吉林舒兰市庆丰乡及法特镇恶徒迫害大法弟子事实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2004年3月25日】

1、舒兰市丰广派出所恶警夜闯民宅抄家勒索

舒兰市丰广派出所几个警察在迫害大法和大法弟子的四年多来,做了很多坏事,给大法弟子及其家庭造成了极大的伤害。

在1999年11月9日,我和丰广煤矿的十二名大法弟子去北京上访,在列车上被恶警查出,在吉林省九台市被迫下车,丰广煤矿保卫科张有利、刘建国、还有舒兰市矿务局政保科的人在九台市强行拉人时,逼迫大法弟子把身上带的钱都交出来,一次就搜去现金三千多元,由政保科的人带走,至今没有退回给大法弟子。大法弟子全部被送到拘留所被非法拘留,后来有五名大法弟子被非法劳教一年。

2000年11月末到12月初,保卫科警察孙继库带两人晚上九点多钟到家搜书、搜资料,没搜到,把我爱人非法绑架到保卫科一天,实在没问出什么才肯罢休。

2001年7月末的一天,恶徒孙继库带领两个人(说是局保卫科刑警队的人)到家搜书、搜资料。孙继库穿鞋就往床上踩,家里的柜子、床下、床板底下、立柜、立柜上头、仓房等等都搜个遍,甚至菜叶桶都翻个底朝天。搜去一本《转法轮》,还不算完,又把我绑架到保卫科写笔录。最后政保科的人说:你要是不写保证书,就得交罚款200元。他说是上面规定的,当我和它们要收据时,它们说没有。

2001年12月28日晚11点多钟,所长孙广玉带领李海生、潘某某等五人闯入我家,威胁说(李海生说的):你再炼就不给你开工资,取消工资。还要把我绑架到保卫科去,我说我在家又没有做违法的事,上保卫科干什么,孙广玉说:你不去抬着你去。

这几次的非法抄家,夜闯民宅都没有任何手续。

2000年11月份,我又被保卫科传去,恶警李海生把我送到拘留所非法拘留了十五天,等出来的时候。李海生又勒索我爱人五十元现金,说是汽油钱。这件事还牵扯了一个同修,当时这名同修没在家,等回家后,保卫科的恶警到同修家勒索了很多钱,听说勒索这名同修家五百元现金,说是罚款。

这仅仅是我一家人被迫害的经历,在此正告这些恶警,停止对大法和大法弟子的迫害,弥补自己的罪过所造成的损失。善恶有报是天理,请你们理智的选择自己的未来。

2、舒兰市庆丰乡迫害大法弟子纪实

舒兰市庆丰乡书记李绍月以及派出所和各村干部紧随江氏政治流氓集团迫害大法和大法弟子,每到敏感日对大法弟子及其家人进行骚扰。

2000年正月,有两位法轮功学员进京上访被派出所强行押回,带着手铐,一夜不让睡觉。第二天早上天刚亮,派出所所长张会君提着胶皮棒子进屋,口出脏话,叫他们跪下。他们不跪就打,张会君就把他俩打跪下了,然后用胶皮棒子猛打女学员的头部和后背等,打完女学员,又打男学员,用皮鞋踢此学员的胸部,后来进屋一位好心人说:你这样打他们,他们能受得了吗,不要打了。然后恶警把他们送到拘留所进行非法拘留。

进京上访的大法弟子被非法拘留半个月后,乡政府拉回来继续非法关押迫害;没进京上访的大法弟子也被乡政府和各村领导以欺骗的手段被骗到乡政府进行非法关押迫害。一共20多人被非法关押,有一对夫妻俩都炼法轮功,也被骗到乡政府进行迫害,家里的孩子没人照管,天天喊着要妈妈,乡政府的恶人们根本不管孩子的死活,就是不放孩子的妈妈和爸爸。

被非法关押的大法弟子住在阴暗潮湿的房屋里,睡在冰冷的水泥地上面,每天只给两顿饭,他们七八个人喝一碗汤,恶警张会君不顺心时一顿只让每人吃2两饭,每天还让男大法弟子干很重的活,扛化肥、扛种子,累得他们直冒虚汗。

一天晚上,恶警陈乃新、义和村治保王树、乡干部孙洪明对学员进行最邪恶的迫害,它们闯进女学员屋,陈乃新对孙洪明说:我打她了,行吗?孙洪明说:你打吧。这个大法弟子是孙洪明的婶丈母娘,恶警陈乃新恶毒地抓起此女大法弟子的头发往墙上来回撞,打耳光。打完后,又把关在另一屋的女大大法弟子叫到走廊,对她们进行毫无人性的迫害,恶警陈乃新抓起一个60多岁的女大法弟子的头发往墙上来回撞,打得老太太眼冒金星,头昏目眩;恶警陈乃新又抓起一位年轻的女大法弟子的头往墙上撞,连踢带打,之后又把男学员叫到走廊,挨个问炼不炼,拿胶皮棒子挨个打他们的头部、脸部,有的脸被打得变形,有的牙被打掉了,被打得最严重的是一名男大法弟子,由于这名大法弟子一直没有向邪恶妥协,被打得耳朵和眼睛都出了血,昏迷过去。

3、舒兰市法特镇绑架大法弟子洗脑迫害

1999年12月30日,舒兰市法特镇610在法特镇敬老院办了强迫法轮功学员洗脑的“转化学习班”,有九名从家里被绑架去的,有十一名因进京正法在舒兰南山拘留所拘留十五天后直接绑架到洗脑班去的。

刚进洗脑班,恶警就对大法弟子拳打脚踢,让大法弟子举着胳膊蹲着,胳膊还不许挨墙,如果发现谁的胳膊挨墙了就得挨打;刚一开始还不让学员上厕所,学员们对这一迫害进行抵制,晚上学员们都绝食抗议,邪恶们害怕了,指问学员们:“你们想绝食怎么着?”,学员们回答:“你们不让我们上厕所,我们只好不吃不喝了”。学员们的正念正行制止了邪恶的迫害。

在洗脑班上,邪恶们可以任意辱骂和动手打学员。派出所临时雇佣女打手出门摔个跟头,气也得发在学员身上,回屋对学员大打出手。恶警李某某每次来洗脑班就逼迫学员骂大法师父,学员说:“我们炼功人不骂人,别说师父,谁我们都不骂。”恶警就恶狠狠地打学员耳光子,一打就是十多个学员,学员们的脸被打得肿得老高。一恶警逼迫两个学员学开拖拉机,还得拿出开车的姿式,一开就是一两个小时,把两个学员累得满身大汗,脸色都变白了。派出所临时雇佣的恶警韩秀成用皮带打一个男学员,把皮带都打折了,一竿子顶在这个学员的胃上,这个学员被打的胃痛了很长时间,回家后还总是痛。

一恶警在非法审讯一个男的大法弟子,把这个大法弟子打了一个多小时,一脚踢在这个学员的肋条上,被踢得差点没有上来气。原派出所所长叶某某指着一个女学员问:“你是江姐,你是刘胡兰”,这个学员回答说:不是。它又问:“为什么不是”,学员回答:“江姐、刘胡兰坚持他们的理,我们坚信的是宇宙真理”,把恶警叶某某气得恶狠狠的打这个学员四个耳光。

主管迫害法轮功的原610主任姜某某在学员面前是伪善的,暗地里却命令手下人对学员要狠,让给学员吃难咽的玉米渣子,菜汤里面不允许放油。但学员们在洗脑班每天被逼迫交十五元伙食费,从家绑架的每人被勒索交一千元押金,进京的被勒索交2000元,另外它们找学员挥霍的所有费用都算在学员身上。

以上是舒兰市庆丰乡政府和乡派出所,法特镇610迫害大法弟子的部份事实。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