修出善 救度一切众生

更新: 2021年01月20日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零四年三月三日】

1、为法负责,视正法为己任

师父说:“哪怕我度成一个,我的事也没有白做。”[1]有同修在体会中谈到:“我们每一个人都肩负着很大的责任,修好自己和做好大法弟子应该做的事,哪怕是他自己一个人要完成的事。”我一下子感到同修的这句话的分量很重,有种突然觉醒的感觉;师父的这句法更是震撼着我,好象在直指着我。

我好象明白了什么,觉得浑身充满了力量。我说不出什么,是使命感吗?又觉得这是每一个大法弟子都必须达到的。我是法中粒子,我是法中生命。我做正了,师父什么都能帮我做。我只需要做正,不需根据自己眼下的能力判断自己能做到什么程度,因为师父赋予我的是大法的力量。

我是法中粒子,就得用法衡量自己,这是唯一的标准。修炼与正法中不能看别人,不能有任何依赖心,就当成自己一个人要完成的事,任何事都是冲自己而来的。在整体上要讲协调,但心性上却不能有丝毫的依赖整体、依赖其他同修的心,出现任何问题就看自己,绝对跟自己的心性有关,绝对就是自己要修的。向内找必须站在“不看别人的问题,都是自己的问题”的基点。善意地指出同修进步不了的原因,那是修出来的善,还是修在先。不看别人什么状态,就站在法上悟,真正实修,踏踏实实走好自己的路,珍惜每一次正法的机会,走好正法中的每一步。

什么叫为法负责?个人不能下定义。师父说:“在将来不同的历史中会有不同的事情出现,这部宇宙大法都要给不同的历史时期的不同层次的众生留下不同时期不同层次出现问题时的对照,给生命留下不同历史时期出现的各种各样情况的对待。”[2]我理解,我们在正法中遇到的任何一件事情,遇到的任何对正法、对救度众生的干扰,都不是偶然的,我们怎么做好,至关重要,因为那直接关系到我们能否达到正法对我们的要求,顺应正法的需要。每个大法弟子遇到的各种各样问题,要想到:遇到这种情况,大法将如何正法?把自己摆到法中,就知道该怎么做,就知道该怎么正法。那才是大法弟子在证实大法、履行自己的历史使命。

发正念,师父不是要我们“有捣毁宇宙中一切邪恶的唯我独尊的气势”[3]吗?什么叫“唯我独尊”啊。就当作是自己一个人要完成的事,不要想靠整体如何、等其他人如何,每个大法弟子坚不可摧的正念是法的威力的体现。相反,出现的任何问题,都是自己的心促成的,都跟自己的心有关,不能有一丝一毫的外找之心。

前几天,看到明慧网上刊登有19名大法弟子靠坚强的正念神奇走出监狱的文章。也许有人会说:“那主要是靠师父的保护。”当然是师父在做,但前提必须是我们做得正。所以我坚信这是大法弟子正念的威力。19名大法弟子的心性不一样,也不可能一个个都是坚如磐石。但我相信,大法弟子无漏的正念就能抑制住一切邪恶,哪怕即使只有一个大法弟子无漏的正念到位。那才是真正的捣毁一切邪恶的唯我独尊的正念啊!大法制约着一切,谁动得了法呢!真正地溶于法中,就无所不能!

“如果你们人人都能从内心认识到法,那才是威力无边的法的体现──强大的佛法在人间的再现!”[5](《精進要旨—警言》)这段法我不知从同修体会中看过多少遍了,但今天突然觉得,认识上又不一样了。

2。站在法上,救度一切众生

最近,我在学法上遇到一次自修炼以来最大的干扰。虽然在常人空间表现得很平淡,但我感到那种邪恶的力量象疯狂了一样,好象拼着命地在阻挡我学法,我努力分清它,清除它,抵制这种邪恶的袭击……它不让我学法,我就是要学法!我就是不能听你的!我绝不能向邪恶妥协!我抵制着,抵制得很艰难……,几次放下书,又几次拿起来;几次要放弃抗争,又几次战胜它。那种急躁和不安,强烈得好象要把我摧垮,好象要把我从座位上炸飞、弹出去,我真觉得快要抵制不住……我在思想中尽力分清它,守住自己的主意识。发正念也是忽弱忽强。我坚持着,极力控制自己的表面身体。我感受到了一种极限。妻子在一旁说:“学不进,就说一会儿话,下午再学。”

谈了几句别的话题,我想:不行,今天我就要学法,学进法!如果我不看,只有破坏大法的魔高兴,魔就达到了不让我学法的目的,我不能等到下午。我要珍惜这个清除邪恶的机会。我相信法的威力。“法能破一切邪恶”[6]。邪恶最害怕我们学法,所以才千方百计地干扰我们学法。我不能配合邪恶,再次拿起书,正念中清除干扰我学法的一切邪恶。

感谢师父,在法的威力面前,邪恶终于灰飞烟灭。我好轻松。

第二天清晨学法。

“很多学员都讲,说师父真慈悲。严格的讲,其实我不在慈悲之中,我也不在恶中。我如果是在慈悲中,那负的生命在宇宙中就被淘汰至尽,宇宙就将失去平衡,众生就会因此而活的没有意义了;我如果在恶中,那善的生命如何生存?宇宙将成一个魔体。我没有这一切,我不在这一切中,但是我知道这一切,我能够掌握这一切,我也均衡着这一切。宇宙的法理是绝对公平的。我抱着善念,我抱着救度一切众生的愿望来了。”[7]

初时学这段法,我认为是师父在讲自己的一些情况,就觉得师父太伟大了,师父太好了,真是无法用语言形容自己所感受到的师父的洪大的善——真善忍的善。我没有想到、也根本没有去想,师父的这段法对我们的正法与修炼还有什么具体的指导作用。

今天当我学这段法,突然感觉不一样了。当我领悟到这段法的一些内涵时,豁然明白了为什么昨天学法遇到了那么大的干扰,真是邪恶解体前的疯狂呀。师父讲的都是法,都是指导我们修炼的,跟我们的修炼与提高没有关系师父是不会讲的,师父也说过讲法中从来不讲废话的。

大法救度一切众生,不记一切众生所有过往之过,只看对正法的态度。这是师父、这是大法对旧宇宙生命的最大的善。大法粒子清除邪恶,是为了救度众生,没有一丝怨恨,更没有什么与旧势力决战的争斗心,不是与邪恶较量高低。真正的大法粒子不应为旧宇宙生命的任何表现所带动,所做的一切都是为了救度众生,都是为了众生好。清除的只是破坏大法、破坏宇宙、不可救要的邪恶生命。“救度宇宙一切众生,使不好的生命规范成好的,使有罪的生命消去罪业,使那变异的生命从新组合成好的生命。”[7]这都是大法粒子纯善无私境界的具体体现。

注:
[1] 李洪志师父著作:《各地讲法三》〈大纽约地区法会讲法〉
[2] 李洪志师父著作:《导航》〈二零零一年加拿大法会讲法〉
[3] 李洪志师父著作:《精進要旨三》〈正念〉
[4] 李洪志师父著作:《悉尼法会讲法》
[5] 李洪志师父著作:《精進要旨》〈警言〉
[6] 李洪志师父著作:《精進要旨二》〈排除干扰〉
[7] 李洪志师父经文:《二零零三年华盛顿DC法会讲法》

本作品谨代表作者的观点或认识。在明慧网发表的作品版权归明慧网所有。明慧网会定期和不定期的对本网站所发表的作品集结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