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东莒南恶徒几年来对我的迫害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2004年4月14日】我家住山东临沂市莒南县人,1997年有幸得了法轮大法,这是我一生中最大的福份了。得法后,我每天学法炼功,思想不断得到纯净,身体百病皆无,达到身体健康,家人也随之受益。通过修炼,我懂得了做人的真正目的,道德回升,不随波逐流,不偷、不抢、不骂人、不打人、不贪污、不多占,利国利民,处处关心别人,与人为善,这真是千年不遇、万年不遇的好功法!

然而以江××为首的政治流氓集团,自1999年7月20日开始公开对法轮功进行史无前例地残酷镇压,为了证实大法,让人知道大法被诬陷、迫害的真象,站出来说句公道话,我于2000年3月5号来到北京,在天安门由东向西走着,一个警察过来问我:你是不是炼法轮功的?我说是。恶警听了二话没说,拿出手铐把我铐起来,我被它们带到一个宾馆,在宾馆里,被莒南县公安局的恶警非法逼要去350元人民币。

回家后,被筵宾派出所所长鲁同杰关在铁笼子四十八个小时,上厕所也有人跟着。在这次关押中,因我坚修大法,鲁同杰(山东省莒南县610办公室,手机13605397899)大叫着嫌我上北京上访,就这样,它们非法把我关进莒南县看守所。

一进看守所,这里的恶警吼叫着,逼我脱鞋又脱袜。姓田的大队长和所长庄磊等三个人一齐吼叫着,并骂着,它们吼骂了十分钟。不管它们多么凶恶,我坚持修炼法轮大法。它们气极败坏,把我拥到里屋,逼我把衣服脱掉,进行非法搜身,被搜去48元。它们又把我的被子等东西扔了一地,那一阵子它们象野兽一样,没有人性。

在看守所,恶警天天逼着给它们干活,同时逼着家人交5000元钱。家里人眼睁睁地看着我被恶警非法关进看守所,很着急,孩子上学吃不上饭,又加上恶警的恐吓,家人没有办法,在走投无路的情况下被非法逼交了5000元钱,这5000元交给了一个副所长,也没给任何条据、凭证。

2000年6月份,乡里不法官员办了一个非法洗脑班,诋毁大法,诽谤大法师父,把我们六个人弄到莒南县筵宾镇教委大院整我们。鲁守生最凶恶,逼我们写保证,这天正好下雨,我们不写,它强迫两个人站在雨下淋,其余四人在屋里挨训。

这次非法洗脑班没过十天,县镇村三级共九个人非法闯入我家,逼我不炼法轮功。不法官员及警察们看我坚修大法,就不定时来我家骚扰,还叫村里非法监控我,在这种情况下,我被迫在外流离失所五个月,有家不能归。恶徒们还是三天一趟,两天一趟地向我家去要人。

到了11月份,我大女儿要生孩子,我得回家料理家务。我刚到家,它们马上把我弄到筵宾镇成教大院里,县乡村三级的干部共二十多个人一齐折磨我。两天时间内,它们不让我吃饭,拿着勒索的钱财去饭店大吃大喝。其中一个姓王的青年说:“这很好来,今天弄个法轮功,明天弄个法轮功,跟着吃吃喝喝,天天这样多好啊!”

这些恶人恶警也分不清好坏了,它们在江泽民的遥控指挥下,做着伤天害理的事,还幸灾乐祸。真可怜啊!

法网恢恢,疏而不漏。自古以来,恶有恶报,善有善报,江泽民与追随它的恶人们的下场必将是可耻的,必将得到应有的报应!

在明慧网发表的作品版权归明慧网所有。明慧网会定期和不定期的对本网站所发表的作品集结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