贵州省女子劳教所对我的迫害

关注度:
【明慧网2004年4月15日】我叫吴东仙,女,34岁,护士。家住贵州省凯里市。我曾经有一个美好幸福的家庭。99年2月开始修炼法轮大法。99年7.22,由于江泽民对大法的镇压,我先后被绑架,进过凯里市洗脑班、凯里市收容所和贵州省女子劳教所。我亲眼目睹和经历了那些恶警对大法弟子惨无人道的迫害,至今仍记忆犹新。我是从江泽民黑暗统治下的死亡线上用正念走出来的大法弟子,我要用铁的事实,揭露凯里市‘610’和贵州省女子劳教所对普通善良百姓的迫害。

* 被官匪绑架

2001年7月26日下四点过钟,我正在卖货,突然国安局的汽车开到,随后过来七、八个人。其中一个拿出证件说:“我们是国安局的,请跟我们走一趟。”我说:“我干吗跟你们走?”他们就来抢我的书。我就高喊:“善良的人们,我要做一个好人。他们要抓我,请你们帮帮我。”当时围观的人很多,他们就强行把我绑架到车上。我婆婆把我被恶警拖掉的鞋拿到车上说:“你们不要把她逼疯了。”国安局的于科长骄横的说:“对法轮功的人我们想搞哪样就搞哪样。”就这样他们将我绑架到凯里红洲宾馆临时洗脑班。随后他们又非法抄了我的家。

* 绝食抗议

在临时洗脑班,他们要我两天内写保证书,放弃对法轮功的信仰,如果不写,两天后就要自己开销宾馆的一切费用,一天200元,直到写保证为止。

晚上七、八个人对我进行轮番轰炸,他们一个个牛高马大,活像黑社会的打手。我涉世未深,从未见过这种场面。为抗议他们对我的非法拘留和恐吓,我绝食绝水两天后逃离洗脑班。在黔东南三穗县我亲戚家暂住。后被恶人举报,于8月16日被三穗县公安局绑架,当天凯里市公安局在没有任何手续的情况下,将我转押在凯里市收容所。

收容所内关押的都是卖淫、嫖娼、吸毒、贩毒、坑蒙拐骗等罪犯,江泽民及其爪牙把修炼真、善、忍的好人关在一起,这是人类的悲哀。面对这非人的迫害,我再次绝食绝水抗议,一星期后,他们骗我说:“吴东仙,你姐姐来接你来了,我们送你回家。”就这样他们将我秘密送到贵州省女子劳教所,判三年劳教,这天是2002年3月22日。

* 身陷牢笼遭迫害

一进四合院(贵州省女子劳教所新收队)就如掉进了万丈深渊,当时我体检体重82斤,血压测不到,是被强行送入严管队的,首先是个不男不女的巡逻岗将我的头发打乱,在众目睽睽之下搜身,内衣内裤无一幸免。我有一头秀丽的齐腰长发,按邪恶的监规一瞬间被邪恶之徒剪成象倒毛鸡一般的短发,丑陋难看。那些吸毒犯在恶人强逼下背所规队纪,机械而又呆板的口号不堪入耳。我永远也忘不了劳教所善恶不分好坏不辨的黑暗岁月,这是江泽民邪恶的写照。

由于我身体状况不好。恶警将我安置于二楼写保证书的班里,在监号里就如掉到黑夜的枯井中一般,看不到生命,看不到阳光,看不见自己的影子。然而透过漆黑的监号,我看到了师尊慈悲的微笑,同修的鼓励和强大的正法洪流,我不禁潸然泪下,伤心痛哭,从心底里发出坚定不移的信念,我决不做对不起师尊对不起大法的事。我要证实大法到底!

为了不配合邪恶的安排,第二天我决心盘腿炼功,用我的实际行动证实大法坚不可摧,金刚不破,后有人举报,邪恶怕我带动监号的其他同修,就加重对我的迫害,把我转到三楼进行严管。我被强迫不准出入宿舍门,不准下楼进餐,要大小便时须由包夹人员去向干警报告,拿“解手牌”才能去,而且必须是单人去。我由2个吸毒人员包夹,24小时监控,监控我的两吸毒犯是从30多个吸毒犯中挑选出来的,必须在一周内背熟43条监规以及专门监控大法修炼者的16条“应知应会”。包夹制环环相扣,包夹人员有两个明线四个暗线,由一个班长主管,巡逻岗15分钟或半个小时不等的查房一次,当班干警随时查监号,大法弟子的一举一动都要在他们的监视之中,他们不惜一切的目的就是要我们放弃对法轮大法的信仰,如果这些包夹学员迫害一个大法弟子写了所谓的保证书,那么他们就可得到半年的减期或加分。恶警用此种方式来刺激吸毒犯加重对大法弟子的迫害,这是对大法弟子精神的迫害,对大法弟子肉体的摧残,这是劳教所最邪恶的恶警顾兴英一手策划亲自实施的手段,很多大法弟子都遭到她的迫害。

我住的这个监号30多平方米,只有八个高低床,有时关押多达三四十人,最高时达50多人,是床上地下轮换着睡,一个大法弟子必须与一个包夹人员睡在一起,有新来的坚定的大法弟子要由两个包夹人员监控,晚上有人值班,两小时一班,并作包夹记录,你的睡觉姿态她们都要揭开被子来看,四五百人使用2个水龙头,还要定时开,解手牌要三十多个大法弟子共用,上厕所是由包夹人员带去上厕所的,大法弟子之间不准说话交流。

夏天臭虫特别多,一觉醒来,裸露的地方都是一片片红斑,奇痒难忍,吃的是水煮白菜,冬天寒冷,行动不自由。由于长期与外界隔离,不让活动,并长时间罚站军姿。慢慢的,我下肢麻木,随着遍及全身,下肢浮肿,上厕所不能下蹲,要人扶,渐渐下身瘫痪,大便不通,面黄肌瘦,肌肉萎缩,已经不成人样了,一天顾兴英把我弄到烈日下曝晒,她以此攻击师父,我平静的说:“这是你们害的。你们要遭恶报的。”

我强烈要求家人来看我,他们为了推脱责任,怕我的亲人控告他们的罪行,于是才将我送入医院。当时血管全部萎缩,皮下出血,输液后由全身干枯到全身浮肿。一周后,2003年3月4日,我婆婆来看我,禁不住大哭,有一个善良的警察也偷偷的流下了眼泪。

* 重见天日

后来接到保外就医的通知,医务处开出的证明书上是:严重贫血,严重腹膜炎,严重胸膜炎,右肺结核。我结束了一年零六个月的人间地狱般的生活。我在贵州省女子劳教所受到迫害,仅是所有残酷迫害大法弟子的冰山一角。

我回家后,经过滤尿消肿,身体就象一副活骷髅,全身皮包骨,头发脱落,弱视耳鸣,牙床裸露,重症肌无力,全身600多块肌肉全部萎缩,心律失常,肚子硬得象一块铁板,瘫痪麻木,骨头痛得钻心,大小便不能自理,身高167公分,体重仅有五六十斤,我很长一段时间大脑一片空白,没有记忆,连顾兴英这个恶警的名字都想不起来,有时会精神失控的大笑不止,有时会莫名奇妙的痛哭。如果没有师尊的呵护,我是闯不过那艰难的岁月的。

一天早上五点过钟,耳边想起师尊的话:“大法弟子是伟大的,……因为你们在巨难中没有倒下。”(《弟子的伟大》)我醒后不禁放声大哭。师尊啊,弟子一定要做好一个大法弟子应该做的事。做一个合格的弟子。在师尊的呵护下,大法又一次显示了威力,我终于站起来了,重新走入到正法的洪流中。

在此我要求国际人权组织伸张正义,为民除害,把江泽民及其爪牙绳之以法。还我师尊清白,还法轮大法清白。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
网址转载: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