赵相容遭成都看守所恶警非人折磨的经过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2004年3月22日】赵相容,女,40岁,是新疆某市的出租车司机,曾因进京证实大法被非法劳教,2001年9月,她期满后回家。2001年10月初,她来到了成都和曾经同在新疆被劳教的同修朱银芳(已被四川楠木寺女子劳教所迫害致死)一起去证实大法。

2001年10月14日早上8点左右,赵相容和朱银芳等学员来到了成都天府广场证实大法,被十几个武警非法绑架到成都西御河派出所,把她们弄在一排破房子外面的大树旁,并把赵相容和朱银芳背铐起来。中午又叫几个没有穿警服的便衣把她们分别拖上两辆面包车送去成都龙泉看守所,关进两个监室。

一天早晨,我听见监室的铁门开了,然后传来了笨重的铁砣和铁链的撞击声和落地声,我抬头一看惊呆了:赵相容正拖着2付带铁砣的脚链和1付单链艰难地向监室的后面移动,然后拖上铺板的水泥梯,在我们的旁边慢慢地坐下。警察叫她无名氏3号,后来得知她叫赵相容。当时我只戴了一付带铁砣的脚链,脚链的铁环硌在骨头上移动一下都感到剧痛。而赵相容的腿又短又粗,上面的两条脚链铁环都扣进肉里,移动一下都很困难,她的小腿有很长一段肉皮已变黑,而且全是老茧。由于我们坚持脱铐炼功,每天早晨一群警察就对我们一阵拳打脚踢,然后踩着我们的头、手或身子强行戴铐。那天早晨,赵相容看到两个警察对着朱银芳乱踢,猛打,就过去挡住朱银芳,警察的一拳一腿便雨点般地落在赵相容的身上。恶警们气急败坏地又用带孔的、类似苍蝇拍形状的、由厚铁板做成的刑具抽打赵相容,她的臀部,大腿被抽打的部位全是紫黑色,而且肉全变成硬块,痒痛难忍。赵相容虽然身戴笨重的刑具,但她总是坐在最外边护着同修,警察冲上来最先就是打她,踢她,恶警每次多则7、8个,最少5、6个,有时由姓魏的所长带人,有时由一个姓唐的男医生带队。

我永远都不会忘记的是那天早晨那残酷、悲壮的一幕,那个男医生--最邪恶的警察一冲上我们坐的地方就用皮鞋猛踢赵相容的脸,赵相容坐着巍然不动。赵相容的头被踢得扭向后面了,她又坚定地转过来。就这样不知踢了多少次,赵相容的脸出现了紫色的大肿块,不一会全肿了,她的嘴唇被踢破了,鲜血往下流,到中午吃饭的时候,她张不开嘴,一口饭没吃。看着同修被迫害成这样,大家都很难过,静静地坐在那里,我们修炼的“真、善、忍”没有错,我们做好人没有错,我们是法轮大法的受益者,通过修炼我们的身体健康了,我们的道德回升了,我们脱铐是想炼功的唯一办法,我们真的是按照大法的要求在做一个好人呀。我们本应该有信仰的自由,有炼功的自由,脚链、手铐不应该用来惩治好人。为什么因为炼功,就每天被毒打,被酷刑折磨。

其实我们脱铐有多痛苦,警察把手铐由最初的露在外面5、6齿到最后11、12齿铐子陷在肉里,手肿得象包子,每次脱铐,手胀痛得无法用语言形容,有时手背小拇指关节处一大块肉皮被铐子划掉,露出一片带血出水的红肉。我们的举动本应唤醒他们的良知,然而我们换来的却是更加残酷的迫害--“龙抱柱”(一种死刑犯带的刑具,手脚铐在一起)。“龙抱柱”让人无法站立,无法行走,就连上厕所都只能慢慢地移过去,裤子都没法脱,想吃一口饭都很困难。

34天的酷刑折磨后,2001年12月初所有被非法关押在龙泉看守所的大法弟子都被转入成都市在郫县新建的监狱:成都市看守所。有人告诉我们,这所监狱花了两个多亿人民币,那里面非法关押了很多大法弟子,那里的警察也非常邪恶。赵相容和我仍在同一监室,由于我们不配合它们和犯人一起端坐,报数等,晚上睡觉的时候,一个男警察和两个女警察就提着手铐进监室叫犯人“动手噻!”一群犯人便迅速地把我们的被子甩掉,先把赵相容拖下铺板,犯人和男警察一起对她长时间地拳打脚踢。最后男警察把赵相容的两手反扭在背后,使她弯着腰跪在地上,然后用皮鞋使劲踩赵相容的脸,她的另一半边脸就贴在过道壁的水泥面上,然后又强行给她戴上背铐才扬长而去。几天之后,恶警们为掩人耳目,把赵相容转到楼上的监室,再转到十二监室和残刑犯(短刑犯)关在一起,对赵相容进行进一步的迫害。

2001年下旬,警察来叫我,刚出监室门,便看见蹲在地上戴着“龙抱柱”的赵相容,她穿着黄色的湿军用棉袄,棉裤和一双湿布鞋,未穿袜子。我急忙走到她身边,心痛地问:它们为什么把你弄成这样?赵相容抬起头来,只见她满脸肿了,一片一片的紫块清晰可见,头顶上一片一片的已没了头发,赵相容平静地告诉我:警察给她强行戴上龙抱柱后,指使犯人用淡黄色的不透明封口胶封住她的嘴,那么多犯人对着她拳打脚踢,在她身体上踩,她说:“我的头要是个皮球的话,早被它们踩爆了。”犯人抓着她的头发乱甩乱碰,头发扯掉了很多,打完后再慢慢往她身上灌冷水,把棉袄棉裤全泡湿,正值寒冬,手脚又铐在一起无法脱衣服,赵相容只有借自己的体温慢慢把所有的湿衣服温干。她一边讲一边慢慢往问话室移动,她今天要去见送她进监狱的警察,她要去告诉警察:送她进监狱是错的,这样迫害她是错的。看见赵相容蹲在地上那么艰难,痛苦的一拖一移身子,我的心很痛,我多么希望能背她进去,可是那个残酷的“龙抱柱”却只能让我眼睁睁地看着,没有任何办法帮助她,我当时的心境无法用语言形容。看守所的警察就是这样毫无人性地残酷迫害不放弃修炼的大法弟子。

2002年9月,听说赵相容还被非法关押在郫县看守所,后来又听说和朱银芳一起被送进四川资中楠木寺女子劳教所,但后来再也没有她的任何消息。一年多过去了,不知她的情况如何。

在中国这场对法轮功的迫害中,象赵相容这样遭受让人难以想象的折磨而又生死不明的大法弟子不知道有多少啊!这些警察们就是这样在江泽民的“名誉上搞臭,经济上搞垮,肉体上消灭”的邪恶指示下,执法犯法,迫害善良和无辜。希望全世界善良的人们紧急行动起来,关注这场发生在中国的对善良人的迫害。

在明慧网发表的作品版权归明慧网所有。明慧网会定期和不定期的对本网站所发表的作品集结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