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子容子在日内瓦人权会上揭露酷刑迫害(图)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2004年4月14日】2004年4月6日上午,曾经在中国被劳教所关押一年半的日本法轮功学员金子容子,在日内瓦第60届人权大会上揭露江氏集团对她的酷刑折磨。金子容子说,在劳教所里她被强迫观看一个自称是科学家的叫王渝生的人的演讲录像,他在录像中特别推崇用剥夺睡眠这种酷刑方法来对法轮功学员进行折磨。

让容子震惊的是,上周五她看见假冒“非政府”机构的王渝生竟然在联合国人权大会上发言污蔑法轮功。她希望所有的代表通过王的诬蔑之词能明白中国当局是如何掩盖迫害真相的。以下是金子容子在联合国人权大会上的发言。


上图:法轮功学员金子容子在联合国人权大会上发言

谢谢主席先生:

我叫金子容子,出生在中国,现在居住在日本。我是一名法轮功学员。2002年5月24日,我从日本回到中国,仅仅因为在北京街上发法轮功传单就被抓捕并未经审判投入劳教所。一年半后才获得释放。在这里我向大家报告一下我在被监禁期间遭受的酷刑折磨。

在公安医院里,警察逼迫我放弃信仰。他们把我的两只手两只脚都铐在床上,手铐勒得特别紧,手腕都卡出了血。他们将管子从我鼻子里插到胃里对我强迫灌食,他们还强行给我插上尿管,不让我下来上厕所。当时正赶上我来例假,他们把我放在塑料布上,裸露着下身。

在炎热的夏天,我就这样被铐在床上达20天之久。身下被汗水、分泌的东西潮乎乎地烘着,上面灌完食他们不把食管拔下来,也不系好,灌进胃里的东西反流出来,流到脖子上、肩膀上,到处都是粘乎乎的脏东西。后来他们把我放下来时,我在床上已经起不来了,后背全都烂了,也无法走路了。

在劳教所里,不让睡觉和洗脑使我的血压升到了270,这使我几乎失明了。他们把我送到另一家医院里让实习医生给我检查眼底,他们让实习医生拿我的眼睛做实验,在很短时间内进行了三次眼底检查,由于强光的强烈刺激,我的眼睛像灼伤了一样痛,不敢睁开,怕光。

劳教所里有的法轮功学员20多天不让睡觉。吸毒者可以随意地被允许折磨法轮功修炼者,夜里经常听到可怕的尖叫声,有的女士被折磨的精神失常了。

我有一次被强迫在劳教所里观看一个自称是科学家的叫王渝生的人的演讲录像,他在录像中总结了对法轮功修炼者的洗脑转化过程,还特别推崇用剥夺睡眠这种酷刑方法来进行折磨。最使我震惊的是上周五我看见他在这联合国人权大会上发言污蔑法轮功。我希望所有的代表通过他的诬蔑之词能明白中国当局是如何掩盖迫害真相的。

谢谢主席先生。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