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阳劳教所酷刑:钳子拧肉、胳膊脱臼悠拽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2004年3月2日】高阳劳教所近期酷刑:钳子拧肉、胳膊脱臼来回悠拽

高阳劳教所恶警从2003年11月开始对崔姓老年大法弟子进行两个多月的折磨,用铁钳子往她胸上、腿上、脚上等到处拧,往眼睛、鼻子、嘴里灌辣椒面;恶警们把大法学员吴守枝毒打得精神失常后,至今已昼夜铐在床上三个多月……

高阳劳教所酷刑令人发指

北京大法弟子陈雅丽,因坚修大法,被高阳劳教所恶警拉到刑房残酷的用电棍毒打。恶警见她仍不妥协,狱医三恶警把她的胳膊弄脱臼,恶警还用手来回悠荡着,用这种残忍的方法折磨她,企图让她“转化”。

石家庄一位姓崔的大法弟子,是个60岁的老太太。因为她不放弃对真、善、忍的信仰,恶警从2003年11月开始对她两个多月的残酷折磨,用了各种刑法,动用电棍,用铁钳子往她胸上、腿上、脚上等到处拧,往眼睛、鼻子、嘴里灌辣椒面、拿柳条抽、拳打脚踢等。

赤城县东卯乡的大法学员吴守枝,因2003年11月写了声明坚修大法,被高阳劳教所女子大队二中队队长段某等好几个人拉到刑房,一顿电棍毒打。吴守枝被打得精神失常,生活不能自理,吃大便、喝厕所里的脏水。尽管如此,她被一天二十四小时铐在床上,看守她的普教(吸毒犯)每天还打她,人被折磨的不成样子。恶警不但不给去看病,还说她是装的,不理不睬,手铐铐在床上至今已经三个多月了,真是没有一点儿人性。

唐山地区大法弟子王春梅,因坚修大法,从2003年4月--7月连续3、4个月被恶人折磨。2、3个恶警5个犹大,加上两个包夹,白天小号折磨洗脑,夜里拉到野地里酷刑毒打。种种刑罚都用上了,不起作用,王春梅仍坚强不屈。他们就抓来蛇、蝎子放到她身上咬,真是邪恶至极。

怀安县的大法弟子武树花,是一位56岁的妇女,因为坚持修炼,2002年11月的一天晚上7点多钟,被7、8个恶警拉到野地里,在她身体两边在地上钉了两个铁环,两手用手铐分别铐在身体两边的铁环上,两腿伸直坐在地上,酷刑毒打。恶警4、5根电棍同时电,拳脚一起上,恶警打累了就去烤火、喝酒、吃烧鸡,然后再打,从晚上7点多钟一直打到早上四点,才把人拖回监室。回来后,人被打得变了形,脸肿得象馒头,两个耳朵被恶警用皮鞋踹的直流血,嘴唇被电棍电得没有了形,腰腿被打得半个月走不了路。当时的情景令人心碎,种种酷刑令人发指。

张家口市大法弟子李文平,50多岁,因为坚持信仰,恶警八天八夜不让睡觉,恶警、吸毒犯等轮流看管。

保定地区的大法弟子李金玲,唐山地区的大法弟子刘艳香,承德市的大法弟子冀树军等,因为不放弃修炼,被拉出去,电棍电、拳打脚踢等,还被恶警把他们“活埋”──土埋到了胸口,使人透不过气来。这些迫害大法弟子的例子数不胜数,这就是河北省高阳劳教所发生的一幕幕令人发指的恐怖事件,一桩桩一件件说不完。

我所遭受的迫害

因我修炼法轮大法,并站出来向民众讲大法真相和自己亲身受益的情况,2002年8月被非法关进高阳劳教所。

我是一名普通的法轮功修炼者。95年3月,我有幸修炼了大法,是大法使我懂得了人生的真谛,是大法使我成为一个有道德,有善念,做事先考虑别人的人。修炼大法后,家庭和睦了。9年没有吃一粒药,我亲身体验了大法的神奇。

99年7月20日一场邪恶的迫害突然开始了,作为一名深深受益的法轮大法学员,我必须为大法说句公道话。于是99年7月21日,我们进京上访,半路被河北省赤城县公安局抓回来,非法关押了30多个小时。

2001年5月,我们21名大法弟子按照宪法赋予公民的权利依法进京上访,由于上访无门,我们只好到天安门告诉世人“法轮大法好、法轮大法是正法”,并举起了“法轮大法好”的横幅。一群恶警扑上来,把我们按倒在地,连打带揪头发往警车上拖,我们的嘴被恶警打出了紫泡。在天安门分局,为抵制继续的关押和迫害,我们不说出姓名和地址,7、8个大法弟子被恶警拉出去遭到了毒打。屋里一片打骂声、惨叫声、呻吟声。送回当地后,我们在赤城县看守所被非法关押了六个月,后又把我们送到了洗脑班。在洗脑班,为了抗议这种非法的行为,我们进行了绝食,最后我们在师父的呵护下闯出了魔窟,又被迫流离失所三个多月。

2002年8月为了向世人讲清法轮功真象,我和一名大法弟子出去发真象材料,又一次被恶警抓进看守所。10天后警察把我俩送到了高阳劳教所,狱医给我俩检查身体,说我有病、劳教所不收,送我们去的赤城县公安局科长王某和610的主任穆某给劳教所领导每人送了一套羊毛衫、领带等好多礼,劳教所才收下。就这样,一个公安局的科长和610主任,干着见不得光的犯法的事。

我被关进高阳劳教所后,恶警把我带到一间小屋,脱光衣服搜身。一个女恶警名叫马丽,二话没说,上来就给我4、5个耳光,搜完身把我送到监室,下午就让3、4个犹大围攻进行转化洗脑,逼我放弃修炼。每天听着恶警、犹大们对我师父、对大法的诽谤,逼着看诬蔑大法的录像,我的心里痛苦至极,每天象在人间地狱一样受煎熬。他们见我不“转化”、不妥协,给我洗脑的恶人换了一批又一批。这样过了几个月,在十六大期间,他们见我仍旧坚持信仰,恶警对我开始进行强制暴力手段。

2002年11月一天夜里,一个叫李晓静的恶警带着一个犯人,把我拉到一间没人的屋里,二话不说,一顿耳光不知打了多少个。我对他说你不要这样做,对你自己不好,没等我说完,他破口大骂,连踢带打又是一顿耳光,把我拉回监室。回到监室没到一分钟,又把我叫出去,打了两个耳光,才算罢休。第二天夜里,把我拉出去,带到一间专门迫害大法弟子的刑房里,7、8个恶警把我按在地上,两手分别用手铐铐在两边的铁环上,两腿伸直坐在地上,脱了鞋袜,用4根电棍同时电我手背、脚背、嘴唇,还把电棍伸进我的后背里、大腿里电。我两手被电的肿得象馒头,左手被电棍电出一层黄泡,嘴唇电破了,两个脚被电的没有好的地方。恶警边打边叫喊着“不转化每天都到这里(动用暴力)!”

我开始绝食抗议他们的残暴行为。第三天白天,恶警又把我拉到刑房进行毒打,5、6个恶警拿着3、4根电棍,连续电我手、脚等,我就大声喊,给他们曝光。恶警见我喊,嘴里头骂着“叫你喊”,一男一女两人踩住我的两条腿,两根电棍同时电我的两个脚心,一个男恶警同时电着我的手背。上次电的泡还没好,再加上这次,我手背都被电焦了,两条腿被打得青紫,没有好地方。然后一个姓叶的恶警又打我几个耳光才算罢休。

强制改变不了人心,恶警们再迫害也动摇不了我们坚修大法的决心。我们都是普通的法轮功修炼者,没炼功前都是浑身是病,有的甚至生活不能自理;修炼大法后,身体的病好了,8、9年不吃一粒药,真是一身轻,我们都是大法修炼中的受益者。我们修炼真、善、忍有什么不对?为什么江氏非要迫害我们?希望世人早点清醒,分清正邪,明白真象,不再被江氏犯罪集团所制造的谎言假象所蒙蔽,让我们共同抵制邪恶迫害。

在明慧网发表的作品版权归明慧网所有。明慧网会定期和不定期的对本网站所发表的作品集结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