摔倒了 站起来 继续前行


【明慧网2004年3月8日】98年3月一个偶然的机会,经人介绍,我在3天内看完两遍《转法轮》,一下子了悟了人生的真谛“返本归真才是做人的目的”。(《转法轮》)后来我在炼功点看了师父在大连讲法录像带。第一天当看到一半的讲法,我就觉得小腹部位有一种非常舒服的感觉;第四天听完法回到家后拿起烟抽就不是滋味了,从此以后我戒掉了吸烟的恶习;当我全部听完师父的讲法后,从此改掉了骂人成癖的坏毛病。多年的鼻窦炎、胆囊炎、妇科病全部消失,彻底解除了病痛和打针吃药的痛苦,真正达到了无病一身轻的状态,身心得到了净化,与公婆家多年的矛盾也从内心深处全部化解,从此家庭和睦。

可是,99年7.20江××政治流氓集团开始邪恶的迫害大法、诽谤师父,我深知那一切全是造假,应该走出去为师父和大法说句公道话,让政府和更多的人了解大法。我只身一人去了省政府,半路有警察检查身份证,后来才知道那是为了阻止法轮功学员上访。7月22日早上,我们不论男女老少、不容分说都被警察骂着、强行动用武力把我们抓到十几辆大客车上,分别送到三个不同的地方。我当时被送到一个武警学校,我们被集中到一块空地上,周围有许多警察围着,让我们排着队进屋签名、报地址,等到下午三点钟,中央国务院、信访办、民政部下发不准修炼法轮功的通知,播放了污蔑大法和师父的广播,五点多钟才让我们离开。我当时悟到,不能回家而要直接去北京上访。当晚乘特快与两位功友去了北京。

到家后第二天,丈夫非说去派出所签保证书,片警说,你去北京的事我不给你往上报,谁问你就说到省政府就回来了。又过了10几天,公安局政保科传我去说有事,我到了那里一看,和我去北京的二位功友也在,才知道片警骗了我。恶警单独审问我们,问谁串连去北京的,去北京干什么。我告诉他们没有人串连,自愿去的,去北京上访,跟国家领导人反映我们炼功身心受益的实际情况。恶警说:“你们真不知天高地厚,谁允许你们法轮功学员上访。”逼问4天,还是那些话,非让我们给他们写检讨书,并告诉我们周末、节假日、走亲、访友都必须跟他们打招呼、请假。

2000年2月24日我再次进京护法,到丰台被恶警劫持,并被非法劳教一年。在看守所非法关押期间,由于不背监规,我和另一功友被所长强行扣上了手铐,吊在暖气管上脚尖挨地长达14个小时,不让睡觉、不让吃饭。功友被所长用《转法轮》那本书抽得脸都变了形,书也打坏了。我被所长用报纸卷抽打脸。因炼功,我被铐在暖气管上吊了12个小时不让吃饭,手腕被手铐铐到肉里,留下的血印半年多才下去。

在黑嘴子劳教所期间,我们由于背经文、学法炼功,被恶人毒打得口鼻流血;被恶警用电棍电、被强行长时间开飞机(开飞机就是上半身与下本身成90度,两脚分开,两手臂向后侧伸直,头朝前方),长时间被罚站、鼻尖挨墙,用绳子向后绑上双手、长时间被罚蹲,双腿盘着被恶人薅着头发往前拖,又被非法加期一个月。后来我们集体绝食抗议,被非法灌食。灌食实际上相当于一种酷刑:把学员的双手、双脚死死固定在铁丝床上,然后用钢质的开口器强行撬开嘴并固定好,用成人中指那么粗的胶皮管子从口腔插入胃,用塑料漏斗灌事先和好的冷水加玉米面和盐,即所谓的玉米糊儿,所用的一切器械完全不消毒,下回接着用。

恶警一边灌食一边用电棍电身体各个部位:手、脚、脸、手臂,嘴里还骂着,还阴阳怪气地说着令人毛骨悚然的话。肉体上的痛苦和精神上的痛苦无以言表、痛苦至极,参与的帮凶也都是吸毒、卖淫的流氓、男女混居的罪犯。他们这样帮助恶警,恶警就可以给他们减刑,或从外面买好吃的给他们往里带。我们在里面写的无数上访信都被恶警给扣押、当废纸扔掉了。劳教所里的物品价格比市场价高出一倍多,恶警们以此非法谋取着暴利。七月份我由于有对亲情的执著,心不正,被邪恶钻了空子,写了所谓的“决裂书”。2001年1月被家人接回家。看到师父的新经文,我在网刊登严正声明后又继续学法炼功,重新走入正法洪流,加倍弥补。

邪恶的610和片警多次上家里骚扰、摁手印、写保证,我一概不予配合。但因忽视了个人的修炼,又被邪恶钻了空子。2002年3月8日我被一群蹲坑的恶警非法抄了家,他们抢走一套师父的讲法录音带和炼功带,我被非法关进看守所。进去后我就绝食、绝水抗议对我的迫害,由于不知道自己的背后深深隐藏着怕被邪恶迫害的这颗心,而被加重迫害。绝食4天,所长找来我父母和我丈夫给我强行灌儿童喝的酸奶,我流着眼泪告诉家人和在场的恶警,我没有犯法,现在遭到的是无理的迫害,你们不分正邪、助纣为虐!绝食6天,公安局长带着一群恶警强行用车把我拉到了县医院,跟大夫说:“给她带点厉害的”,意思是想要破坏我的中枢神经系统。我完全不配合他们,几个恶警累得满头大汗把我强行按在床上,这时医生过来跟我说,你几天没吃东西,我们给你输点液补点糖。我反复告诉医生,我没有犯法,他们无理迫害我,保护大法弟子功德无量,迫害大法弟子会遭恶报,最后大夫对恶警说,她现在这种状态我们无能为力,你们先把她带回去吧。我又被带回看守所。之后,我被非法劳教一年,送去黑嘴子劳教所。

我看了师父的近期经文,但是我的人的求安逸心和自己对不起大法、对不起师父的悔恨心以及怕心形成了强大的执著,压得我透不过气来。可是慈悲的师父没有放弃我,功友没有嫌弃我。在师父的加持下、功友多方面的帮助和鼓励下,我通过不断的学法,冲出家庭的重重阻拦和邪恶的干扰。我真正体会到大法的威力,师父的慈悲呵护。写出来我的经历与同修们共勉,共同珍惜难得机缘,坚信师父,修好自己,为法、为众生真正负责。敬请功友慈悲指正。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