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东莒南农妇自述遭迫害经历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2004年4月1日】
  • 山东莒南农妇自述遭迫害经历

  • 山东莒南恶人恶行:无钱可掠,农家花生米亦不放过

  • 山东莒南农妇自述遭迫害经历

    文/彭秀臻

    我叫彭秀臻,女,53岁,98年开始修炼法轮大法。没炼功前,身体很弱,身患多种疾病,每年秋收后、春节前这段时间,我就得去医院打吊瓶,活不能干,没法照料家。

    98年夏天,我幸运得到李洪志师父传的法轮大法。自炼功后,我肚子疼病、血压低、发晕等病症,不知不觉全都好了。从此,我们家庭和睦,日子过得红红火火。老伴亲眼看到我炼功身体与思想的巨大变化,也开始修炼。

    99年7.20,江首恶起了妒嫉心,疯狂地镇压法轮功,我家的日子不好过了。筵宾镇派出所所长鲁同杰、镇长鲁书生,派出所副所长田军,多次随便非法闯入我家,非法监督我,弄得全家不得安宁。弄得村子一片乱。村民纳闷:“这么好的人家,派出所这么乱窜,究竟到她家干什么呢?”我家院子小,他们八、九个人一块非法进入我家,鸡也被它们吓跑了。

    2000年正月二十三,我去北京上访,被恶警扣住三天,后被莒南县公安局的恶警带回,把我非法拘留了15天。在拘留所因炼功,被恶警打板子,绑在柱子上三个小时,然后被关进独间黑屋子。

    我炼功,信仰法轮大法没有错,恶警与打手们老是今天来我家一趟,明天来我家一趟,扰得我们没法正常生活。

    2000年6月22日,筵宾镇办非法洗脑班,镇长鲁书生逼我们写保证书。我不配合他们,鲁书生逼我站在暴雨下淋了四个小时。冻得我浑身直哆嗦。鲁书生扬言说:“我不信淋不出病来,反正上边说话了,死了就死了,死了也赖不着,死了算自杀。”这些恶人和江××一样狠毒!我被它们非法强行办了五次洗脑班,,后来我被逼得流离失所15天(晚上在人家房檐下过夜)。他们找不着我,又非法把我十岁的儿了带到大队办公室,进行恐吓、审问,吓得孩子直哭。一家人被邪恶拆散,孩子上学连饭也吃不上。

    邪不压正,邪恶的江氏犯罪集团迫害善良、镇压无辜必会受到法律的严厉惩罚。


    山东莒南恶人恶行:无钱可掠,农家花生米亦不放过

    文/莒南县十字路镇西连汪崖 何仕存

    我98年开始修炼法轮大法,身心各方面受益很大。因进京上访,我在1999年12月17号被非法拘留15天,随身所带的现金也都被搜去(200多元钱,数字不详,他们有记录)。一起被非法拘留或关押的有孔祥金、公茂秀、纪兴彩、韩纪云、王建英、王永宁。期满后回家被本村书记何迎祥罚款130元钱,没钱就拿走了我家75斤花生米。被上门称花生米和遭受罚款的大法弟子有孟庆云、孟庆青、何仕冒、何仕永、何仕存、李俊良、何怀良、孟凡成、何仕园。

    这之后我又多次遭到邪恶骚扰,2003年3月15日我在家干活,被洗脑班和镇南派出所七八名歹徒非法抄家,并被绑架到原官坊敬老院非法洗脑班,洗脑班邪恶之首孙希可用尽一切手段迫害大法弟子。

    遭强迫洗脑的有刘美玲、王守芬、刘玉桂、郑世宽、崔学芝、朱有奎、韩太英、李从芬、昝清菊、肖明霞、韩秀英、刘怀花等。县城有工资的他们就罚款3000元,农村的就罚款2000元,我交了1800元才放人。

    在明慧网发表的作品版权归明慧网所有。明慧网会定期和不定期的对本网站所发表的作品集结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