哈尔滨女子监狱九监区恶警教唆刑事犯人迫害大法弟子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2004年4月12日】2004年2月8日,大法弟子王玉卓,王金范,崔敬莲去找大队长(颜玉华)谈话,被拒绝,说是没有时间。后来大队长颜玉华单独把崔敬莲叫下去说,问是什么事,崔敬莲说蹲报点名的事(因为我们不是犯人,不应该被当做犯人对待)。大队长说这个我早有准备。后来,大法弟子姜敏善,刘坤,蔡密,王金范找当班干部(张晓娟、杨凤珍)谈话,她们又说没时间,因为当天搬家,由车间搬进新楼。当晚,刘坤,聂绪(同音)梅,程小云,刘杰相继遭到迫害。还有张桂芹、董林桂,战杰,杨战平。

聂绪梅和刘坤都是相继从床上(是上铺)被抓着头发拉下来的,当时聂绪梅的头发被一个叫侯桂芹的刑事犯拖出了血,刘坤也是被拖出去的,王丹、赵学玲这两名刑事犯打大法弟子打的很重,用脚往她们身体各个部位上踢,巴掌往脸上打,把她们几个拖到一个小屋中(没有监听和监控)强行戴上了扁担铐,然后让蹲着,大法弟子不屈服,恶警又是一顿毒打,可是大法弟子呼喊的“大法好”“法轮大法好”“法轮大法是正法”“刑事犯不该打人”的声音一声声传出,震撼着无知的世人。恶徒又强行打她们,甚至将她们推倒在地,推倒在地的过程中姜敏善的脚被弄伤,可是大法弟子没有一个还手。恶徒们害怕人看见他们对待大法弟子的邪恶行为,所以不让那些别的屋里的大法弟子(分为8个组,每组都有大法弟子)出来。

蔡密第二天早上和姜敏善被强行拖出工,晚上因不报名,被关进小屋,后来刘坤去了,听蔡密说:把她身体90度角用绳子捆上,扁担铐铐上之后,刑事犯用脚往铐子处打,把手都打坏了,一个叫龙娟的犯人打了蔡密几十个巴掌。

在这期间一个叫张素丽的教导员在和聂绪梅的谈话中,两个犯人打聂绪梅,聂绪梅质问他们:凭什么打人,谁赋予你们的权力,当时这个张教导员说:政府干部赋予的权力,颜玉华大队长也在跟前。在和大法弟子战杰谈话中,这个张教导员对犯人说,你们打人别当我们面打,我们不在时你们再打。有一天一个叫程平的刑事犯,因为说同情法轮功,被张教导员和何大队长,还有一个叫刘畅的干部打了几十个巴掌,他只是一个常人,只因同情大法弟子,就遭到了打骂。后又因一个刑事犯不参与打法轮大法弟子被骂,这些恶警不但自己打大法弟子还利用犯人对大法弟子犯罪。

现在有一部分大法弟子已绝食4天,要求得到合理的答复。

12日当天有几个大法弟子被杨凤珍干部骗去量血压,其中大法弟子付丽华在办公室内被强行灌食,我们大法弟子的慈悲,善良,却被她们利用,成为迫害大法弟子的借口,让她们有充分准备迫害大法弟子。

2月12晚,有几名大法弟子被强行灌食,她们是:付丽华,孙凤玲,王玉卓,王金范,崔敬莲,石立军,张桂芹,孙春(音同)环,邓建梅。2月13早,燕秀华被强行抬出工,四五个人抬,张素丽被那几个人拖在地上拖着走,中午犯人下楼抬布,楼长组长让所有法轮功学员都跟着下楼,不下楼不到外面抬布就骂,骂得很难听,以前大法弟子从来不下楼,无论装车还是抬布。

姜敏善,刘坤,王影,何文玲,吴桂艳等一些大法弟子正在绝食抗议迫害,所有干部都不让大法弟子说话,和她们谈,她们以各种借口拒绝不接待,我们平时是可以闭眼发正念的,可是现在一闭眼恶徒就骂。2月14日程小云早上被拖出工,一个姓寇的干警让犯人拖着大法弟子程小云走,两个刑事犯王丽丽,关小伟便把她从二楼上拖着走了下来。

2月13日姜敏善,刘坤,崔敬莲,吴秀华,孙凤玲,荆秀云,吴桂艳等十几人被灌食。

2月15日,刘坤闭眼时被纪威然(织布组犯人的组长,刑事犯)用5公斤的一桶水从头灌到脚,全身上下全部湿透,连鞋里都是湿的。

有一天狱长来了,刘坤想找她谈话,可是她说:“你认罪吗?不认罪就不接待。”言外之意,只有打人、骂人的人才能跟他说话,犯罪的人才能跟她说话,那么他是否也犯罪了呢?

我们现在仍不报名,不蹲,名册上写着大法弟子×××。因为我们拒绝报名,恶警们就株连刑事犯人, 有的刑事犯是指着分减刑回家的。2月19日,有的犯人在地上跪着不让起来。

五联保(以前叫互监小组)现在监视大法弟子,上厕所,打饭,干什么都跟着。

迫害大法弟子的恶警名单:
干警:张素丽、张晓娟、刘畅
大队长:颜玉华、何松梅、张素丽
干部:杨凤珍、张晓娟、贾文军等十几个干部
狱长:徐文龙、郑杰、徐龙江
迫害大当弟子的刑事犯:杨晶、侯英丽、侯桂芹、赵学玲、吴晶、龙娟、郭英、王丹、徐真、石清华、关小伟、王丽丽、齐淑文、罗云玲、她们用胶带粘我们的嘴,打我们,骂我们,迫害我们。
被迫害的大法弟子:刘坤、蔡密、姜敏善、聂绪梅、董林桂,刘俏俏、程小云、刘杰、战杰、杨战平、荆秀云、周燕、张桂芹、邓建梅、燕秀华、崔敬莲、王金范、王玉卓、石立军、孙春环…………等大法弟子都遭到了轻重不同的迫害。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