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因说真话被郑州白庙劳教所折磨两年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2004年3月21日】我是河南省巩义市的一个普通百姓,1999年4月份在郑州市做生意期间喜得大法,看完师父的著作《转法轮》后,心灵受到极大震撼。从此我按大法的标准严格要求自己做个好人,遇到矛盾时不与人争斗,学会忍让,与人为善。以前在家里常因各种小事和家人斗气,得法后再也没有和家人争吵过,家庭渐渐变的和睦起来,心情舒畅,生活也有了更多的快乐。

正当我沉浸在得法后的喜悦中时,风云突变,江××不顾法轮功利国利民的事实,出于小人妒忌开始对法轮功进行铺天盖地的打压。电视、报纸、整天都是诬蔑、诽谤法轮大法的节目和文章,派出所也三天两头地去找,生活没有了宁日。后来我想,作为一个好公民,不应无视坏人利用政府对这么好的功法进行诬陷,就决定去北京上访,本着自己的善心和为社会负责的态度去向政府说句真心话。谁知到了北京才知道信访办的牌子早摘了,门口都是警车和警察,发现是法轮功的就抓。真是申诉无门!于是我就到天安门去证实大法。

天安门广场上已有许多大法弟子在打横幅,“法轮大法好”的喊声此起彼伏,警察正在来回奔跑着抓人。我一喊“法轮大法好”,一名警察立即如狼似虎般的冲上来,把我按倒在地,凶狠地扭住我的胳膊往警车上推,头发也被揪掉许多。警车上已抓了好几名大法弟子,一名警察正死死地用脚踩着一位大法弟子的脖子,另一位大法弟子被抓上了车,他的孩子还在广场上,他拼命扒着窗户喊:“我的孩子还在下边,快让我去找她!她才六岁呀!”但无人性的警察还是开车走了。

我被抓到天安门广场分局,那里已关押了一、二百名大法弟子,下午时,十几辆警车把我们送到北京西城分局看守所。我因绝食抗议非法关押,被五、六个恶警把我的手和脚铐在床上,给我灌食,我拒不配合,恶警就用几根电棍电我的嘴唇、脚心、扒开衣服电小腹等敏感部位。我忍着巨痛挣扎,恶警就用胶皮棍照我身上一阵乱打,直到把我打的无力挣扎,然后捏鼻子、掐腮帮子下胃管灌食。当时我被打的脑中几乎一片空白,什么也想不起来,只感觉到橡胶管在喉咙里抽来抽去的难受至极、只想恶心。我挣扎着刚一想动,一恶警伸手按住我的人中,由于用力太大,一下把我的牙按的活络了,差点没掉下来。回到号里其他犯人见到我衣服凌乱、眼睛被打的乌青的眼样子都有些心寒,骂这些警察太不是人了,下手如此狠毒。

在北京被关押46天后,我被带回巩义市看守所继续迫害,在那里每天劳动18个小时左右,糊纸盒(装针管用的盒子),晚上还要值两小时的夜班,整日精神恍惚,不见天日,有的人被折磨地正睡着觉却突然迅速穿上衣服准备值班,穿好后才发现自己刚刚躺下睡一会儿。管教每人管几个号,生产的多他就多拿奖金,所以拼命逼着干活,没事了就折磨人取乐,罚跪、冬天往身上浇冷水,打耳光、鞭子抽、上绳、扎燕飞是经常的事。邪恶的610就是想用超负荷的劳役和地狱般的生活逼法轮功学员放弃信仰,三个月后见我不屈服,就非法判我二年劳教送到了郑州白庙劳教所。

郑州白庙劳教所更是邪恶,通过大法弟子长时间善意地讲真相,全所上下其实都知道法轮大法是好的,炼法轮功的都是好人。但为了维护自己利益和得到奖金,非要昧着良心迫害大法弟子。经常强迫大法弟子看污蔑大法的录像,看完后让写心得,大法弟子如果写电视上如何造谣、诬陷大法,法轮大法如何好的真心话,就被施加种种压力,利用其他犯人严密监视大法弟子,连上厕所都看着。盛夏39度的高温,骄阳似火,让我们在小院中训队列,四面楼房的水泥地上训队列,水泥地上的温度达到四十几度,原地站着不动都直流汗,还要踢正步、站军姿,冬天冷的时候也经常训,不冷不热地春秋天却不训,目的就是为了折磨人。

有次我因唱大法弟子歌曲被恶警带到办公室,把我的双手铐住,以韩洪涛为首的几个恶警同时拿电棒电我,把我电的不能动才罢手。我去厕所时觉得喉咙又干又痛,咳出来的都是血痰。在这里法轮功学员的合法权利都被剥夺了。

2002年10月,江氏在海外被大法弟子以“群体灭绝罪”等多项罪名起诉后,劳教所开始对大法弟子进行疯狂地报复。全所对大法弟子实行强制转化,快到期的几名大法弟子被他们无故加期半年,并叫嚣“不转化就别想出去!”为掩盖罪行,恶警们让其他劳教人员到楼下训队列,把坚定的大法弟子带到办公室用刑,三楼下的人都能听到多根电棍发出的‘噼里啪啦’的鸣叫声。劳教所的犯人看到这些对法轮功学员的毫无人性的迫害后,才明白了电视上有的人说自己炼功上当受骗的节目是如何出笼的了。

2002年12月24日,历经两年牢狱折磨后,我终于离开郑州白庙劳教所。冒着大雪等了一上午的家人却不能接我回家,劳教所等邪恶的610派人来后才放人,我被610带到了回郭镇镇政府。一姓杨的镇长威胁我说:你只要心里还想着练法轮功就还把你送到巩义市戒毒所,如还想练过段时间重送回劳教所(已有两名大法弟子被他们这样送回了劳教所)。作为执法人员这样执法犯法、视法律如儿戏真的是让世人难以想象的。

几年中,我的家庭多次受到非法骚扰。我母亲经不住多次惊吓病倒在床上。我去上访时恶警们找不到我就把我的父亲绑架走进行刑讯逼供,不知他们执行的是哪家的法律。

2003年2月,我到郑州一功友家玩,和功友一块儿被郑州市公安局绑架,非法扣押我随身带的两千元钱至今未还。镇政府得知我不在家后,惟恐我是去北京上访,上面责怪丢乌纱,立即派人带5000圆钱去北京找我。可见他们最关心的不是百姓疾苦,而是自己的权力、官职。后来他们把我从郑州抓回来,分局局长常献忠又勒索我家人3000元保证金才将我放回。

2003年六月中旬,我正在家中休息。回郭镇分局的宪乐又到我家,说市里办洗脑班要我去,当无理要求被拒绝后,宪乐打电话叫来许多警察就要绑架我,我正念走脱,至今流离在外,有家不能回。

以上都是江氏流氓集团迫害法轮功的事实,还有非常多的大法弟子正在被关押、遭受折磨,迫害还在继续,呼吁世界上所有善良的正义之士伸出援助之手,共同制止这场迫害,将邪恶之首绳之以法!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