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家恶警的恶言恶行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2004年3月27日】警察本应该维护正义和法律,除暴安良。而对法轮功的迫害中,许多警察成了打人凶手、杀人犯,它们用最邪恶的手段迫害最善良的人。我们不禁要问:“它们也许不相信善恶必报,也许不害怕法律的制裁,但面对那么善良的人,许多是妇女和老人,它们怎么能下得去手?它们是人呢,还是披着人皮的狼?”现将其恶言恶行摘录几条(部分内容摘自明慧网

1.“我不是警察,我就是打手”

几个恶警一起毒打一名大法弟子,其中的一个警察边打边问大法弟子:“你说我是干什么的?”。大法弟子说:“你是人民警察”。该恶警说:“我不是警察,我就是打手,谁给我钱我就替谁卖命!”

2.“别电了,电棍没电了!”

深夜,两个恶警毒打一名大法弟子,刑讯逼供。其中的一个警察用电棍长时间电击大法弟子全身,包括手指尖、脚趾尖、脚心、膝盖、甚至连生殖器都电到了。另一个警察(白天也曾多次电击该大法弟子)在旁边劝道:“别电了,电棍没电了!”该警察说:“我下午刚充的电!”,并继续电击大法弟子。该大法弟子被电得体无完肤,但始终未回答任何问题。

3.“24小时用刑,只要活着就得转化”

沈阳张士教养院恶警程殿坤(政委)罪行累累。2002年春,程殿坤指使恶人对坚持信仰的法轮功学员进行所谓的“攻坚战”,并于2002年4月25日唆使手下恶警在四大队(关押普通劳教犯人)的401室,架强光灯、设刑讯室,扬言“一天24小时用刑,从401出去的只要活着就得转化”。李效元、王进民、张振武等人被绑在铁门上遭12万伏高压电棍电击,犯人打手数人轮番毒打,致使李效元(已在关山教养所被迫害致死)全身肿胀,半月不能上床、不能行走,睡觉、大小便只能坐在特制的椅子上。

4.“我要不穿这身衣服,我整死你。”

沈阳张士教养院恶警宋百顺(“专管大队”教导员)为强迫法轮功学员转化,采用长时间不许睡觉、电击、体罚等手段摧残法轮功学员,并以加减刑期胁迫普犯行恶。2002年10月末,宋在队部当众强令蔡之章蹲着,用皮鞋猛踢其头部,致其脸部青紫、眼睛眯成一条缝,并狂叫:“我要不穿这身衣服,我整死你。”

5.“电棍都给谁买的?”

沈阳张士教养院恶警史凤友(张士洗脑班负责人)多次电击法轮功学员,还邪恶的叫嚣:“电棍都给谁买的?难道是给警察买的?”张士洗脑班采用毒打、捆绑、体罚、长时间不许睡觉等邪恶手段强迫大法学员“转化”,众多学员受到迫害。

6.“怕什么!我就这样踩了,能把我怎样?”

沈阳张士教养院恶警史凤友在每月的接见日用无赖手段胁迫大法学员和家属踩踏法轮功创始人的照片,并亲自示范,一边在照片上使劲踩一边喊:“怕什么!我就这样踩了,能把我怎样?”

7.“给我打,打断她的腿!”

2001年5月末,沈阳龙山教养院某法轮功学员声明以前的所谓“不修炼保证”作废,主管迫害法轮功的院长李凤石用手指着该学员恶狠狠地说:“给我打,打断她的腿,我们龙山不允许出现反弹现象。”

8.“就是脱了这身皮,我也要把你……”

沈阳龙山教养院恶警唐玉宝经常对大法弟子大打出手,还邪恶的叫嚣:“就是脱了这身皮(指警服),我也要把你……(脏话)”王红(辽宁省辽中县大法弟子)就是在唐玉宝的高压迫害下造成肾衰竭,于2001年9月被迫害致死。

9.“你今天要是不踩,你就永远别见你妻子。”

沈阳龙山教养院管理科科长姜玉波在每月的接见日胁迫大法学员家属踩踏法轮功创始人的照片,一家属不忍心从上面过,绕着走,姜玉波一把拽住这位家属,恶狠狠地说:“你今天要是不踩,你就永远别见你妻子。”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