摧残人心、毁灭天良的“马三家”(六)

【明慧网2004年3月6日】(接前文)

五、邪恶环境中的怪异和扭曲

学法不深、正念不强的学员,一旦在迫害中被与修炼的环境隔绝,往往很容易被迷惑,因为她原本就不太明白、也记不住大法师父讲的有关法理,而洗脑所用的手法,基本就是篡改、断章大法师父原文原意,弄得似是而非。

在马三家,最初是以“7.20”是圆满的大考核为借口,说该圆满的都圆满了,再继续下去是违背天象,要助师结束,逆天而行自然受罚。新经文发表后,许多人知道转化或不走出去是错误的,邪恶将“所谓被转化的人,历史上就是这样被安排迫害法的”(《窒息邪恶》)篡改成“那些所谓别转化的人是历史上早就安排好的”,断章取义地胡说什么“被抓进去的就是被转化的”,然后把“放下对圆满的执著”篡改为“放弃修炼”,把“放下对老师的情”作为“揭批”辱骂师父的借口。真是满口疯话,处处荒唐,如果在正常的生活、修炼环境和没有邪恶压力的情况下,这些鬼话恐怕很难找到销路吧。

其它的都类似。比如篡改《走向圆满》中提到的六种执著,其中把“有的执著于大法好,师父正派”,歪曲成“你只要说法好师好,就是执著,该去”;谤佛谤法是会形神全灭的,他却说这是考验你敢不敢放下对元神的生死,还假惺惺地念着:师父多慈悲,就是让你踩着他往上上;有个人被邪悟后,还在北京某寺写了首诗,被很多刚转化的人抄在本上,大意是:你把我们从地狱中捞起再洗净,然后在众人的唾骂声中隐去你伟大的身影。有些私心很重的学员恰恰是在怕心和执著于个人圆满的驱使下参与了对师父和对大法的诽谤。

还有,洗脑者篡改在《在北美大湖区法会上讲法》中,类似于“每一层次都有百分之二十的生命参与”这句话里的“参与”,实际是指来左右、妄图操纵正法、不听师言的旧势力,但洗脑者却断章取义,篡改成“师父在正法,大法弟子是参与的,也就是那20%的要被淘汰的,大法弟子才是历史上早就安排好的邪恶的旧势力”,还胡说什么“什么这一部分人私心大,不贪地上贪天上的,师父一次次的说快结束了就是为了找出这部分执著的,让他们吃苦醒悟,那些在家修的才是不执著的,所以就没有难”。同时他们列举许多曾经有积极护法行动后来却向邪恶转化的例子来证明;还利用“学大法是有福分的”来对照因坚修而被迫害的家破人亡的人和事例,胡说是这些人没有遵照“各自遵守各自国家的法律”没维护“人间的法”所以才罪业深重所致连家人都跟着遭殃,完全不提迫害这个大前提,以及“学员自身的业力、对法的认识不足、在难中还有放不下的执著,在痛苦的过关中不能用正念对待等等”才是造成严重障碍的主要原因。

师父一再强调三件事,对此马三家被洗脑后的人还分为两派,一派篡改为学法是“学人间的法”,杜撰出什么“讲清真相是讲清明慧网所说的是假的,而国内媒体所说才是真的这个真相。发正念是发不让修这个念,清除修炼者背后被修炼因素‘控制’的‘附体’把学的法理从脑中洗干净‘一思一念都不留’这才是真正的‘救度众生’”。另一派则胡说什么宇宙大法中包含修佛修魔,因为有佛就有魔,所以大法中有修魔的东西,把宇宙中同时存在正负因素与修炼修什么混为一谈。

邪悟者为了解释自己在怕心和执著的操控下背叛信仰、向邪恶转化的行为,还编排出什么“师父7.20讲的是正法,以后经文是邪法,越按照做越对抗政府,越是私心大修高,越是吃苦被抓”等胡言乱语,完全没有了正常人的思维逻辑。

在一次师父答记者问时,师父说过“四年没和大陆大法弟子见面”,可是邪悟者说“师父在长春辅导员会上刚刚讲过法,而且又接见了个别的学员,如高春梅说他在大连是由高秋菊接待安排的,佛为什么还说谎?那不是考验你能不能按真去做、敢不敢说师父骗人吗?”当然清醒的学员不会同意这种胡扯,但是很多时候有些大方向上清醒的学员也有不明之处,把师父讲的法理当成常人对事件的叙述,从而不知道如何去反驳那些邪悟。其实,没和大陆大法弟子见面,说的不就是不公开出来大面积地见大陆学员吗?难道不公开地大面积见学员,就不能和学员个别地见面谈事情了吗?这里的确有悟性的问题,但却不是邪恶所说的敢不敢骂师父,而是是否知道学法不是常人的抠字面钻牛角尖。其实常人中古代也有“一叶障目,不见泰山”之说,说的就是因为被眼前一件东西挡住了眼睛,连面前的泰山都看不见了,这种情况。

马三家不但剥夺了学员的人身自由,而且环境让她们一切与外界隔绝,并在刻意制造出一种充斥着形形色色歪理邪说、乌烟瘴气的精神环境。在这样恶劣的精神环境中,很多平时不用心学法或者长期带着人心的执著看书的那一部分学员,就如同夜间行走在充满瘴气和虫蛇毒兽的原始森林里一般,时时刻刻都会遇到生死大关的考验。你信他是佛吗?你信他没有一句骗(邪恶知道“骗”字难听,就改为“考验你的悟性”)你的话吗?——马三家的恶人们由于自己内心世界的邪恶、阴暗,竟然用这样胡搅蛮缠的问题混淆视听,而一些失去人身自由、又迟迟没有对修炼建立纯正正信的学员,就在这样的毒蛇和瘴气的时刻围攻下,选择放弃了自己已经拥有的一切美好去逃避暂时的迫害!这不但是这部分人软弱、不理智、不明究竟的悲剧,也是马三家邪恶之徒的犯罪结果;所有这一切,都在毒害和吞噬着人们心中的善念,又通过这些受害者,进一步向社会扩散着毒素。这些,都是江泽民一手发动和执意维持的这场迫害造成的,所有对这场迫害持认可和推波助澜态度的人也都无形中起到了很不好的作用。

在人间,一切表现都真真假假。“中国的劳动教养所是邪恶势力的黑窝”(《窒息邪恶》)。在马三家那种邪恶的环境下,更是达到了极端。一切感性的东西都令人迷惑,坚定实修者有表现出得了癌症晚期被送回去的,其中也就有过后不能破除旧势力安排而肉身死亡的,而转化者中也有没转化之前双腿几乎不能行走,一转化当天就能又蹦又跳的。现在,马三家的大多数人身体都不好,很多人没有想是由于自己没有读法炼功的问题,而是归为少锻炼、缺营养、心情差,很多转化的学员不敢去想自己转变的思想是错的,理由是不转化的身体也没好哪里去。每个人的头脑里只剩下一样东西:信与不信。坚定的学员就是信师、信法,不管外界变幻。不信者也自有“道理”,以一切可见的颠倒的现象做根据在邪恶洗脑中随波逐流。开始是不相信过去的正悟而邪悟,然后逐渐的不相信师父与大法,最后接受邪恶的一套并感激起来。我们知道,这就是邪恶抓住了她的执著去加强它,逐渐控制她,最后真的毁了她。

用人心执著于表面的“真”的学员,往往不记得站在法理的基点上透过幻象看本质,所以也就不知道什么才是真正的真。这部分人觉得什么都应该完全符合自己观念的想象和观念的标准,结果一旦见了不符合自己观念的,就放弃了正念、走向了反面。其实在魔难面前,她们没有看到自己那颗用人的所谓美好愿望把现实情况简单化、概念化的心。部分学员就是用人心去较这种“真”,才被旧势力钻了空子;后者故意制作出一些假象,动摇这部分学员的正念。

有从马三家出来的学员说,在马三家,无论是邪悟还是洗脑,都象带着“香气”的毒气,无论在环境、伙食等方面都远远好于一般教养院、监狱。它是用心恶毒的、伪善的样板,他们知道”强制转化不了人心”,所以在非法剥夺了你人身自由的大前提下,努力粉饰牢笼内的表面,绞尽脑汁以达到让学员放弃正信、放弃善念、自甘堕落的效果。

部分学员被关入马三家之前,看迫害的事情多了,以为警察都像流氓土匪似的邪,一看人家态度比自己还“善”,就理不直气不壮了,以为马三家里面是地狱一样的可怕,一看人家不用自己已经了解的那些强制方式,就迷惑了。难道刀杀头是杀人,而用裹着糖衣的毒药使人致死就不是夺取人的生命吗?

所幸有部分被关入马三家的学员已经悟到,马三家的邪恶之徒们无论怎么变化手段,目的都是要毁掉你的修炼,让你掉下去。例如一开始他们是直接转化学员,矛盾冲突直接;2001年调整策略,利用犹大去转化学员,警察不易露出恶相。另外海外学员对邪恶的揭露有震慑作用,所以马三家一般不敢公开使用或尽量少用那些极恶的招数。但这些表面的粉饰和表演,并不能改变马三家在这场迫害中所扮演的毁灭人性、谋害生命的邪恶角色。

再有,马三家的警察们知道法轮功学员都要做好人,只有自己在外表上表演得好一些,才能有益于提高转化率,有利于自己的奖金和升职,同时也可以自欺欺人,好像干迫害信仰的事也能心安理得了。

马三家内每年有一次太极拳比赛,要求各大队学员练习二十四式太极拳,大多数人不愿意练,包括已经转化的,但是也无奈,坚决不练的,往往惩处或加期,他们明明知道修炼讲“不二法门”,却逼迫学员学习太极拳,并上课解说这如何不是气功,迫使思想中还坚持法的人在这些活动中渐离大法,用心险恶,却宣称是为了学员健康。

隔一段时间,他们就“整顿纪律”(其实就是加强强制手段)、“打攻坚战”(对坚定者进行新一轮折磨,不让睡觉,吊铐,关小号,冬天有的学员戴着铐子去送到晾衣场挨冻,这还是照顾,如果送小号会更冷,24小时只给一块窝头,只许上一次厕所,尿裤子也不管)。有的人在小号的非人折磨中被关得神经都不正常了,许多警察却说是她们太痴迷才这样,因此更恨大法,他们就是这种流氓逻辑。

马三家的恶在于他的一切管理制度与秩序都是用于逼迫修炼人放弃修炼、背叛师门的。警察都是照章办事,都不以为恶了,许多学员渐渐的以为警察在工作,看不到邪了,反而认为那些绝食的、不劳动的,不走操的“违纪”走偏了。而这正是“软刀子杀人不见血”的洗脑效果啊!

其实,强制不等于打骂杀戮,因为信仰而抓人、监禁、判刑,即使把人软禁起来好吃好喝不也是强制吗?曾在北京被非法劳教的法轮功学员陈刚写的材料很好,主要写出了强制放弃修炼对人精神与心灵的扼杀,马三家采取的一切软硬手段都是为了这一目的,这些邪悟的没吃什么苦,但是他的真正的生命被扼杀了,人表面的观念却不觉痛苦,更是可悲。

马三家邪恶环境中的种种怪异和心灵扭曲,都是这场迫害的典型例证,因为这场迫害的本质,正是扼杀人的心灵和善念,剥夺人对“真善忍”的信仰。

这场迫害中采用的所有的手段,无论是酷刑、关押、还是谎言诬蔑、设计陷害,都是围绕着绞杀法轮功学员的信仰这个目的,所以其中一切的一切,都是以精神迫害为特征的——精神病院、酷刑和肉体残害也都是为了精神迫害——灌食是为了精神迫害,强行用学雷锋和听报告来取代修炼人修炼所必须做好的学法是精神迫害,用断章取义、胡搅蛮缠的所谓理论充斥整个环境是精神迫害。

说到底,天地之间人为贵,而人之所以高贵,是因为人不但用肉体生存,而且有着高尚的精神追求和道德规范,还可以通过修炼超越人的一切苦难与烦恼。神并没有规定人只配追求票子、房子、车子和服装饮食,更没有说人应该为某个权力小人的疯狂而作为没有灵魂的生存机器。所以说,无论通过什么手段和形式,把人心与其信仰的真理隔绝开、只要其不否定不咒骂自己原来的道德规范就不归还其人身自由,这已经是摧残人心、毁灭人性的残酷精神迫害了。这些,难道不应该被世上所有愿意保持人心应有的尊贵的人们强烈反对和坚决制止吗?

白骨精再改头换面也无法掩盖其吃人的本质,马三家无论用软刀还是硬刀都在害人,干的都是残害人的精神、毁灭人的良知、断送修炼人前途的罪恶勾当,是反人道、反人类、反神的,自有大的恶报在后面等着他们呢。希望那些已经学了大法而放不下人的执著和怕心的学员,反过来利用这场魔难走出人心的束缚,成为真正的大法弟子,而不要被马三家的小丑们迷惑,不要为了逃避眼前一时的苦而把自己送入地狱的苦难深渊,不要断送自己得法后修成的神体而去做马三家白骨精们的陪葬。已经做错的,拿出正念来,赶快弥补,抓紧时间修回来!■(明慧记者楚天行述评)

下面是参与迫害法轮功学员的有关人员:
辽宁省马三家教养院:
院长:孙凤武,电话:024-89212096转206;024-89210262;
所长:苏境,电话:024-86210074转305;024-89210567;024-89210054;
管教:邵丽、薛凤、陆跃芹、张××、于××、丘平,电话:024-89210074转383
赵静华,电话:024-89212252,9240454
司法:高福圣,办公室电话:7340130住宅:7612366手机:13130446378
副书记:崔岩林,办公室电话:7340321住宅:7616101手机:13940816031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4/3/6/68675.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