谎言欺骗掩不住 累累罪恶必昭彰(二)(图)

——北京市法轮功遭受迫害综合纪实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2004年4月1日】(明慧记者任建综合报道)曾经有人以为,那些对法轮功学员大打出手的、惨无人道的迫害事情,是个别地区公安人员素质低下才发生的。生活在北京的人们,看到广播电视报纸上铺天盖地的诽谤诋毁法轮功的宣传,会勾起太多不愿回想的往事,更不愿去设想铺天盖地的诽谤诋毁后面所掩盖的残酷疯狂和血腥。但是,就在人们不愿去看和不愿去想的时候,罪恶就在京城发生着。

从1999年7月20日开始以后,首都北京因其具有的特殊性,一直是江氏集团用欺骗、掩盖和封锁极力制造和维持残酷迫害的发源地,也是其严密钳控的地区。近五年来,北京市不法之徒跟随江氏集团,不仅对北京市本地的法轮功学员,同时也对外地进京的法轮功学员实行了群体灭绝政策,进行了疯狂的迫害。江氏集团一方面精心粉刷“以法治国”的假象招牌,另一方面却不断发出加重迫害的邪恶指令,并用威胁家属、绑架知情人、统一口径制造谎言等等手段封锁真相,掩盖迫害事实,欺骗不知情的京城百姓和全国人民。

第二部分:各地进京法轮功学员在北京遭受的迫害

* 天安门广场公开施暴
* 发生在国旗下的罪恶─一法轮功女学员被当场打死
* 天安门广场公安分局里的残暴
* 派出所、看守所里的血腥
* 各地驻京办事处对进京上访学员的迫害
* 附录:各省、自治区、直辖市驻京办事处电话

从全国各地到北京上访的法轮功学员一路上受到各种盘查阻挠。各地地方官员会因为本地区有法轮功学员上访而受到来自“上面”的惩罚责难,致使各地在交通要道设置盘查关卡,拦截去北京的法轮功学员,通过强迫过往旅客咒骂、侮辱法轮功和法轮功创始人的手段,凡拒绝服从的便被认为是法轮功学员,不但没收随身携带财物,还要非法拘禁、遣送回乡。很多法轮功学员在家乡不堪种种罚款、威胁、非法监禁、毒打酷刑、株连亲人,或强送洗脑班等迫害骚扰而被迫离家出走或进京上访。有些法轮功学员为了上访,不得不避开正常的飞机、火车、长途汽车等交通工具,而依靠自行车或步行几十公里、数百公里到达北京。

到达北京后,却发现北京甚至中南海、天安门、前门等重要地段和旅游点都要求游人咒骂法轮大法及其创始人,很多旅店迫于压力不敢收留法轮功学员住宿,信访办成了拘留所的窗口,报了姓名住址则面临被遣送回乡继续受迫害,而天安门广场则成为便衣、警察、联防保安和武警们公开施暴的场所。被强行劫持到派出所、看守所的法轮功学员因为拒绝说出姓名和家乡住址,受到种种毒打、酷刑、侮辱、性骚扰和性侵犯;而在各地驻京办事处,法轮功学员经受的是又一轮精神、肉体和经济上的迫害。在天安门广场、北京的派出所、看守所,甚至在驻京办事处,都有法轮功学员被迫害致死的案例。这里摘录的只是进京上访的法轮功学员在北京遭受迫害的几个事例。

* 天安门广场公开施暴

北京石景山区一名51岁的法轮功女学员赵淑静,2000年11月18日下午2点左右独自一人去天安门广场向人讲清法轮功真相,被公安便衣打倒在地连踢带打。由于数人轮番踢打,当时赵淑静便昏死在天安门广场。醒来后发现已经被拖到警车上,鼻、口流血不止,浑身上下,衣裤和警车地板上都是血。昏迷时曾被搜身。后来她被拖至天安门派出所,派出所怕出人命,通知区里的片警将人领回。区片警见到惨状,拒绝领人。拖延至晚上8、9点钟时,天安门派出所才让她回家。五天后别人见到赵淑静时,见她右眼肿起,眼球外突充血,右脸浮肿呈球状,表皮紫色,上唇内有一寸长的口子,鼻梁肿痛,满脸脱相,右肩窝处内陷呈紫黑色。

有消息说,北京警察曾雇佣打手对法轮功学员进行毒打。一位在天安门广场被劫持的外地进京法轮功学员2000年12月31日下午曾在天安门公安分局看到警察分发“抓人的奖金”:“当警车开到天安门公安局门口时车停了,从院里出来一警察,手里拿着一沓儿钱走到车前给车上的六、七名警察每人400元,说是:抓人的奖金,你们辛苦了!说罢,车继续开到了海淀公安局拘留所。”

明慧网2000年12月15日报导,北京市通州一居民2000年10月初带十一岁的儿子在天安门广场围观歹徒残酷殴打法轮功学员时,被儿子一眼认出其中一个打人凶手就是他们从前非常熟悉的一个邻居,然而此人几年前就已因强奸和盗窃罪被判刑。该居民听到儿子的话极为震惊,赶忙带儿子返回天安门广场从远处辨认,确信此人就是那位当年的强奸盗窃犯无疑。

一位法轮功学员在天安门广场看到前门派出所警察对3个18岁左右的法轮功女学员大打出手,并揪住头发使劲往警车上拽,把头发揪掉了两撮。

2000年12月14日,目击者描述:靠近纪念碑处有法轮功学员打横幅。一个编号是051625的黑衣向打横幅的法轮功学员猛扑过去,一个飞腿将老人踹倒在地。还有一个黑衣正在检查外宾的摄象机,要求将刚刚录下的东西抹掉。另有一个武警和一个黑衣在说:刚才抓的那十二个带走了吗?等等。

一目击者描述12月26日上午10点40分左右在天安门广场,一法轮功修炼者被北京公安十九处警察残暴殴打,脑后部二寸有余的伤口血流如注,惨不忍睹。另一法轮功修炼者被打得面部扭曲,还有一名三十多岁的男学员被打得整个脸上和嘴里都是鲜血。

2001年1月1日,天安门广场上停了大量各式各样警车,还动用了公交大客车以装载被抓的法轮功学员。广场上的警察公开在广场对法轮功学员大打出手,一个女学生,被警察按在地上,用黑皮鞋跺她的头部和脸。每当一个学员站出来高喊一声“法轮大法好”,就立即冲上去四五个警察和便衣将其打倒在地,将学员抓上车,再由专门的清洁工用水冲扫地面上的血迹。除了有四处寻声追捕殴打法轮功学员的便衣和警察外,还有专门指挥警车的,专门拦住群众不让围观的,有专门查周围谁在照相的和抢行人照相机的。中午一名来自人民大学的日本留学生在金水桥拍摄法轮功学员被打的照片,后拒绝警察索要胶卷的无理要求,被带回公安五处处理。对于这一天广场上的暴行,法新社、美联社和欧、美、澳、亚、各大媒体都做了报导。

* 发生在国旗下的罪恶——法轮功女学员被当场打死

目击者描述,2001年1月1日上午10:30左右,天安门广场国旗护栏边,一位30岁左右的法轮功女学员,身穿红色登山服,下穿牛仔裤,在国旗下东侧展开上书“法轮大法好”的黄色横幅,同时高喊“法轮大法好!”旁边的国旗班武警立即跑上前狠狠的踹了她一脚,将她仰面踹倒,使其背部正好撞在护栏上,头挂在护栏链子上,当场气绝身亡。

在国旗周围的便衣和武警看见,赶紧驱散周围骚动的人群,顷刻一辆警用的依维柯开来,当时在场的一个便衣在对讲机中向上级报告:“不知发生了什么事情,车赶到现场时,人已经死了,腿在护栏里面,头在护栏外面……”

护栏旁边的一个十岁左右,短发,穿棕黄色相间格棉上衣的小女孩被发生的这一切吓呆了,一时不知所措。待他们将周围的成年人驱散后,独将小女孩留下,而那个打死人的军人还没到换岗时间就被替换下岗,不知去向。

* 天安门广场公安分局里的残暴

在天安门广场上被毒打、劫持的法轮功学员,被非法抓捕后第一站是送往位于天安门左对角偏僻小巷的公安分局进行搜身、审问。见证人描述说:

被抓者有的遭到一番拳打脚踢,有的被抽打耳光,有的还被戴上手铐,然后临时关押到地下室的一个不大的房间里。十几、几十乃至几百人关在这里,人多时,挤得落不下脚,不准说话,更不准交谈,不给水喝,不准上厕所,……否则,拖出去打一顿,酷暑烈日下被警察拉出去曝晒,寒冬腊月被警察当头淋湿。

天安门公安分局警察将被捕的学员集中关在后院里(其实,这里只是一条两端用高大铁门封闭,长约10米,宽约2米的露天小巷),然后一个个单独叫出去,带到地下室或二楼小房间进行毒打,数不清的拳打脚踢,橡胶棒抽打,高压电棒电,……常常是几个警察打一个学员,一直打到打手们累了,脚踢不动了,才暂时停下来。

有一位30岁左右,身体结实的法轮功女学员,打过第一顿后,隔一会又把她毒打一顿,歇一会,又第三次被毒打。好长时间,当这个女学员回到后院小巷时,已是脸色惨白,嘴唇乌黑,呼吸困难,两手扶墙,缓慢地,艰难地移动已不听使唤的双腿。过不了多久,打手们又把她带出去,第四次带到那个小房间里去了,……

有个60多岁的老太太也被他们抓进来。这位老太太,体形富态,脸色红润,行动利索,进来时,神情坦然,满脸微笑,是一位典型的北方善良老奶奶。可也免不了毒打。这位老奶奶被推出小房间时,已经昏迷过去。

凡是被关在后院小巷的法轮功学员,无论什么人——老大爷、老太太、小伙子、带孩子 的年轻妈妈,工人、农民、学生、干部……,都免不了被毒打。

有时,几个房间里此起彼伏传出惨叫声,散发出皮肉被烧焦的气味。

一位见证人2000年12月29日在天安门派出所看到一位法轮功学员手指被砍断:

有一个恶警抓住一位法轮功男学员(约30多岁,个头有1.78米左右,穿着皮衣)就往脸上、头上打,接着把他拉到了前屋里。大约半个小时左右,这位学员来到后院。因为我在前面一排,他走到我跟前对我说:你看我的手被他们砍断了。我看到一双手只剩下了两个大拇指。两只手都用布套着,这时鲜血已把布染成了深褐色,脸被打得起了两个紫包,嘴里流着血。当时我们真没想到天安门的匪警能够凶狠到如此地步。这哪里还是警察,分明比土匪还凶恶。

一位52岁的河北法轮功学员到天安门分局后,由于他不说姓名和地址,被警察在天安门分局连打3天,不让喝一滴水,吃一口饭。期间警察用警棍打他的背部及下身,还让他躺在地上,警察还用脚踩他的手,使劲拧,致使他左手留下5公分的伤口,手肿的不能抬起(见照片)……最后,警察往他的头部打了一针不知什么药,然后他啥也不知道了,醒来时,他才知道自己在北京一家急救中心……

2001年1月22日,他被当地公安局接回后,已经是奄奄一息了,只能喝一点水充饥,由于公安局怕担责任,就让他家人把他抬回家,尽管这样,警察还向他家属勒索钱财近2000元。照片是他回来后第3天即1月25日照的。

还有目击者描述天安门广场上警察为躲避国际媒体而采取的较为隐蔽的施暴方式:

天安门广场警察掩盖暴行的新花招主要做法是:让便衣装成广场上的小商贩观察哪些游客象法轮功学员;一旦有人被认定为法轮功学员,化妆便衣立即通知雇来在广场上游逛的流氓痞子上去抢劫学员的随身携带物品,造成混乱;警察随即赶到,并假意把法轮功学员及痞子一起带上警车“解决纠纷”,然后和痞子一起在群众和媒体视线不易触及到的警车内毒打法轮功学员。

* 派出所、看守所里的血腥

由于为法轮大法上访而被抓的人太多,以至北京市警方不得不将上访的法轮功学员分流至北京市各地的公安分局和派出所,有的学员又被转送到北京各地的看守所。

黑龙江省佳木斯市孙继宏被北京丰台区公安分局警察活活打死

在丰台区公安分局,黑龙江省佳木斯市桦南县林业局法轮功学员孙继宏于2002年9月25日被丰台区警察绑架到这里,后于9月29日被迫害致死。据知情人讲,孙继宏是被警察活活打死的。亲属看到孙继宏的遗体惨不忍睹,左脸上有三个洞,右脸上有三处烧伤,下颌和两眉中间也都有烧伤,左眉上还有一处很深的划痕,当时孙继宏的脸上被涂了一层厚厚的粉,连家属都难以确认,要求公安人员抹去粉后才辨认出来。

黑龙江省哈尔滨市王秀英被崇文区看守所灌浓盐水致死

在崇文区的角门看守所,一位黑龙江省哈尔滨市的法轮功学员王秀英2000年5月22晚被强迫灌高浓度盐水折磨致死,此事在2002年联合国人权监察专员年度报告中有记载:

家住哈尔滨市道外区的王秀英在2000年5月12日和另一位修炼者去北京。2000年5月13日她被抓并关押在崇文区角门看守所。她向看守所提出要求学法炼功和无条件释放。随后她们开始绝食。狱警给她们灌食高浓度盐水。王秀英被强行灌食6次,其中5次灌的高浓度盐水造成她严重脱水和昏迷。由于抢救不及时,于5月22日晚去世。

吉林省磐石市个体医生刘文生被朝阳区看守所公安殴打致死

在朝阳区看守所,2000年10月初,吉林省磐石市北蚂蚁村个体医生、60岁的法轮功学员刘文生在这里被活活打死。刘文生老人是2000年10月1日进京上访的,被送到北京市朝阳区看守所,10月5日其家属进京被告知是心脏病猝死,但在刘文生遗体上发现两肋和脖子有很重的伤。10月6日火化。

在丰台区的良乡派出所,一位法轮功学员2001年1月目睹了一位同伴因为拒绝说姓名住址被警察用电刑的经过:

(警察)拿着电棍不停的电她的双手、脸、嘴、大腿,电累了警察就上屋里休息15分钟。出来后恶狠狠的拿着电棍问她说不说,她还是不说。警察急了,命令小警察把她带进楼道里,距离我有十几米,把她的鞋扒掉了,衣服脱了。把两手分别和暖气管子铐在一起。然后就开始上刑。他们使电棍电她手,电的直冒火星,铐子直响,电了这手电那手,然后电嘴、电脸,她始终不说,警察气急败坏的又换了一个大电棍,电其下身、腿。然后电脚尖,这时又来了一个警察,把她的鞋扔了好远,两个人按着又开始电,继续用刑。

辽宁省的一名法轮功学员2001年7月投书明慧网,揭露北京崇文区前门派出所一名叫马曾勇(音)的警察于2000年12月初对法轮功女学员毒打和性侵犯。

文中说,两名受毒打和性侵犯的法轮功学员在2000年12月10日被转送到北京崇文区看守所时,看守所的警察看到她们面带重伤怕受牵连,要求前门派出所警察一同到医院去看她们身体检查结果:这样她们被带到北京博爱医院检查身体。当她们把衣服脱下检查身体时,在场的医护人员、警察都非常震惊,因为她们全身大面积淤血、呈黑紫色。这样的情况下暴徒也没放过她们,带着伤又被押回崇文区看守所。

一位法轮功女学员2000年12月1日在天安门广场被捕后因为不说姓名,被从天安门广场派出所地下室铁笼里送到位于北京西北郊的海淀看守所,并于第二天开始了反迫害的绝食绝水。这位法轮功学员投书明慧网描述在海淀看守所的经历:

“警察知道我绝食后就强行灌食,女警察恶语伤人,男警察把我大字形绑在铁床上,7、8个人按着我插胃管,灌的都是药味。男警灌食时用手狠狠捏我膝关节,痛的我浑身直抖,好象被捏碎了一样。还有一女法轮功学员被手脚铐在一起,头打得变了形,警察给她戴了一个大厚棉帽子,只露两只眼睛,随时都有被捂死的可能,手铐脚镣嵌进了肉里,渗出滴滴鲜血。她要上厕所,犯人说不报名不能去,命令一个大个犯人站在她的肚子上踩,一声声惨叫传出牢房。警察走过来,一看是打法轮功没出声走了。就这样她们每天都给她灌食,我们俩一共被强迫灌食9次,受尽了恶警和犯人的虐待和凌辱。24天后,我们凭着对法轮大法的坚信,闯出了海淀看守所这个魔窟。

以下几个片段也是有关海淀看守所对法轮功学员的残暴。

一位法轮功女学员是2000年12月29日被送到北京海淀区派出所的。她的预审是301室(两男一女)。提审时多次被毒打。一次提审时女预审令其脱下毛衣,只穿内衣。用电棍电其全身,将她电倒三次,每次都令其爬起继续电。后来又来了一个男预审将她再次电倒,同时拳打脚踢,这次毒打长达4个多少时。因她不配合强制灌食,管教给她戴上手铐脚镣,昼夜戴着。更卑鄙的是管教利用犯人毒打她。她的监号是402。该号的号长几乎每天都要毒打她,而且行为下流。

一位被关押在112监号的女学员,2001年1月3日中午被预审(210室)从号里提走,直到晚上才被抬回来。预审把她打得双手、双脚、两腿全都呈黑紫色;前胸、两肋、后背都是紫色的疙瘩。第二天管教送她到医院,以后就再也没有她的消息了。

* 各地驻京办事处对进京上访学员的迫害

中国各省级、甚至很多市、县级地方政府或其他职能部门,都在北京设有驻京办事处,有的在办公大院,有的在宾馆大厦,分散在北京城区和近郊各地。在江氏集团对法轮功的迫害中,许多在家乡投诉无门,历尽艰辛到北京上访的法轮功学员,在遭受天安门广场警察的毒打和非法抓捕后,面临的是各地驻京办事处的精神、肉体和经济上的迫害。

在各地驻京办事处对法轮功学员的迫害中,最常见的是搜刮勒索钱财和体罚毒打。有一些地方驻京办事处的迫害直接导致法轮功学员在被关押期间死亡。以下是见证人描述的几个片段:

黑龙江省双鸭山市一位法轮功学员2000年底进京上访,在遭受天安门广场公安分局、沙河劳教所、昌河县公安局巡察大队等地毒打酷刑,被迫说出姓名后,被关押在双鸭山驻京办事处地下室(左各庄市场旁边)。他写到:白天不论男女老少、我和妻子以及我十多个月的婴儿等所有法轮功学员都被关押在一个不到10平方米、没有窗户的地下室里,还要交45元行李费、每天45元食宿费。

另一位曾关押在双鸭山驻京办事处的法轮功学员是一位孤寡老人,靠每月一百多元钱维持生活,2000年6月借了500元钱到北京上访。老人回忆在驻京办事处的经历时说:办事处的一个女工作人员先是勒索了61元车费,然后又搜走了身上的二百多元钱,最后还索要3000元罚款。长胜乡一位姓周的老太太也被搜走270元,又被迫交了3000元罚款。由于我家里拿不出高额罚款,不准家里人接,被驻京办事处非法关押了12天,后来又送到拘留所15天。片警继续索要3000元钱。

2001年初,几位湖北籍法轮功学员在天安门广场被非法抓捕,先被北京警察仔细搜身一次,确认是湖北籍后,被湖北驻京办接管,又强行搜身,掠夺法轮功学员随身所带的财物。一位学员因身上只有一百多元钱,而引起湖北驻京办事处警察的不满,竟不知羞耻地说:“难道你只带这么点钱出门吗?”还有的学员被搜走三百元、二百元不等。

成都驻北京办事处的警察雇佣流氓打手,采用私设公堂、滥用刑具、严刑拷打、刑讯逼供等手段。有见证人说,这些打手会随时任意对学员非法搜身,强行掠夺学员随身携带的钱物,每天以层出不穷的各种名义收取学员费用。对学员动辄以断绝饮水,禁止上厕所等非人道的手段进行迫害。肆意谩骂不绝于耳,侮辱方法层出不穷。尤其对老年法轮功学员特别残忍。成都市成华区6位老年法轮功学员杨××(女,57岁)、文××(女,73岁)、张××(女,62岁),石××(女,57岁)、杨××(男,62岁)及穆××(女,57岁),2000春节前因为去北京讲清真相被抓。六位老人在被押到成都驻京办事处之后,被搜走身上全部现金。57岁的穆老太太就因为盘腿炼功,被拳打脚踢,还被铐在篮球架上,人几乎悬空,整整饿了一天。成都512厂刘作宽进京上访,被关押在成都市驻京办处,因坚持炼功,遭到看管人员毒打,并双手反铐数小时,以致双手长期无法恢复正常功能。两名年轻的男学员被高高地吊铐在一根粗大的不锈钢横梁上,脚跟难以着地。一个打手对他们大打出手,其中一名学员的眼镜被打烂,破碎的镜片划破面颊,顿时血流满面。另外一名学员的手臂被打到玻璃上,血流如注,染红了雪白的衬衣。两名学员被铐住的手,韧带已经露出,整个手臂发紫。30多名法轮功学员被关押在不足10余平方米的小屋内,高温酷暑,空气闭塞,拥挤不堪,无处容身。

河北省沧州办事处公安向进京的法轮功学员每人索要2000元罚款,并让当地派出所转告学员亲属晚接一天多交200元,而且让亲属或单位自己出车来北京接人,还扬言如不交罚款就判劳教。有亲属来京后看到许多大法弟子身上带伤。

1999年12月,在河北省石家庄驻北京办事处,一个随母亲到北京上访的9岁的小男孩,被公安上手铐长达4个多小时。

广东省驻京办事处在岭南大厦。一位见证人描述这里黑暗不通风的地下室里关押法轮功学员的情况说:“进大门后就把我送到楼下地下室。在那里已经关了好几个法轮功学员,还有几间地下室也关有学员,大概有五间吧。如果不开灯的时候就是一片漆黑,没有通风的地方,只有一间(在进地下门的右手边的大厅内设一间)有半个窗,其余房间都是黑的,他们也不给开灯。等当地派出所来接,有的时间长达半个月,还专门有保安人员把守。若有法轮功学员绝食不吃饭,他们就拉出去打,或在北京寒风中受冻。”

广州市芳村区文化局办公室主任、法轮功学员王忠诚2000年春节期间到北京上访时,遭公安部和广州驻京办的公安人员多人围攻、殴打。知情者说当时场面惨不忍睹。王忠诚后被秘密判劳教两年。在广州花都赤坭劳教所每天强行劳动十五小时左右。

湖北省十堰市公安局驻京办事处警察沙××将被非法劫持在那里的法轮功学员的外衣裤及鞋强制脱下来拿走,让学员光着脚站在严冬的地上。一位见证人在描述被劫持在那里的法轮功学员遭受警察沙××、郑X等的体罚、毒打时说:“就这样打了一次又一次,他们每人也记不清共挨了多少警棍,他们身上被打的象染房里染出的青蓝布的颜色和肿块……由于是将学员用活手铐始终铐在一起,最后在解手铐时,其中一人的手腕已被活铐吃到皮肉里面去了,半天解不开,脱不下来。”

某些地方政府驻京办事处还为了隐瞒封锁本地区为法轮功上访的人数,和北京警察交易,以数百元至数千元人民币一份收买法轮功学员上访登记表,而后将这笔费用强行转嫁到被非法劫持的法轮功学员身上。例如2000年4月26日,湖南省衡阳市公安局驻北京干部罗海滨,将几位来自当地的法轮功学员从天安门广场公安分局接出。在回衡阳市驻京办事处的路上,罗用手机向衡阳市 6.10办公室汇报:今天拿回X张上访表,每张花1500元。事后,强迫被接回的法轮功学员承担买表费用。

在已经传出的900多名被迫害致死的法轮功学员中,有多名是在各地驻京办事处期间致死的,仅举几例:

重庆市三名法轮功女学员,江北区江北城的李桂华,47岁,江北区观音桥的夏卫,43岁,长寿县的余香美,35岁左右,都是在1999年9、10月间去北京上访,10月下旬到11月期间被抓,被劫持在重庆驻北京办事处期间死亡。公安通知家属去北京认尸体,但威胁不准外传。

林令梅,女,黑龙江省勃利县法轮功学员。2000年5月中旬林令梅进京上访,被接到黑龙江省七台河市驻京办事处,在被非法关押期间死亡。林令梅死时的姿势是双手铐着,仰面朝天后背插在办事处下的铁栅栏上,惨状目不忍睹。

王国平,男,40岁,吉林省法轮功学员,是舒兰市一名电工。1999年9月去北京上访,几十天后,被警察绑架到吉林驻京办事处,受到各种刑具毒打、脱光衣服泼冷水,摁便桶等人身侮辱,于1999年10月17日被逼从吉林驻京办事处大楼八层坠下身亡。

崔国庆,男,36岁,吉林省法轮功学员,家住吉林市昌邑区永强小区。2000年7月5日去北京上访,7月7日在天安门广场拉横幅被抓。当天晚上被送往密云,7月11日上午10点钟左右被接到吉林驻京办事处,关押在8楼。11点钟提审,回来后崔国庆跟其他法轮功学员说,警察逼问其他法轮功学员的情况,并要他骂法轮功及法轮功创始人,否则就采用各种花样打他。他说:一个修炼的人怎么能骂老师骂大法呢?下午1点左右,他被第二次提审,没有再回来。其他法轮功学员回来后发现崔国庆的两只鞋和鞋垫被扔在门口一米外的地方,人却没有回来。

吕素秋,女,46岁左右,吉林省法轮功学员,家住吉林市昌邑区延安街。2002年2月家属接到派出所通知:吕素秋在吉林市公安局驻京办事处死亡,让家属前去处理后事。

古家红,男,27岁,湖南省法轮功学员,长沙市中国建筑第五工程局三公司锅炉工。古家红1999年12月进京上访,被关押在长沙市驻京办事处六楼。12月8日凌晨从六楼坠下身亡。 详情待查。

* 附录:各省、自治区、直辖市驻京办事处电话

吉林驻京办事处──地址:海淀区北太平庄七省大院, 电话: 10-6201-1085
上海驻京办事处──地址:西城区北长街前宅胡同7号,电话: 10-6605-7046
天津驻京办事处──地址:和平里西街小黄庄路1号, 电话: 10-6423-7282
重庆驻京办事处──地址:东城新中西街2号, 电话: 10-6506-1182
河北驻京办事处──地址:东城区黄化门街锥把胡同甲1号,电话: 10-6403-1304
山西驻京办事处──地址:西城区西板桥景山西街16号, 电话: 10-6401-4647
内蒙驻京办事处──地址:崇内大街47号, 电话: 10-6524-3921
辽宁驻京办事处──地址:东单麻线胡同15号, 电话: 10-6524-1409
吉林驻京办事处──地址:海淀区北太平庄七省大院, 电话: 10-6201-1085
山东驻京办事处──地址: 海淀区北太平庄七省大院, 电话: 10-6201-1021
浙江驻京办事处──地址: 海淀区北太平庄七省大院, 电话: 10-6201-1037
江西驻京办事处──地址: 海淀区北太平庄七省大院, 电话: 10-6201-1070
湖南驻京办事处──地址: 海淀区北太平庄七省大院, 电话: 10-6201-1077
江苏驻京办事处──地址:安外大街甘水桥江苏饭店, 电话: 10-6422-4807
安徽驻京办事处──地址:朝阳区惠新西街1号,电话: 10-6496-5588
河南驻京办事处──地址:朝阳区潘家园华威里28号, 电话: 10-6775-1188
湖北驻京办事处──地址:白石桥路甲44号, 电话: 10-6217-2288
广西驻京办事处──地址:东三环中路双花园南里6号楼, 电话: 10-6771-5603
广东驻京办事处──地址:西三环岭南路36号, 电话: 10-6841-8097
四川驻京办事处──地址:建内贡院头条5号, 电话: 10-6512-2361
贵州驻京办事处──地址:北三环东路和平西桥樱花街18楼,电话:10-6442-6679
云南驻京办事处──地址:东花市北里8号楼, 电话: 10-6711-3322
西藏驻京办事处──地址:西城区鼓楼西大街149号, 电话: 10-6401-9831
陕西驻京办事处──地址:朝阳区北三环东路17号, 电话: 10-6421-5714
甘肃驻京办事处──地址:朝阳区北三环东路17号, 电话: 10-6422-3878
青海驻京办事处──地址:朝阳区北三环东路17号, 电话: 10-6442-7188
宁夏驻京办事处──地址:安定门内大街分司厅胡同15号, 电话: 10-6403-5587
新疆驻京办事处──地址:海淀区三里河路37号, 电话: 10-6833-2266
黑龙江驻京办事处──地址:复兴门北大街5号, 电话: 10-6802-6116
福建驻京办事处──地址:体育馆法华南里18楼, 电话: 10-6714-8823
海南驻京办事处──地址:安定门外大街甲188号,电话: 10-6426-1368

在明慧网发表的作品版权归明慧网所有。明慧网会定期和不定期的对本网站所发表的作品集结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