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和丈夫被恶警绑架折磨的遭遇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2004年3月8日】我是99年正月十五以后开始修炼的,修炼后身心得以净化。我以前患有风湿性关节炎、头痛和其它病,病好了后我们一家都开始修炼,四年里一点药没吃。

2003年12月15号,被恶人郑玉发举报,派出所来了三名警察,抄走大法书籍、明慧周刊和其它真象材料,并把我丈夫带上警车,他看准机会正念走脱。从那天开始,恶人郑玉发和他哥哥、弟弟经常监视我们家和邻居家,还经常往派出所打电话,警察常来骚扰,我们被迫流离失所。

12月30日,恶人郑玉发再次举报,派出所刘所长、孙某和一个矮个子警察在家里把我丈夫铐上,连打带拖地强行拖上车,又把我连拖带拽弄上车。上车后我们给他们讲真象,他们不让我们说话,姓孙的警察还打我一耳光。到了派出所后把我和丈夫铐在一起,姓孙的警察让我们靠墙站了很长时间。
后来他们开始给我丈夫录口供,我仍被铐在暖气片上,一段时间以后,我感觉四肢麻木,手和腿伸不直,心象是揪在一起。孙某说我在装。抽搐一段时间后他们把我丈夫叫来,问明情况后把我送到医院打了一针,之后又带回派出所。回来后继续逼我丈夫签字、按手印,不配合他们就又打又骂。当晚他们把我丈夫送进拘留所,我则在师父的加持下堂堂正正走出派出所。

2004年1月5日,队长将我骗到派出所录口供,又派警车到我家骚扰,我被迫再次流离失所。

在明慧网发表的作品版权归明慧网所有。明慧网会定期和不定期的对本网站所发表的作品集结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