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级工程师被绑架到洗脑班的经历

关注度:
【明慧网2004年3月22日】我今年39岁,是河北某研究院的一名高级工程师。

在学法轮大法前,我曾多年有病,身体非常虚弱,患有低血压(高压75,低压50),心脏不好,心跳每分钟187次;还有多年不愈的妇科疾病。1997年我正在家休病假时,开始修炼法轮功,在炼功后不到一个月,身体多种疾病全部消失。在后来一次体检时证明:身体很健康。在炼功后的几年因身体好,再也没吃一片药。大法祛病健身的神奇效果,在我身上又一次得到证实。

可就是这样使人道德回升、身心健康的好功法,却在华夏大地上受到江氏集团无端地诬陷与残酷镇压。在此如实讲述一次被非法绑架的亲身经历:

2002年7月3日下午,我在班上刚做完实验,还未等坐下,一下冲进两个人,自称公安局的(便衣),叫我跟他们走,我说不去,他们就用手铐将我双手在背后铐上,拖到走廊里。我大喊:“同事们快来呀,警察抓好人啦!”几个同事从屋里跑出来,一位同事过来给我系上被他们扯开的衣服扣子,都遭到他们的怒视。两个公安一人拉一个肩膀,将我头朝下、脚朝上从五楼一直拖到一楼,然后将我塞进汽车。光天化日、执法犯法,我单位的许多同事见证了这一切!抓我时,我单位“610办公室”的头目武文平、李建章也在现场。

在车上我告诉公安及所有参与迫害的人:迫害大法弟子要遭报应。一个公安猛地打了我一个耳光。一路上我喊着:“法轮大法好!”被送进了山海关小湾洗脑班。

在洗脑班,由一“包夹”24小时不离身边。第一天,洗脑班的恶警找我“谈话”到晚上10点多。夜里年轻的保安多次窜到屋里,并偷走了我的鞋子、手表、眼镜。走廊里三分钟巡逻一次,走廊尽头上日夜坐着监视的警察。上厕所要由“包夹”请示,并由“包夹”和一个警察或保安监视,厕所拉着铁丝网。这里到处写着污蔑大法创始人和大法的标语。同修间想说一句话都几乎不可能。而且一顿吃多少饭、一天都说过什么话,甚至一举一动都有人监视、汇报。还有犹大姜英顺、宋锡癀和洗脑班的邪恶之徒威胁、恐吓、用谎言洗脑,目的就是让人放弃信仰(哪怕你是违心撒谎也行)。还有什么比让人出卖自己的良心更残忍的了?!就是这样嘴上喊着“挽救”别人的人,在用暴力、拘禁、精神强奸等手段,无情践踏着人最基本的思想权与尊严!

这次绑架和洗脑,给我的肉体和精神都造成了极大伤害:两腿都是紫斑;两个脚背上各有一处露出骨头;手铐卡入我的左手腕骨头,至今此处骨头上用手触摸还有一处明显凹陷,左手腕上手铐印仍清晰可见;右手背被手铐卡破造成的疤痕至今仍在。而且在进洗脑班的第二天,就出现睡不着觉。刚到那儿几天,身体就迅速消瘦得脱了形,露出了骨头架子。

回家后,仍几天几夜睡不着觉。回家没几天,单位“610办公室”的李建章又打电话威胁;抓我的公安之一(我能听出是他的声音)多次早上4点、晚上11点往家里打电话骚扰。上班没几天,居委会的齐丽君又往班上打电话威胁。

这次绑架加上后来一次次的迫害,给我精神造成了极大伤害,直到现在,我仍经常出现睡不着觉的现象。

法轮大法把我从一个病人改变成了一个身心健康的好人,可迫害法轮功的人却非要把我一个好人“转化”成病人才安心吗?这是为什么?

7年修炼法轮大法的亲身实践证明一点:法轮大法对人有百利而无一害,是真正教人重德向善的高德大法!4年多践踏法律、践踏公民权利与尊严的对法轮功的镇压,也证明一点:以江氏为首的极少数人组成的流氓集团最邪!拿着人民的血汗钱迫害着好人,同时用铺天盖地的谎言和消息封锁欺骗着十几亿中国人!

善良的人们啊,对事实负责、对历史负责才是真正地对自己负责、对他人负责!对生命和未来负责!请您了解真相、明辨是非后,记住一句话:法轮大法好!这是世界60多个国家和地区上亿修炼人经过多年亲身实践后发出的来自心底的声音。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
网址转载: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