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庆北碚区青年教师王光林因坚持信仰遭非人迫害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2004年3月30日】王光林,重庆北碚兼善中学教师。1995年毕业于东北师大历史系毕业。王光林于1998年5月起开始修炼法轮功,炼功不到一个月,他所患的胆囊炎、胆结石、肝气瘀肿都痊愈了,精神抖擞一身轻。

王光林爱校如家,考虑学校搞修建需资金,将学校发给他的红包460元捐给了单位。工作中,他踏实勤奋,为人诚恳谦和,时时以“真、善、忍”要求自己,深得领导、同事的信赖及学生们的爱戴。他的教研成果也较突出,在省、国家的刊物上均有文章发表,在重庆市论文评比奖中曾获一等奖。

2000年初,北碚区教委以他坚信“真、善、忍”为由让他停课,学生们都很震惊,有的都哭了。都不得很纳闷和不理解:王老师仅因在压力面前不说谎,竟被停课处分了!就是这样一位学生们都称赞的好老师,却仅因为按“真、善、忍”做好人,曾3次被抓进看守所,3次被绑进了洗脑班,暴力洗脑,,非法劳教一年多。

北碚看守所内遭毒打

王光林曾于2000年1月、2000年7月、2003年7月,3次被非法抓进北碚看守所,尤其是第二次,他在看守所每天都要遭同舍房罪犯的毒打,管教们大都是睁只眼、闭只眼。一次犯人借口他炼功,全舍20多名犯人一齐对他进行毒打。打他的招式主要有“贝母”(让其弯腰呈90度站,用肘猛击背、胸);“麻辣鸡块”(恶人穿上硬皮鞋踢他的麻筋);“穿心莲”(让他90度弯腰站立后,同时用肘击其背,用膝盖击他的心窝);“发传真”(让他靠墙蹲着,把其头往墙上猛踹、猛撞,邻舍的犯人们都听到头撞墙的声音)。在看守所还被强迫折头痛粉盒,每天被强迫劳动一般都在14小时以上,特别是2003年7月第三次被抓进看守所,经常从早上7点到晚上12点,赚的钱却都充作管教们的奖金。

被非法劳教于西山坪劳教所遭受体罚,挨饿1年多

体罚

2000年8月底,王光林刚被送进西山坪就因不说昧心话而被恶警田鑫(原教育科科长)、雷科金(原11队副中队长)、吸毒劳教李锐戴铐吊在窗户上两天两夜,每天只给吃5两伙食,然后又戴铐蹲禁闭10天,睡湿漉漉的水泥板。

于2000年10月12日,王光林又被转到严管中队,在那里他遭受的迫害更严重。每天做200~300个分解式俯卧撑。所谓“分解式”就是喊操员喊“1”时,卧下去,但不能趴在地上,过了一阵喊“2”时,才准撑起来,这样一卧一撑为一个。每天沿篮球场跳6~10圈蛙跳。跑15公里路程。恶警还让4个吸毒犯24小时监控大法弟子,就连上厕所也限定了时间。

2001年6月的一天,王光林出于同情心,给了一个普教10元代金券让其购买日用品,吸毒劳教犯何吉文等就将王拖到恶人管教张医生处请罚。以“严管中队不时兴做好人”而将王光林罚叩(人弯腰站着)1小时。恶警高定、雷科金等还对王光林进行野蛮灌食,导致他鼻孔伤痛1年之久。严管队未作任何说明的情况下,又将其关了两个月禁闭。连有正气的警察也认为此做法很过分。

饿饭

在严管队每天早晚吃稀饭、馒头。稀饭都是煮后兑冷水,馒头因形如传呼机大小而被称“call机馒头”。中午吃的水煮菜,多是发黄、发霉、长了苔的。象饲料一样在地上跺几下,就甩在锅里煮。缺盐、乏油、多沙子是一贯特色。中午的干饭,法轮功学员每人只有1~1.5两。司务长周萍说:这里的法轮功学员只能每天吃熟食6两。

长期的非人折磨,王光林的腿开始发木、乏力、萎缩,后来全身发木,以至不能站立。甚至连凳子都坐不稳,只能坐在床中间。吃饭、洗漱、大小便全不能自理。为推卸责任,2001年9月20日,王光林被西山坪劳教所办“保外就医”,到家后在生活费极其拮据(4、5个人仅600余元的生活费)。通过炼功,身体基本恢复。医生感到惊奇,当时在北碚区九院检查时,医生都说要恢复几乎不大可能。

被北碚洗脑班暴力、谎言洗脑,搜刮钱财

王光林于2000年上半年,曾两次被绑架进北碚洗脑班,并被勒索近500元钱。尤其是2003年6月22日,单位体卫主任方健勾结北碚区公安分局一科何科长,谭兴卫,北碚燎原派出所的一帮恶人将他绑架进北碚洗脑班,这个洗脑班在双柏村,外侧的新党校二楼,全封闭式。据警察及校领导自己透露,对法轮功学员都是由政法委、610办操纵定罪判刑期,公检法只是走走形式。洗脑班只是利用党校的地盘而已。王光林刚被抓进去就被监控人员(请来的社会闲杂人员)吊铐在窗户上直到深夜,次日上午10点又因拒绝接受侮辱性的迫害而被连续吊铐长达40多小时,本来快恢复的脚又变得行动困难,脚脖子肿得象个馒头。针对王光林的抗议,恶人还准备用臭袜子堵他的嘴。6月27日,一姓吴的监控人员把他的头往墙上撞,用筷子捅他的嘴,当时就鲜血直流。王光林的腰被踢得几个月才恢复,打完后,他们又将其吊铐起来,一会儿,来了几个人说是要给他灌食,他们将他按在椅子上,王光林的手被反背铐在椅子上,头被摁得椅子后背上,口、鼻被用帕子捂着,差点被捂得背过气去才松开。一个女的拿了个手指粗的硬胶管子,就往他鼻孔里捅,就听一位姓牟的恶警说:现在就天天给他灌方便面汤,给他的命吊起来就行了。恶人们对他除了私设刑堂、吊铐、打、罚站、不让睡觉、不给人身自由,连上厕所也要打报告。另外,刑讯逼供也很泛滥。

7月1日下午,公安分局一科恶人谭兴卫冲进屋里吼道:“王光林你服不服”,王光林说“我信仰真、善、忍,没做坏事,就不该被绑架。”谭抓住他的头发就往墙上撞,撞倒在地后,他又扯住王光林的头发提起来把他的头往一墙上撞,临走时,还说了句:“我就不信整不服你。”除了这些暴力恐吓外,每天都要放些漏洞百出的欺世谎言,诸如“天安门自焚”,闹剧中的小孩子气管被烧伤刚作手术居然能轻脆响亮的唱歌,令恶人们自己也感到荒唐,当然了谎言栽赃是不可能动摇修炼者“真、善、忍”的正信了。

如果说以上体现的是610办执行江××对法轮功修炼群众的“肉体上消灭、名誉上搞臭”的邪恶政策,那么对法轮功修炼者们“经济上搞垮”在这里也是暴露无遗。被关在这里法轮功学员早餐吃稀饭、馒头;中晚餐吃的是一碗盒饭,睡的是学生简易床,但每个法轮功学员都每天至少支付100元,后来才得知,那些打手们的吃、住、费用及工资均由法轮功学员支付,王光林被关半个月却被勒索1000多元后,转到北碚看守所继续遭受迫害,多次审诉无门,只好绝食抗议,用生命抗议恶人们对善良、正义的践踏,证实法轮大法“真、善、忍”的清白。他绝食9天,生命垂危,恶人被迫将其释放,但仍监视居住。尤其是学校体卫主任方健,多次对王光林威胁骚扰,并于2003年11月再次将其绑架到区检察院,想就王光林上次在看守所绝食的事情进行定性,并妄图作为迫害的又一借口,并多次在公开场合叫嚣:如果能把王光林拉到舞厅去泡一泡小姐(妓女),就证明他真正从法轮功中转化出来了,有人说,王光林连吃饭的钱都没有,哪来钱进舞厅?方健说:去了回来我给他报销。并一再强调这是在帮他,关心他。看来这帮恶人为了让善良民众放弃对美好的人性“真、善、忍”的追求已是到了不择手段,令人发指的地步了。

面对恶人的刁难、陷害,王光林不卑不亢,用自己的言行证实“真、善、忍”的美好。他任劳任怨,热心帮助他人,长期帮助图书室的同事打扫清洁。领导分派的活儿从来不挑,工作兢兢业业,虽然这样,恶人们仍在伺机对他下黑手,准备随时绑架他,方健就多次威胁他说:你再要坚持“真、善、忍”,等待你的就是进监狱、专政。在恶人的威逼下,王光林只好流离失所,异乡谋生。

重庆市兼善中学书记办(毛背沱137号综合楼) 023-68265732
重庆市兼善中学副校长办 023-68265740 023-68265742
重庆市兼善中学校办 023-68262481
重庆市兼善中学总务处 023-68265763
重庆市兼善中学教科处 023-68265762
重庆市兼善中学政教处 023-68265760
重庆市兼善中学体卫处 023-68265761
重庆市兼善中学传真室 023-68263844
重庆市兼善中学校办工厂 023-68263068
北碚区教育委员会(碚峡西路7—18号) 行政办:023-68864306主任室:023-68202166 023-68860340 023-68860316
教委教育工会 023-68865393
西山坪劳教所教育学校 023-68272909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