西南宁女子监狱时已被恶人折磨得奄奄一息,现消息掩盖,生死不明。黄烈伟:男,38岁左右,湛江市电厂职工。伟明:男,30左右,四川人。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