河北三河市大法弟子李凤霞一家屡遭迫害的经过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2004年3月20日】河北三河市李凤霞女士,因为坚信真善忍,在过去的几年来屡遭恶警的迫害,丈夫和孩子也不得安宁。

李凤霞,今年46岁,一名纯朴的家庭妇女,家住河北三河市康居小区。1997年8月的一天,一个偶然的机会,得了一本法轮大法的书《转法轮》,当她打开书看到“真、善、忍”三个字的时候,打心眼里感到那么的亲切,她好喜欢,如饥似渴地读着,爱不释手。她的身心被书中的高深法理升华着,滋润着她那久久被人世间尘埃污染的心灵。从此她坚定地步入了修炼法轮大法的幸福之门。

她谨遵“真、善、忍”的法理,从做好人做起,用大法赋予她的胸怀化解了与婆母僵持13年之久的矛盾,用真心、善念去对待曾经伤害过她、给她制造苦不堪言的生活困境的老人。

她的身体曾患有类风湿关节痛、贫血、低血压、风湿性皮炎、附件炎等多种疾病,虽然不是致命的病,但每天摆脱不了各种疾病给她带来的痛苦,她修炼了大法,身体所有的病痛不治而飞,大法给她及她的家人带来了美好,她与她的丈夫、儿女们日日生活在充满祥和、健康、快乐的幸福之中。

然而1999年7月20日,江氏集团污蔑法轮大法,就好象晴天霹雳,深深地刺痛了她的心,这突如其来莫须有的罪名和诽谤好似炽热的烙铁烤烫着她的心,她哭了。这么好的功法为什么不让我们学呀?她想一定是政府的某些官员,不了解我们的大法,听信谗言所做的错误决定。她满怀对政府的希望,用国家《宪法》赋予公民的权利,心里带着学大法后身心受益的真实体验,毅然走上了上访之路。从此,长达四年多的迫害和灾难便降临到这个原本幸福的家庭。

2000年春节,她去北京天安门证实大法,被广场上的公安抓捕,由三河市公安接回被非法关押在三河看守所30天,后因中央开“两会”,公安怕她再上访,不但没有放她,又以扰乱社会秩序罪续押15天。她被关在看守所,不知她扰乱了何人?干了什么错事?在释放她的那天,公安政保科又强迫她的家属写保证,交保证金2000元,不开具任何收据。而且在关押李凤霞时,公安局一名干警,以安全为名搜身索去的160余元钱(当时那名干警说由他保存,等放她时再还她)也无音信。

2000年4月,因电视播放北京军事博物馆污蔑大法及李老师的图片展。她想作为一名在大法中身心受益亲身体验者,应该用自己的良心去军博澄清事实,揭露谎言。第二天一大早,她就来到了军博门前,她与多名前去证实大法的同修一起,以和平方式炼功抗议邪恶势力诬陷大法的罪恶行为,她与同修同时被早已等待那里的警察抓捕。后被三河驻京办事处负责人刘富强等干警用警车把她及三河的同修拉回到三河公安局。按户口(她的老家是皇庄镇杨家务村)李凤霞被皇庄镇派出所所长黄义拉到皇庄派出所。上车前她被黄义铐住双手,而且一路上黄义骂声不停。到了皇庄派出所不由分说就把她铐在了派出所门前的电线杆上,一直到晚上9点多,等派出所的人吃完晚饭、看完电视,院内其他人员都入睡了(派出所当时就在镇政府院内),在黄义的带领下,对李凤霞施用酷刑,他们把她从电线杆上解下来再铐上双手,拉到一间牢室(当时在场的还有皇庄镇政府的人员),黄义上来一把抓住她的头发狠命用力一拉,将李凤霞拉倒在地,满口污言秽语强迫李凤霞骂她的师父,她坚决不从,气急败坏的黄义又拿出大电棍电她,当时李凤霞由于坚信师父、正念强,大法显神威,电棍没有电着李凤霞却电着了黄义自己,一连三次,最后一次竟把审讯桌上的电话击坏。实际上这是大法给黄义等行恶者一个醒悟的机会,然而利令智昏的黄义并不悟,又用穿着皮鞋的双脚踩当时跪着的李凤霞的双脚腕,然后黄义又令他的手下用李凤霞的皮腰带狠劲抽打她的臀部两侧(当时只准李凤霞穿内衣内裤),后皮带被抽断,黄义还不罢休,又让他的手下用麻拧成绳,前端系上疙瘩,黄义说:“给我使劲打,共产党不让你炼,你炼你就是共产党的敌人,打!”打十次黄义就问她一声:你骂不骂?她回答:“不骂!一日为师终生为父,这道理人人皆知,人怎么可以骂自己的父母呢?”这样,他们一个人打累了再换一个,一直到深夜三点多钟才收手,他们睡觉把她的一只手铐在床上,一直到天明,又把她送到市看守所非法拘押30天。后来她与同时被关押的32名大法弟子一起绝食抵制迫害7天后被释放。

故事讲到这里,仅是李凤霞一家悲惨遭遇的开始,随着江泽民发起的这场四年多对法轮功“名誉上搞臭、经济上截断、肉体上消灭”的邪恶迫害,不但给亿万法轮功学员及其家人带来深重的痛苦,也给我们具有五千年文明历史的中华大地带来了巨大的道德灾难。由于江泽民用无耻欺骗的手段给法轮功栽赃、造假的不断升级,本市公安及610非法组织等部门为完成所谓的上级命令、得奖金、升职,在参与这场对法轮功的迫害中,就更无法律、道义可言了。无论是在家的、买菜的还是串门的走在大街上的法轮功学员,随时都可能被他们抓捕,且法轮功学员的家属,亲属同时遭到恐吓、要挟和拘押。

2001年的夏季,李凤霞与丈夫及两个孩子,刚吃完早饭,就听有人敲门,她的儿子过去开门,见三个都是着便装的人,就问他们有什么事,他们说是“物业人员检查水管。”天真的孩子没有任何戒意,打开门让他们进来。三人刚进屋就听楼道有快速杂乱的脚步声,她儿子一看,原来是多名着装的公安人员,吓得她儿子赶紧把门锁上,而进来的那三个“物业人员”也现了原形,他们是公安的两个便衣,另一个是物业人员。这样屋里屋外都是公安人员。李凤霞的丈夫为了保护她不被抓走,不敢开门,并与那些执法犯法的公安人员讲道理,说他们这样做是侵犯民众权利的违法行为。然而利令智昏的公安人员,已无“法律”可言。这样僵持到中午,李凤霞的丈夫在单位一同事的劝说下,打开了门,门外的公安人员一拥而进,直奔李凤霞的卧室,然而,李凤霞已经借助阳台从邻家走脱了。这样公安人员僵持一上午,目的落空,并不甘心,假意让李凤霞的丈夫去公安局做一下笔录,可没想到,这一去便被公安局副局长张尚林等,给她丈夫扣以“干扰公务”罪名拘留15天。

各位父老乡亲们,请您们想一想,我们中国《宪法》有这样的罪名吗?有这样的法律条款吗?李凤霞丈夫的罪名成立吗?到底谁在违法、践踏法律?这不是公安人员借助职权在发泄私愤吗?

李凤霞的丈夫被非法拘留后,事情并没有结束,从此李凤霞就成了抓捕的重点,每逢节假日或迫害者认为的敏感日,一家人就遭到干扰,公安局、北城派出所、北城街道办事处,居委会的一些成员便是她们家的“常客”,全家人无法过正常的生活。我们都知道,一些执法人员在这场迫害运动中,为了名利无法律、道义可言,为了自己的私利,对法轮功学员心黑手狠,因此李凤霞的丈夫及孩子整日生活在恐惧之中,担心她被抓去迫害,也不敢让她在家,李凤霞三天两头的过着流离失所的生活,丈夫得不到照顾,儿女失去母爱,家庭经济同时遭到严重的损失,全家人的身心浸泡在这场邪恶的迫害之中,痛苦的煎熬着。由于江泽民的妒忌心及强权、而且是由它亲手发动起来的对法轮功的迫害是历史上最邪恶的,所以它使用的手段以及它的随从者的行为方式也是不光彩的、可耻的,下面我们向您继续讲述李凤霞的故事。

2003年2月24日上午,李凤霞刚送走上班的丈夫,收拾好家务,就听家门被打开的声音,她以为是自己的丈夫有事又回来了那,刚要搭话,就见进来的是四名公安人员,其中有市国安大队的秧××、北城派出所的艾××等,当时不容分说,便过来两个人一边一个架住她的双臂不让动,另两个便开始乱翻。随后这些公安人员把李凤霞与翻出的大法书、炼功坐垫等物品带往公安局,然后将人送市看守所,第二天便把她送河北省唐山劳教所,这期间她自己与家人没有见到任何法律手续。

您也许会问,那些公安人员是咋开的门呢?原来,不知他们从何处得到消息,确定李凤霞就在家里,他们不敢直接到家里抓人,(因怕李凤霞抵制不给开门)便提前到她丈夫的单位等待,李凤霞的丈夫刚到单位,就被他们强行带到公安局国安大队,恶警强迫她丈夫交出家里的门钥匙,自己不交他们就亲自动手,无奈她丈夫拿出钥匙,公安人员如获至宝,得意忘形,才有上述的犯罪事实。

亲爱的父老乡亲们,今天我们把这些真实的故事呈献给您,不知您看了以后有何感想?而这些故事只是李凤霞一家在这场邪恶的迫害中的遭遇的一部分,而在这场长达近5年、在江泽对法轮功“名誉上搞臭,经济上截断,肉体上消灭”的邪恶命令指使下,在我们三河、在我们中华大地、我们无法描述那一桩桩一件件,更残忍,更无人性,更令人发指的酷刑惨案。

学炼法轮功的人,无非也就是想得到一个健康的身体,做一个有人性、道德高尚的人,做一个真正的好人。无论我们上访、撒传单或用各种方式讲真象(江泽民不搞非法镇压也没有这些事的发生),也只是针对江泽民因为妒忌、利用职权制造谎言、造谣诬陷、欺骗人民进行揭露与抵制而已,目的是让人民从欺世的谎言中解脱出来,记住“真、善、忍”将来能有一个美好的未来,仅此而已。

这群以“真、善、忍”为准则,修心向善,求得做好人的群体,在这个地球上的其他地方都会得到民众的支持和喜爱,而在中华大地却遭到了残酷迫害,可悲呀可悲!

我们的祖国,我们华夏儿女,我们的人类,我们的心灵需要用“真、善、忍”来净化,这是我们唯一的一条光明大道,其中也包括我们三河!让我们一齐发出善心,共同制止这场当权者利用权力、针对最最善良群众发起的最邪恶、最无人性、最可耻、最可悲的迫害。

参与迫害责任人及单位,电话区号0316
黄义,宅电:3122829;手机13831663488
皇庄派出所:3512311,现所长孟建国在任杨庄镇、泃阳镇派出所所长期间曾积极参与迫害,2000年底因执法犯法被双开,03年通过不法手段又任所长。现指导员周勇在新集派出所期间曾酷刑迫害大法弟子。
皇庄镇政府:书记室:3512211;镇长室:3512215;人大主席:3512212;办公室:3512219;计生办:3512229

本作品谨代表作者的观点或认识。在明慧网发表的作品版权归明慧网所有。明慧网会定期和不定期的对本网站所发表的作品集结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