屡遭劫持迫害 三次被迫害至瘫痪边缘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2004年3月2日】我是大庆采油十厂一矿的一名家属工,因为坚持修炼法轮功,我被江泽民邪恶政治流氓集团迫害得家破人亡。这里我要用我亲身经历的事实说话,告诉被谎言欺骗的油城人民真相,真心希望大家在了解法轮功的真实情况后能有明智的选择。

在99年修炼前用白话讲,我是一个纸醉金迷、及时行乐的女人。99年4月我喜得大法,师父深入浅出阐述的博大精深法理让我第一次懂得了人应该按照“真、善、忍”这个特性要求自己的言行,同时做一个无私无我,先他后我的修炼人。长这么大突然知道人应该怎么活着,为什么活着;我想有过类似经历的人明白这种发自内心的震撼意味着什么。从明白那时起我完全去掉了以往的恶习,彻底改变了人生观、价值观。我听师父的话,认真学习师父讲的法理,时时刻刻按“真、善、忍”严格要求自己,事事按“真、善、忍”做人,努力要求自己做到无私无我,先他后我的好人。心灵得到净化,思想得到升华,接触过我的人都能感受到我身心那种翻天覆地的变化。我知道自己确实是脱胎换骨成为了一个新人。我发自内心的激动,满心欢喜准备在修炼的道路一直走下去。

这样一个教人向善的高德大法在99年7.20却被无理镇压,而我们这些亲身受益的修炼者也遭到了不同程度的野蛮迫害。拿我为例:迫害前,我身体健康,因为迫害曾身体高位瘫痪;迫害前,我是四口之家(丈夫、婆婆、孩子),现只剩我和孩子二口。

99年7月和10月我曾经分别去过长春和北京两地为大法上访鸣冤。当时邪恶江氏集团直接指挥各级政府官员把我们无理的关押在体育场曝晒;非法拘留关押(我被关押在黑龙江省肇州县拘留所);强迫我们说师父的坏话。做人得讲良心,我们就是为了要求还大法、还师父的清白才冒着危险上访的,怎么可能被改变呢?!何况我们本身就是实实在在的事实材料!所以在当时那么严酷的环境下我和自己接触的真修弟子都没有屈服于压力,一直在说真话,讲明我们修炼所了解的真实的情况。就为了说这句真话我曾经没有时间照顾生病的丈夫和家人,尽管很多人不理解我为什么这样做,可是我没有后悔,因为我知道自己做的对得起我的良心。

2000年,我又一次进京上访,被北京公安人员送到湘潭派出所。在那里我给警察讲我的从前和改变后的状况,他认真听完,竖起大拇指说:我真佩服你们师父!后来被大庆公安接回,罚1000元,并送到肇州看守所非法关押迫害数月。在这期间,十厂公安分处冯国礼(现已出车祸死亡)等人,把我70多岁的妈和姐姐从吉林叫来劝我放弃信仰(当时我妈眼睛还模糊的能看见点东西,腿也有病,不能走路),冯国礼教唆我妈说:见到我时,又哭又闹,要不好使就给我跪下,再不好使,就撞墙给我看。见面了,姐姐妈妈哭成一片,那场面令在场的人落泪了,都不忍看。姐姐说:“老妹呀,看在咱妈带咱不容易,操劳一生,现在眼睛都看不着啥了,你就回来吧,等妈妈不在了,你再修佛(当时也是要说“不炼了”就放人)”。我没有被感情带动,我知道她们是被压力逼迫的说的,因为她们知道我的所有变化。我告诉她:就因为我爱我疼我的亲人,我才要修好!邪恶的“人民警察”们看无用,继而让我妈妈给我跪下(这就是关心爱护人民的做法吗?!)妈妈挪蹭着到跟前,双腿跪在我的跟前,拽着我的手哭着,沙哑的声音说:孩儿啊,跟妈回家吧,别遭这个罪了,等妈死了,你再修。我说(看着自己的老妈妈跪在自己面前我的心里难受极了):妈呀,女儿在修佛,你也是修佛的(妈是正宗的念佛人),你应该理解女儿”。妈就给我磕头。当时我很痛心,痛心这是什么世道?把人变好的道理不让学,反而逼着人做出坏人伦的事!政府到底要把人民引向何方?

2000年6月,我和同修在十厂公园炼功,被十厂公安王善本(已出车祸暴死)送到肇州县拘留所迫害,后被非法判劳教一年,送往黑龙江省齐齐哈尔双合劳教所迫害。在这期间8月,我丈夫和孩子来劳教所看我一趟。看见因为没人照顾病得皮包骨的丈夫,看见可怜的孩子,我一家三口抱着,哭成一团,令在场的所有人都掉泪了。他们回家后整好一个月,丈夫因为我受迫害,想念我,家里孩子没人照顾,精神的打击和折磨使他越发病重,于2000年9月去世(当天正好是中秋节)。此时家里只剩一个瘫痪的婆婆和十一岁的孩子。

然而就在这种被迫害的家破人亡的情况下,邪恶的政治流氓集团仍然野蛮让我放弃信仰,美其名曰“转化后让我快点回家”。我识破它们的邪恶嘴脸卑鄙伎俩,我更加坚定大法,坚信师父。我义正词严的说:为我修大法,丈夫无辜搭上了一条人命!我更要好好修,不能让丈夫白死,不能让亲人白白承受。

由于身心受到严重的摧残和折磨后,我那段时间曾经出现精神恍惚。2000年10月,在双合劳教所二层铺上摔了下来,当时摔成双下肢失去知觉,大小便失禁,生活不能自理(后来才知道摔成腰间盘突出,腰间盘错位、腰间盘膨松,腰间盘从第五节开始压迫下肢神经),确诊当天送回家。回家后,我仍然坚信大法,坚信师父,坚持看书学法。不久在没有任何治疗的情况下瘫痪身体恢复如初,这难道不能证明大法是超常的吗?尽管受现代西方医学影响很多人对修炼能够治病本身总是怀疑,可是我自身的经历就是明证。

后来厂里听说我已好了,又在没有法律依据的情况下把我送回齐市双合劳教所,被拒收后我被送回家,厂里派了人每月在我家住着监视我。

在这种情况下,2000年12月末,我避开监视,又带着孩子、婆婆(用轮椅推着),与同修等一行五人,再次进京上访。看完升国旗,就有人打出横幅,喊“法轮大法好!”,接连不断,此起彼伏。恶警不断地打人,抓人,不分老人孩子统统打倒在广场,蹲着、坐着,不让起来,当时我们的鞋都打丢了,我的帽子打丢了,找到帽子,里面是一撮带头皮的头发,我还看见其他人身上带血,看见一个男青年戴着眼镜,眼镜已打丢了,满身是血……一幕幕场面惨不忍睹。

去北京期间,十厂厂办主任王光付、公安分处、派出所等三家单位联合,把我家后阳台窗子撬开,进屋把我的大法资料和大法书盗走,我找到派出所报案,他们承认是他们三家干的。我说这样做不合法,侵犯人权,他们互相推委不敢承担责任,最后不了了之。后因我元旦期间没在家为理由他们说要送我去哈尔滨戒毒所劳教所,我知道后被迫离家出走。这天正好是正月十五,撇下一个可怜瘫痪的婆婆和孩子无人照顾。第二天,厂公安王善本等人到我家并威胁孩子说:等抓住我,把我整个小黑屋里打死我。从此孩子被吓着了,本来就和瘫痪的奶奶在家,那么无助,又担心妈妈被抓,被打,被打死……使孩子终日生活恐怖惊慌之中,不敢睡觉,睡觉就做恶梦,梦见妈妈被抓……使可怜的孩子身心受到严重的伤害,学习成绩下降。(邪恶公安王善本说完此话不到一个月暴死)就这样我流离失所度过了近一年。2001年10月,我回家了,派出所所长杨明杰知道后又强迫我写保证书,这次为了可怜的孩子(奶奶已不在了)我违心妥协了。[注]

为了重新做好,我于2001年11月末,再次进京上访,在广场喊了“法轮大法好”,打了横幅。没能脱身,被广场派出所劫持,当晚送到北京怀柔县看守所,关押18天,我绝食18天。后被本地公安接回,强行送肇州县拘留所(拘留所因为身体原因拒收),我继续绝食30天,后被接回家疗养(恶警欺骗我说养病,只是缓兵之计)。几天后,我身体恢复。这期间,厂里雇了外地人在我家24小时住着监视,每2人一班黑白倒班。我讲真相给监视的人,他们明白后不干了。3天内换了7个人,最后没人来了。所长杨明杰后来强行把我劫持送到肇县拘留所(当时孩子也带在身边)。我质问所长:说谈话,为什么要送我到拘留所?他无耻的说:没办法,你在家我们不放心,我们过不好年(当天正好是腊月二十七,再过两天就是春节),还是把你送走吧(关起来)。我质问他:当初不是你们告诉孩子说,接我回来过年吗?为什么说话不算数,你知不知道,现在只剩下我娘俩,孤儿寡母,我走了,孩子怎么办?你也是有儿有女的人,为什么不将心比心?何况我没有犯罪,我只是炼法轮功做好人,我的改变你是知道的,看见的,为什么还这么干?!他说:就是因为你炼法轮功,你们法轮功不是教“真、善、忍”吗?你就和你的孩子忍忍吧,让我们哥几个过好年。说着把一切手续填完,让我按手印,我拒绝。他说不按好照样送我。就这样强行把我送走。我带着孩子说:“走,跟娘蹲大狱去,这社会没咱娘俩的活路了,反正就剩咱们娘俩了,要生咱生在一起,要死咱死在一起。”说着,我让孩子上车了,当时他们以为我只不过说说而已,没曾想,我真的带上孩子。杨明杰说:看谁的孩子遭罪。我说:是你们逼的,与其这样分离的活着,不如跟妈一起受罪。他们见我真带孩子杨明杰急忙冲上车里把我拽下车,把孩子拽下车,同时我俩死死地拽孩子的的胳膊,我怕把孩子拽坏了,我松开了。这时周围聚满了人,我高喊“法轮大法好,我炼功没有错。”他们几个把我硬拖到车里,送往肇州县拘留所迫害关押。第二天(腊月二十八),把我送到哈尔滨戒毒劳教所,判我三年。体检发现我患有严重的心脏病,劳教所拒收。负责送我的十厂公安李绍洪暗地里想了很多办法,两天后劳教所才收下。这期间孩子失学了走失了(后来回来了)。

2002年2月,我在哈戒毒所再次犯病,双下肢无感觉,大小便失禁,这时给我办保外就医,通知十厂接人,多次催促,十厂不接,后于2002年4月7日哈戒毒所教育科一行6人,把我送回家。

当时我的腰部疼痛难忍、呼吸困难,再加上从哈尔滨到我家三百多里路,一路的颠簸,更是难受。然而就在这种情况下,十厂决定把我送到路程一千多里的吉林省的姐姐家,被我拒绝。我问他们:就我身体现在这样还想咋整?一千多里路,存心想害死我,不然为什么要送走?居心何在?他们无耻的说:有救护车、配医生、配护士。我说:疼谁能替?我就不走!他们没有办法就算了,我捡了条命。这次回家后我仍坚定大法,坚信师父,坚持看书学法。我的身体很快恢复,再次证实了大法的神奇。

2003年11月3日,我和同修在肇州县做真相,被肇州610劫持到肇州看守所,提审时恶警王学军打了我的嘴巴子。由于监狱很冷再加上连踢带打,使我又一次犯病,和从前一样(因是神经性压迫,随时都有瘫痪的可能)。12月8日,强行送我和张雪梅到哈戒毒所劳教。体检确诊和以前一样,只是很严重,医生说如不马上手术,将来没有好的可能。张雪梅患有严重的心脏病及其它病。于是我俩双双送回家。到家后,我坚持学法炼功,坚信师父,不久身体恢复正常。

从99年7.20到现在四年多当中,我妈妈眼睛彻底看不见什么,整天为我提心吊胆;这四年里,只要我在家,警察就无端上门干扰,每天都有电话骚扰,没过一天安宁日子。我及家人在精神与经济上的承受与被迫害是无以言表的,和我同样遭遇的还不止我一家,我仅仅是江泽民邪恶政治流氓集团迫害法轮功学员及迫害无辜民众的一例,还有许多的这样的家庭正在遭受迫害。三次在瘫痪边缘上,我没有接受任何的治疗,仅仅是真正按照李洪志师父说的话去做就得到了身体的康复!尽管很多人不相信,可是事实胜于雄辩。我自身发生的这一切充分说明大法是超常的、真实的;同时也是目前的科学所还不能圆满解释有待进一步认识的。现在法轮功在全世界受到赞誉,60多个国家上亿人修炼。然而,江泽民却以一己之私邪恶的发动了这场镇压,断绝了广大中国人民可能因为了解甚或修炼法轮功所带来福分的所有机会!这是所有有正义感的人所无法原谅的!这里我想和大庆的老乡们说句心里话:法轮功是好的。希望善良的油城人们能早日了解真相,不要再受谎言欺骗。

[编注]署名严正声明将归类发表。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