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苏大丰市方强劳教所的苦役和酷刑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2004年3月5日】2000年10月我被南京610歹徒非法劳教1年零6个月,罪名是所谓的“扰乱社会治安”,多数大法学员也都是因为讲真相,而被冠此罪名,真是“欲加之罪,何患无词”?在看守所我提出申述,就因为拒不放弃信仰,被当地610强行送至江苏大丰市方强劳教所。送到劳教所时,我们还被看守所的押送警察勒索午餐费100多元。

在入所队中,每天要军训,并要求写所谓的保证,并由劳教人员看守负责,有些大法学员炼功就被毒打,罚站,跑步等。恶警还以种种利益诱惑某些大法学员,试图让其放弃修炼,均未得逞。

后来我们都被分到各大队下,我被分到一大队。时至寒冬,第二天恶警就强迫我们去挖河泥,早上7点出发,一直干到下午5、6点钟,中午就地吃一盒米饭,菜就是一点汤,经常是泥沙盖饭,吃完饭马上又开工,这是严重摧残劳教人员的身体。大家回来都已精疲力尽了,浑身裹着黑泥,也没力气去洗,有个吸毒的劳教刚到门口就累的坐在了地上,说“太苦了……”!

第二天继续,因为我们是新来的,所以一早去工地的时候还要负责抬着挖泥的工具,本来体力就跟不上,加之肩膀被锹压得疼,走半个多小时到目的地就已经浑身酸疼,腿也已经有些软了,还要继续挖泥抬泥。由于当时悟性不够,觉得炼法轮功的不能退缩,应该“表现好”,所以符合了旧势力邪恶的安排,消极的承受着。肩膀很快就磨破了,早上起来内衣和着血块和肉粘在一起,穿衣举手一动伤口就痛,经常是弄得伤口裂开。在冰水里抬泥上岸时,肩膀与木棒磨挪着更是钻心的痛,但稍一放慢,就遭到劳教犯人与恶警的谩骂,甚至体罚(其实包夹法轮功的劳教犯人是有意这样做的)。很多人这时还是穿的布鞋,一抬河里的泥水,就被打的冰湿,我们要求买胶靴,可警察借口推托,还说“你们这些练法轮功的,就是让你们吃点苦。”有很多大法弟子被折磨得面目黝黑,浑身是伤。我一个年轻小伙子,当时腰也伤得厉害,长期直不起来,还要去超强度劳动。有些五六十岁的法轮功学员,恶警也不放过,经常谩骂、恐吓、体罚。后来大家起来抵制这种迫害,有些大法学员绝食,却被他们强行灌食,大法学员痛苦不堪。恶警让大法学员去挑大粪,到田里撒农药,长期泡在水中,使其腿长期肿着,干重体力超强度农活。特别坚定反抗迫害的大法弟子被关禁闭,不让坐,体罚站几天(吃饭睡觉都是如此),使用电警棍……有些法轮功被折磨得不成人形!

在七大队,他们变本加厉,带队警察经常唆使劳教打骂法轮功学员,加重其劳动量,晚上还经常来给我们上所谓的政治课,让我们站着,不让休息。法轮功学员晚上和劳教犯人挤在一张单人床上,说是预防我们晚上炼功,一炼功,就遭到打骂。身后随时随地跟着两个“包夹”,连上厕所也要看着,不能和其他人说话,使我们没有任何自由。在没有任何理由的情况下,某些警察还指使、纵容劳教人员打骂坚定的大法学员,加重迫害,有时甚至还亲自动手。他们知法犯法。在精神上也慢慢折磨我们,时不时给我们灌输邪恶言论,洗脑。对有些法轮功学员采取车轮战术,使他们不能睡觉休息,对有些学员使用电警棍,甚至几只一起上,直接电击敏感部位(嘴,腋下,脖子……)据统计当时超过20%的法轮功学员被电警棍折磨过。这些都是恶警赤裸裸迫害法轮功学员的血证。

在明慧网发表的作品版权归明慧网所有。明慧网会定期和不定期的对本网站所发表的作品集结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