漂泊在外的六旬大法弟子自述被迫害遭遇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2004年3月6日】我是一名退休女工,1995年喜得法轮大法。没得法之前,患有心脏病、风湿性关节炎、肾炎、胃病、脑晕症等多种疾病,真可谓是病魔缠身。自修炼法轮大法后,所有病痛不翼而飞,身心安康,精力充沛。是法轮大法让我从过去一年要住医院几次的病人变成了一个非常健康的人。法轮大法的祛病效果为什么这么神奇?因为大法直指人心,他教人向善,同化“真、善、忍”宇宙特性,告诉人修炼必修心,遇事为他人着想,做一名“先他后我”的道德高尚的好人。

然而这样一部高德大法在1999年7月却遭到了嫉妒成性的小人江泽民的邪恶镇压。我坚信大法,经常散发大法被迫害的真象资料;2001年5月27日深夜,恶警撬开我的家门,进行了非法抄家,但它们没有搜到大法的任何资料。由于我已经事先走脱,第二天,气急败坏的恶警到我儿子的单位将其抓走,当时的参与者有锦州市古塔分区政保科科长薛××、警员郭铁南及其它恶警。到分局后,他们威胁、诱骗我的儿子,并给他戴上了手铐。我的孩子其实也真的不知道,儿子说:“我们什么都不知道,她60多岁的人了,我们也拿她没办法,我又不能瞎说……”就这样审了一天也没问出什么结果来,于当天晚上十时才将孩子放回。

此间,恶警郭铁南等又将前去讲理要人的我女儿变相绑架,威逼说:“你们必须说出你母亲的下落,警方已将你母亲的事上报到中央‘610’办公室,你妈犯的是大案,……”但我女儿真的什么也不知道,无奈放了她们后(两个女儿,分别审问),便衣就在我家楼下开始了多日的24小时的蹲坑、监控,包括电话在内。恶徒们没完没了的骚扰和恐吓,使我的孩子和外孙的身心都受到了不同的伤害。

以上的情况是事后我从一个知情者那里听到的,因为我从来就没有相信过警察撬门压锁,警察抓好人;我从来也没听说过任何一个开明的政府把一个修佛向善的老太太当做威胁政权的罪犯来通缉!然而在二十一世纪的中国,这样的事情正在大面积的发生着!

2002年9月26日又有功友被抓,在恶警的酷刑折磨下又说出了我的名字。恶警抓不到我,把魔爪又一次伸向了我的儿女,将我的女儿抓到了市局政保科,在长达48个小时轮番的审问中,不让我的女儿睡觉,且有时口出污言秽语,并威胁说:“你们知道你妈在哪,现在说出来还不晚,等我们抓到她,你们的罪就大了,我们已经给你妈上网,全国通缉,举报者有赏。我们每个便衣手里都有你妈的照片……,如果不说出她的下落,就给你们下岗,或送劳教。”

我女儿义正词严的答道:“我们没有违法,也没有犯罪,我母亲更是善良的好妈妈,怎么能这样对待遵纪守法的好人?……”

孩子们的一身正气迫使警察中断了两天两夜的非法审讯。女儿被放回后,恶警们却要求我女儿每天去派出所报告我的下落,但孩子们不想承受本就不该承受的打击,最后做出了流离失所的选择,然而迫害并没有就此而罢休,恶徒们死心塌地的执行江××集团对法轮功的邪恶政策:“名誉上搞臭,经济上截断,肉体上消灭”,对我的迫害进一步升级到跨地区追捕。

为了安全和能够继续揭露江氏集团对法轮功的残酷迫害,我在同修的协助下流落到辽宁省沈阳市,然而锦州警方用了卑鄙而专业的特务手段对与我取得联系的女儿进行了长达5个月的监控,在一次女儿到我住处为我送东西时,却被掩藏在室内的沈阳公安特务抓捕(其实我离开此处一段时间了),当时我女儿和她的两个朋友每一个人被三名恶警挟持,用衣服蒙上头,戴上手铐,强行用警车给她们拉到一个警区楼内。恶警对我女儿骂骂咧咧:“他妈的,你明明知道你妈在哪儿你不说。你们知道这是什么地方吗?这是渣滓洞,我给你弄地下室去,挖个坑给你活埋了都没人知道。”恶徒们把我女儿及两位朋友在沈阳(公安六大队)非法审讯,拘留了两天一宿,什么也没问出来,最后每个人被勒索人民币4000元,和手机三部,又把她们的头给蒙上才放了出来。

江泽民一伙迫害修佛向善的法轮功学员,都达到了恶贯满盈的地步,然而看到的是在全世界范围修炼法轮大法的人越来越多,它们也看到了自己做为不齿于人类的首恶而在全世界被起诉。因此,它们极力的利用媒体大肆歪曲事实、造谣中伤,用谣言为全民洗脑,煽动不明真相的人们仇视法轮佛法,与善为敌,让人们在不知不觉中泯灭道德泯灭良心!

尊敬的锦州父老,我把锦州市公安局、“610”办公室,迫害我和家人的遭遇写出来,决没有任何个人恩怨在里边,修炼的人不与任何人结仇,只是希望你们明白真相,不要被江泽民一伙的谎言蒙蔽而助纣为虐,听信邪恶的谎言就意味着放弃自己的良知和未来。

尊敬的锦州父老,希望你们了解这场空前绝后的迫害真相,知道“法轮大法好”,做一个明明白白、能分清是非的善良人。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