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因坚持信仰说真话 被非法抓捕八次、非法劳教两次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2004年4月13日】近来海外大法弟子起诉江泽民,江××对法轮功的迫害罪行铁证如山,以下我提供自己遭受迫害的事实。几年来,我因修炼法轮功,坚持上访说真话、对人们讲真相,被非法抓捕八次,两次被劳教,第一次劳教一年,第二次劳教三年。

回忆一:

我是吉林省白山市露水河大法弟子,那是2000年元旦,我进京上访,在天安门一天,看到到处都是警察,也到处都是护法的大法弟子,依维柯车横冲直撞着抓捕大法弟子,接连不断地有大法弟子走出来高呼“法轮大法好,法轮大法是正法,还我师父清白,还大法清白!”警察、便衣毫无人性的毒打大法弟子。晚上府右街放礼花,天安门广场开始戒严,没有一点节日的气氛,充满了杀气。我看见有的大法弟子进广场打开横幅,被警察野蛮地毒打后拉上依维柯车。

我也想打横幅,可没等打开就给警察抓住拖到了车上,带到了广场前一个派出所,关到好象是一个后院里,不一会就有四十多名大法弟子关在那里。大家在一起背《论语》背《洪吟》。大法弟子把随身带的横幅一个接一个打开,不干胶真象贴在身边的墙上,警察打大法弟子时大家一起保护同修,喊“不许打人,打人犯法”。晚上警察用大客车把我们送到北京南边一个看守所。在那里警察不给饭吃,没有被褥冻了一宿,第二天早上被转到了怀柔看守所。

到了怀柔看守所是早上八点多,警察给每个大法弟子编了号。等到给我编号时已经排到196号。他们开始野蛮搜身,每个大法弟子都被剥光衣服,钱和物品全部没收,随身带的日用品全部扔掉。衣服扣全被警察剪掉。他们开始问姓名、住址和照像。所有大法弟子没有一个说出自己的姓名住址。大法弟子互相交流:我们不是罪犯,不配合警察所有的要求,我们要绝食、绝水、不照像。抵制警察的非法抓捕。警察开始打我们耳光,我就是不照像,当时只有一念,我走出来晚了,对不起师父,对不起同修,让同修遭受了那么多魔难。眼泪止不住地往下流。我们在外面站了整整一天,警察不让上厕所,北京的天气尘土飞扬,天上的太阳暗淡无光,身上厚厚的一层尘土,嘴被风吹得裂开了口子,脸爆皮了。一位六十多岁的老大娘口吐鲜血倒在地上。直到晚上八点恶警多才让我们进屋。

这屋里的墙上、板床上、监规上到处都写满了师父的经文,还我师父清白等字迹,不知关押过多少大法弟子了。晚上更难熬,已经两天没吃没喝了。四面通风,墙上有一条二寸多宽的大缝子,没有被褥,只有随身穿的衣服,大板床冰凉冰凉。大约早上三点多钟,我就起来炼功,因为在家的时候我每天都是三点多钟起来学法炼功的,一个大法弟子无论在哪里都得学法炼功。值班干警开门进来不许炼功,他的警号是059812,他就开始打大法弟子,最后把我拖出去打,打耳光,我耳朵被打肿了,牙全被打活动了。他一边打一边问我炼不炼,我说炼,他就打,用脚踢我的腿,用手狠命扇脸,脸耳朵被打肿,他骂我太犟,最后只好把我送回号里,我一进号看见所有的大法弟子都在打坐炼功。当时我只觉得大法弟子真了不起,同时也悟到自己的不足,我们是行使公民权上访,不是犯罪,所以否定警察对我们的监规,每天就是学法炼功,绝食绝水。

提审过程中,恶警罚我“放飞机”,就是两只手向后上方伸直,头向下蹶着,让我说出地址姓名放我回家,我不说,警察又告诉我说,你说个假名放你回家,大法弟子修炼真善忍不说假话。每天提审两个小时,晚上炼功被罚浇凉水,值勤警059812进屋打大法弟子,同修不让,它便喊出犯人打我们,每个人都被浇凉水,头、身上、鞋里面,有的同修来例假警察不给纸用,照样浇冷水。警察拽开我的衣服领子打开自来水管往我身上浇凉水,每浇一盆水我就象掉进冰窟一样难受,呼吸象要停止,心揪在一起。我仍然盘腿坐着,它就开始踢我的腿,穿皮鞋狠命踢我双腿,腿被踢得不能行走,皮肤变得象紫茄子色一样,一动也不敢动。059812号恶警揪著我的头发后用脚踩我胸口取乐。

经此对大法弟子的折磨,看守所变成水牢,16名大法弟子全身湿漉漉的,有的同修开始发烧,咳嗽。此事并没算完,警察不让穿鞋,把我们光脚拖到雪地里冻了两个小时。天亮了,继续被提审,恶警要求点名答到,我们不答到,警察指使犯人毒打大法弟子,出牢房双手抱头,不抱头照旧挨打。绝食第四天被野蛮灌食,插管时被四个刑事犯摁在地上,警察还扬言要惩善扬恶。他们把我拖倒在地上,头、手、脚被10多个人粗暴地死死地按着,一缕缕头发被揪了下来,差一点憋死。灌的是苞米面盐水,插管时从鼻子插到口腔伸到胃里,下管后呼吸不了,整个人憋的象要炸开一样,眼睛象是要鼓出来一样。旁边一个犯人说她不行了,才把管子抽出来。 我缓过一口气,恶警继续把管子给我下到胃里。我浑身无力鼻子口里全是血。灌进去吐出来,继续灌反复折磨,插管,恶警得意地说不吃饭插几次管胃粘膜就会被插坏,看你们吃不吃。他们全然不顾人的死活。恶警叫嚣不吃饭灌一次100元,灌完后被拖到外面扔到雪地里冻着,我们随身带的现金全被警察扣留。

我们每天都被拉出去灌食,和我们一起绝食的有20多名大法弟子。我们天天在一起学法、背法、切磋,同修教我背会了《论语》、《位置》、《大法弟子的正念是有威力的》、《正法时期大法弟子》、《大法坚不可摧》、《路》、《洪吟》等师父经文,使我提高很快。这样持续了半个多月,直到有一天看守所不耐烦了,因为在怀柔这样大面积、长时间绝食还是头一次。

第二天,我们大家都抵制灌食,看守所急了,叫来好多犯人来镇压我们。他们象土匪一样对我们连拖带拽、连踢带打。我是大法弟子不是犯人,他们不应该这样对我。早晨起来,狱警把所有的大法弟子都拖出去光着脚去冻,不许穿鞋。由于我们不断地跟犯人洪法、讲真相,他们转变了思想,他们看我没穿鞋,找付手套给我垫脚。第二天我被提审,他们又冻了全体大法弟子两个多小时,在这里只是简单地回忆。

大法弟子陆陆续续都被无条件释放,大约有200多名功友,我被关押15天也无条件释放了。在师父的慈悲呵护下,当晚我就买到了回家的火车票,而且是正座。正值春节期间车票非常紧张,并且我爱人去北京找我也是同一天到家。回到家里功友都认不出我了,因为我被折磨得不象样了,衣服也被警察撕得象叫化子一样。6岁的女儿看见我被打得遍体鳞伤,哭了半个多小时,手摸着我的伤一遍又一遍地说她恨警察,我的家人也流泪了,还有功友她们更是心痛,打我的警察还有059816、059817。在这里最牵挂的是一名得法二个月的东北大法弟子,在家是开出租车的,她被警察毒打两个多小时,警察说你不怕死看守所外面有一口井你敢不敢跳下去……此后再也没回来,迫害过去这么长时间不知道你现在怎么样了,希望早日看到你的消息。

回忆二:

回到家第二天派出所所长王铁生就派警察找上门来让我到派出所写保证,再不进京。我和我家人一起到了派出所,我没写就回家了。又过了两天警察又找上门来要把我送到看守所,在走廊里3个人看着我。当时我就想不能被他们带走,就这样我堂堂正正地又走出了派出所。我把我进京所见到的大法弟子的壮举告诉同修后,又走出了一批大法弟子进京上访。

我从派出所出来后,又坐火车去了北京。走的时候约了功友一起进京到北京后等功友。晚上我去发廊剪了发,买了广告粉和一条黄色的长围巾。找了一个卫生间自己写了一个条幅带在身上。在广场徘徊很长时间,又冷又饿,心里想师父啊我该怎么办?住宿没有身份证,正在犯愁,迎面过来了两个男人问我住宿吗?我说我没有身份证,他说:“我知道你是好人,你是东北人,白天有一个法轮功打着横幅在广场跑,后边跟了一大帮警察追,了不起。昨天上午抓了300多法轮功,你别吱声我给你找地方住。”他把我带到他家里住了一宿,早上起来不到四点我就又去了天安门。我遇上了一位不知名的外地功友,她进京上访六次,为了不影响游客看升国旗,在仪仗队刚走出天安门门洞的时候,我喊出了心底最想说的那句话“法轮大法好!还师父清白!还大法清白!”刚喊完就被警察拳打脚踢揪住塞进车里。

这一天就是所谓王进东“自焚”的日子,广场东边有一大排依维柯车把广场挡起来只留一个出入口,由警察把守。西面是一排轿车,看升旗的也不过30多个人。

我俩被警察抓上了车,后被送到看守所,开始问进京几次,姓名、住址,我不说他们就开始打,揪住头发往墙上撞,一个警察喝的醉醺醺的并扬言要打得我爬着回去,提审我的预审员是302室一个大个子。我被打得头痛头晕,站不起来,吃饭喝水全吐出来,管教怀疑我是装的。在这种情况下管教命犯人把我拖出去灌食。灌完后又吐出来,狱医检查是脑震荡。他们以治疗为名对我进行迫害,我不打针,他们就把我绑在床上,不知兑的什么药水,只听医生说不吃饭行,给你兑上点红的黄的,每滴一滴都疼痛难忍。后来我悟到再毒的药对大法弟子也不能起作用,也就不痛了。我昏昏沉沉躺着,滴水未进,18天的时候身体明显虚弱,经常昏迷不醒。他们把我送到北京一家结核医院用手铐脚镣把我铐在床上,同去还有两名大法弟子。每天都有人给我们抽血,抽静脉血每天抽两次,还抽很多。我们悟到这是迫害,抗议他们的罪行,不打针,不抽血,质问他们为什么抽那么多血。在他们的所谓治疗过程中,我的身体越来越虚弱,一次次昏迷,师父一次次救我。在医院碰到和我一起在天安门打横幅的同修。恶警对她侮辱谩骂,要给她灌食,她不从,过来四个恶警摁住她的手脚把她绑在床上,下胃管灌食,从下午一点下上胃管一直到晚上十一点多,胶皮管在胃搅的她恶心,我们眼看着同修受苦却无能为力,因为我们都被大字型手铐脚镣锁在铁床上。后来才知道她已进京六次。在这里借明慧一角,问一声同修你还好吗?事情虽然过去2年多了我依然很惦记你,不知你现在怎么样了。海淀看守所怕我生命有危险承担责任,通知当地派出所把我接回来关押在抚松县看守所,在那里我继续被关押七天,抚松县看守所怕我死在里面承担责任,公安局谷宪斗让家人交3000元钱不开收据让家人把我接回。共被非法关押28天。

回忆三:

2001年4月份我坐火车,在车上看书,被乘务员举报,乘警把我抓去乘警大队。下车后我正念走脱,后来这名乘警遭报放到地方值勤去了。

回忆四:

后来坐火车巧遇一位鞍山市听过师父讲课的人,4-25以后不学不炼了很可惜,当时就和他交流,被列车员发现叫来警察。我正面与警察洪法。这一次我没跑,而是和他们一起到了乘警大队。在火车上我发了一晚上正念,早上一到乘警大队他们有一个记录本上边有我上次跑走的记录,我的姓名住址都在上面,因为上次是出门办事,所以身份证、户口本全带在身上。当时是早上5点多钟,就想发正念必须马上放我走,我要用神的正念正行走出去,决不能让他们查出来。就这样不到20分钟,他们就把我放了,我悟到主佛的慈悲是洪大的。

回忆五:

在做大法工作的过程中,由于同修承受不住折磨把我说出来,抚松县政保科张爱民到我家搜家。把我家一台清华同方电脑和喷墨打印机搬走,当时我去取大法资料没在家。他们刚走10分钟,我就回来了,然后我就躲到了我弟弟家。警察又找到我弟弟家。当时许多大法资料、现金都在炕上,来不及收拾,我就跑到房前小树林里发正念,他们果然没进屋,我开始了流离失所的生活。

回忆六:

在流离失所这些日子里,无论走到哪里真相就讲到哪里,贴到哪里,听说哪里有违心写了“保证书”的学员就去哪里和他们交流,使他们回到正法行列当中来。我在敦化市大石桥贴真相时被恶人举报抓到了敦化市刑警队,同时还有两名同修被抓,一名正念走脱,另一名被劳教。恶警在审问我的过程中用电棍电,套塑料袋、坐铁椅子、头上扣铁桶敲、浇凉水、背手铐。头发被电焦,脖子上被电起水泡,恶警用手拍破接着电。嘴被电得至今仍有疤痕,手被铐子勒起了血泡。恶警用烟头烧手指甲,恶警一边折磨我一边狞笑。长达一天的折磨后被送进看守所。看守所不收,公安局金局长给看守所打电话,就这样我被强行关进敦化市看守所。由于他们折磨得非常严重又把我送进医院。面对普通医院的医生,公安不敢说是他们打的。治疗期间把我身上带的3000元钱全部作医药费,还扣了我诺基亚手机一部,把我劳教一年。我在看守所绝食43天,给号里的犯人洪法,犯人和管教都明白了大法好,她们在里面学会了炼功动作,会背师父的《洪吟》,有的犯人师父当时就给净化身体了。有一个叫董丽梅有心脏病的人学大法后能双盘腿30分钟,心脏病再也没犯过。

到了劳教所,在劳教所呆七天,在监狱医院8天,他们说是治疗其实就是迫害。不打针绑在床上,下上导尿管,尿袋满了不让倒,那种滋味真是难受。小腹象要涨破一样,每分每秒都很难度过,在医院最后一天的血压脉搏全不正常,血压找不到,元神离体一次,我就在心里说:师父我的承受力已经达到极限,再继续下去恐怕肉身就扔在了这里,我得出去,我还有很多大法的事情要做。就这样,正好是第15天上午,劳教所怕担责任。放我回家的那天,邪恶之徒仍不想放手,说关押的时间太短又没“决裂”,可正法修炼是师父说了算,邪恶说了不算。就这样经历了58天的绝食过程就保外就医了(交了3000元抵押金。后又要回)。在劳教所六大队一小队我碰到王可非,她年轻漂亮,只听丁管教说,整她,她家不是有人吗?就整这样的。再后来我就不知道了。

回忆七:

2002年4月份我在家乡贴真相,下半夜3点多被蹲坑的警察抓住,关在镇公安局刑警队。他们说这下可抓住她了,钓到一条大鱼。警察问我材料那来的,我不说。第二天早上抚松县政保科张爱民要把我带到抚松县看守所,并说到那里再收拾你,我调整心态找自己的不足,发正念三个小时的时间,在上厕所的时候跳墙走了出来,重新汇入正法的洪流。

回忆八:

由于当地资料点被破坏,我利用流离失所这段时间又办了一个资料点。由于一名做大法工作的同修出去发真相被抓说出了资料点的位置,当时心态不稳在转移机器的过程当中10名同修被抓,损失很多设备。价值十余万元,我被抓的第三天跳楼摔断了腰,劳教三年,现保外就医。其他9名同修全被劳教三年送长春黑嘴子劳教所。

回忆九:

2002年开16大以前东山派出所唐龙平带恶警姜秋萍,许金虎又到我家,说我是重要人物,要带我到公安局去一趟,我一看楼前楼后全都是警察。我当时悟到:一不跑;二不跟他们走;三发正念全盘否定旧势力安排,铲除另外空间一切邪恶因素。我妈也是大法弟子,她也发正念不许他们带我走。我给局长打电话质问他为什么抓我,我又没犯法,并告诉他我写了遗嘱,我如果死了是他们迫害死的,让我家人拿遗嘱去告诉他们。当时他们非常害怕,说只是找我谈话。我揭穿他们的谎言,谈话为什么来这么多人和警车?这分明是要抓我走,你们口口声声说大法弟子没人情,不管孩子和家庭,是我们不管吗?这不是你们逼的吗?在不公正的对待下为什么不许人说话?法律不也讲信仰自由吗?我义正辞严,还坐下来发正念。经过4个多小时后,他们的阴谋破产了。就这样他们离开了我的家。我仍继续做我应该做的一切,事后才知道他们想把我抓走办洗脑班。

◇露水河参与迫害的部分单位

露水河镇电话区号:0439
露水河镇公安分局 办:6365334
露水河镇刑警队 办:6360110
露水河镇西山派出所 办:6365339
露水河镇东山派出所 办:6365338
露水河镇110警队 办:6361619

露水河地区恶人榜

1、鹿洪岩:露水河公安分局副局长 办:6310000宅:6361613手机:8962007
2.任 凯:露水河刑警队队长 办:6360110 宅:6361621 、6310529手机:8947777
3、汤龙平:露水河东山派出所所长 办:6128988 宅:6365338手机:8944988
4、苏 辉:露水河公安局教导员 办:6365675 宅:6361612 手机:13704498179
5、乔有财:露水河西山派出所所长 办:8964558 宅:6365339 手机:8962317
6、王铁生:露水河镇政府组织干事 办:6361609 宅:6365572 手机:
7、周凯德:人大主席 办:6361602宅:6265185 手机:8963375
8、成荣江:露水河公安分局局长 办:6365334 宅:6361611、6217268手机:
9、姜秋萍:露水河东山派出所办:6128988
10、唐乃国: 露水河林业局宣传部 13321591989
12、纪维纯:露水河林业局政保科长宅:6369567
露水河东山派出所迫害法轮功的责任人:
此三人是露水河参与对法轮功进行迫害的首恶之人,其丑恶嘴脸与江××一样疯狂、人性全无。张福伟、姜秋萍、许金虎、
张福伟:办公电话: 0439-6128988,6365338;宅电:0439-6362252
姜秋萍:0439-6128988
许金虎:0439-6128988,13134395723
公安副局长办公电话:0439-6310000,宅电:6361613,手机0439-8962007
注:张福伟非警人员

在明慧网发表的作品版权归明慧网所有。明慧网会定期和不定期的对本网站所发表的作品集结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