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三家教养院女二所迫害大法学员的事实

关注度:
【明慧网2004年3月26日】2000年,我去北京上访,给法轮大法讨一个公道,被锦州市太和分局与锦州市西郊派出所判劳动教养一年,劫持到马三家教养院进行迫害。在这个邪恶的集中营,自己亲眼所见坚定的大法学员在马三家教养院女二所二大队遭受到人间魔窟、惨无人道的迫害及身心的摧残。

大法学员王东(女)在外地教养院,被迫害一年的时间,教养期已过,因坚修大法,又被劫持到马三家教养院女二所二大队一分队继续迫害。二大队一分队管教方某多次找王东训话,并指使邪悟者对她进行迫害,每天长时间罚站、罚蹲,夜里2点之前不让睡觉。在管教方某的操纵下,邪悟者轮流长期每天不间断做她转化工作,在精神上长期对她进行摧残。

一天下午二大队大队长管教邵立(女)把王东带进管教室,接着从管教室传出乒乒乓乓的声音很重,象猛然间人被击倒的声音,站起来又被击倒,马上从管教室传出一声声的惨叫声不停。30多分钟后,看见王东从管教室出来,低着头,脸上的表情非常痛苦,当时四防吸毒犯人冯琳(女,抚顺人)说管教邵立用电棍电击王东。当时,我在走廊里,听到的声音很真切,二大队一分队当时离管教室很近,只隔一道墙,当时在一分队屋里的学员都听到了打人的声音。更加恶毒的是管教邵立还唆使吸毒犯人冯琳穿鞋站在王东的大腿上,用鞋底子来回不停地捻王东腿上的肉。在这种酷刑的迫害下,都没能转变大法弟子王东对大法坚定的心,王东在马三家教养院超期一年多的迫害。

大法学员李丽丽(女,大连人),经常在嘴里边小声背师父的经文。二大队一分队管教方某便指使邪悟者多次强迫她长跑。当时,女二所二大队住地是平房大院,跑一圈下来400多米,管教方某操控邪悟者一前一后夹着大法学员李丽丽跑,前后跑的可以换人,但是李丽现必须不停地跑,当时看到李丽丽跑的喘不上来气,已承受不住。后来管教邵立把李丽丽带到办公室,几个小时后,李丽丽被放回。李丽丽满身全是一块块的湿印,裤子很脏,有泥印,头发蓬乱,被送回一分队,吸毒犯冯琳说管教邵立用高压电棍在厕所里电击李丽丽。

一次李丽丽把腿单盘上,想炼功,邵立指使吸毒犯冯琳,把李丽丽带到一间放木板的空房子里,用一种难以承受的酷刑“大劈叉”对李丽丽进行迫害:把两只脚各向两边分开,一直到两只脚不能劈还得劈。吸毒犯冯琳自己说,这种酷刑非常痛苦,用上之后,一般人受不了,尤其给女性用上,更是难以承受。吸毒犯冯琳在马三家女二所二大队管教恶警邵立的怂恿、操纵下,多次用此刑法迫害坚定的大法学员,大法学员许红君(女,锦州市人)被吸毒犯冯琳迫害时,曾用过此刑法。

吸毒犯冯琳在迫害大法学员李丽丽时,用床板子猛打李丽丽的腰、腿,直至床板子打断为止。吸毒犯冯琳说:别看李丽丽个子小,人不大,还真禁打。

大法学员王金萍(女)对大法非常坚定,有一天邪悟者问她:你不转化,你按什么修,你把《转法轮》背一段?她当时说:“我就按真善忍做好。”四分队管教代玉红看王金萍对大法如此坚定,对她大打出手。有一次,把王金萍的头发揪下来一大把,当时头发上都是血,管教代玉红扬言:不转化,让王金萍扫厕所,长期扫!

一次大法学员王金萍的丈夫带着两岁的孩子来教养院看王金萍,当时马三家教养院有规定:不转化学员,家属一律不许接见。

大法学员江洁(女,抚顺人),因对大法非常坚定,每天多次遭到二大队二分队管教陆义琴的侮辱,谩骂。有一次,江洁与十几名学员一起谈心。回分队后,当晚大约7点,二分队屋内传出撕心烈肺的哭声,有很重的打人声,不是一个人在打,是一帮人在打。第二天早晨,看见江洁的脸上、嘴上、眼睛上,一大块一大块的青、紫,眼睛肿得都快看不见人了,而且,脸上同时也浮肿。二分队管教陆义琴多次给吸毒犯人冯琳使眼色,让吸毒犯冯琳把江洁带进厕所进行迫害,江洁每次从厕所出来,脸上都浮肿,江洁在马三家教养院被迫害两年之久。

大法学员胡英被外地教养院迫害二年多以后,又被劫持到马三家教养院女二所二大队三分队进行超期迫害,有一天晚上,九点钟左右,看见三分队屋内南墙根上有一个人,手高高举起贴在墙上,身子没有靠墙,头低着,头发散乱。当时,三分队有100多名学员,住的地方全是上下铺,很拥挤,四个人两张床(单人床),南墙根距离床有一米的距离的空,被手高举贴在墙上、身子没靠墙的学员就站在这个空的里边,当时不注意,根本看不见,因为灯光很暗,学员被夹在床和墙之间的空中,当时,只能看见人,看不见脸,脸全被头发挡着,可想而知,身子不让靠墙,手必须高举贴在墙上不让动,头低着,不让抬头,此种刑法是多么的残酷,第二天洗漱时间,看见大法学员胡英的脸上、嘴上、眼睛上一块一块的血印青紫色。

大法学员宋彩红(女,兴城人)在马三家教养院遭受迫害长达三年时间,对大法非常坚定。当时二大队三分队管教王晓丰迫害大法学员宋彩红,命令所有学员都不允许与宋彩红接近(包括说话、吃饭、睡觉),孤立宋彩红,管教王晓丰唆使10多名邪悟者围住宋彩红,用手点宋彩红脑袋,逼宋彩红转化,几个小时的围攻,看见宋彩红精神都要崩溃了,非常害怕,精神都不正常了。

大法学员宋彩红字写得非常漂亮,画画的很逼真,尤其是画荷花,很象真的,这样有才干的年轻人,因为修炼法轮大法,不放弃对“真善忍” 信仰,被邪恶的马三家女二所迫害三年后,又被劫持到沈阳市大北监狱继续迫害。

马三家教养院女二所所长苏境,追随江氏流氓集团迫害大法学员,为了捞取政治资本,请功奖赏,升官发财,长期监管法轮功学员转化率,长期有家不回,每天吃住在马三家教养院。所长苏境操纵各分队管教迫害学员,超负荷劳动,从早4:30——晚11:30,长达17个小时体罚劳动,对年岁大的学员同样不放过。每天给学员下达劳动任务必须完成,不管多难、多累,有的年纪小的学员夜间干活时,手拿着活睡过去了。尤其是当时干的活多数是选鸡毛制作手工,用染了色的草、色珍珠岩粉砖,这两种活毒气都很大。鸡毛毛坯料很脏,得漂白,染色,然后才能做成手工,出口到国外。选鸡毛活时,鸡毛往嗓子里飞,呛得学员嗓子不断地卡,但是还吐不出来,一天下来,整个分队学员的床上、被子上、满身、饭锅都是鸡毛。色草活,用染成绿色的草色珍珠岩粉制作的砖块,多数学员做这种活时,身体碰上这种草就过敏,满身都是象小米粒大小的小红色象湿疹式的小红点,由于草上的染料有毒,碰在身上,奇痒无比,当时什么劳动保护也没有。大法弟子王友梅(女,盘锦人)每天干完这种活后,满身全是小点,晚上抱着大腿、胳膊挠,有时出血,即使这样也不让休息。学员干活时,不允许说话,有专门吸毒犯人冯琳看管,一不小心让冯琳看见学员说话,骂声不断。

女二所不但在肉体上迫害大法学员,在精神上同样长期摧残,长期给学员洗脑,看攻击大法的录像,每个学员刚一进马三家就被管教指使邪悟者围攻,长期轮流进行洗脑,不让睡觉,每天如此。

吸毒犯人冯琳,极其狠毒,依仗着管教恶警邵立给她撑腰,如有管教去厕所,冯琳一喊学员马上全部必须从厕所出来,不管急不急,有没有什么特殊情况也得出来。管教的饭盒、衣服,包括内衣,逼迫学员给洗净,有时动作慢一点马上遭到吸毒犯人冯琳的训斥。所有劫持在马三家的学员的臀部上都有两个象鸡蛋大紫色的硬茧子,非常痛,坐在塑料小板凳上,要求军姿,手放膝盖,两眼目视前方,稍有动弹,冯琳大骂训斥。

强迫每天早晨背监规,坐塑料小板凳,每天长达16小时。

吸毒犯人冯琳苛扣大法学员钱、财物。马三家女二所利用社会渣子吸毒犯冯琳残害大法学员,破坏好人,罪恶滔天,罄竹难书。在马三家这个邪恶黑暗的集中营里,大法学员承受着非人的待遇,那里的管教人员,吸取学员的血汗钱,学员的一切日用品,生活用具,不允许家属送,所购东西一律去女二所小卖点购买,凡是买到的东西百分之八十全是次等品,高出市场价格3—4倍。被劫持在这暗无天日、非人魔窟的大法学员都遭受到了邪恶之徒的残酷迫害。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
网址转载: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