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灭绝性迫害中经历苦难的孩子们(二)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2004年4月16日】(接前文)

二、说真话的孩子们经历的遭遇

江氏集团在近五年的对法轮功的迫害中,通过肉体折磨和精神摧残逼迫法轮功学员放弃信仰。这种灭绝人性的精神迫害甚至运用到年幼的孩子们身上。明慧网2004年1-3月的报道中就披露了十几件发生在中国的学龄孩子因讲真话而遭遇迫害的事例。

* 辽宁昌图县高中生王哲说真话被校方开除 依法要求返校遭关押

明慧网2004年4月10日报道,2004年2月18日,辽宁省昌图县第一高级中学二年十一班学生王哲,就学校政教处主任在全校师生广播大会上诬蔑法轮大法一事,向学校老师讲真象,被校方勒令停学。4月6日,王哲母子去学校依法要求返校上课,校长孙玉辉与公安局联络,县委副书记、县国安大队数人随即将王哲绑架,非法关押到县看守所。

辽宁省昌图县第一高级中学于2004年2月18日下午召开所谓的安全知识广播大会,学生和老师在班级里收听。政教处主任单武报告时以荒唐不堪的谎言诬陷大法弟子。

听到这样恶毒的谎言,二年十一班学生王哲(法轮功学员)于当晚自己去办公室向班主任老师讲真象,当时在场的还有历史教师刘福财。王哲从自己修炼大法身心受益,尤其是道德品质方面的升华与提高谈起,讲电视媒体对法轮大法与法轮功学员的栽赃诬陷、天安门自焚伪案,大法弟子按真善忍修炼,绝对不能杀生,更不能杀人,政教处主任单武对法轮大法学员的诬蔑是根本不存在的事情。希望老师能公正、客观、全面了解法轮功真象,不要被谎言与欺骗所蒙蔽。

班主任张桂艳老师(女)当时肯定了王哲表现很好,是个品学兼优的好学生。历史老师刘福财说王哲说的有理有据,并和班主任商量将此事上报学校。第二天王哲爸爸被学校找去,学校干部说王哲向老师宣传法轮功,学校研究决定将王哲开除学籍。

此事被曝光后,在海内外法轮功学员各种形式的讲真象中,很多学校领导、家属、师生对法轮功学员所遭受的迫害感到震惊、关注,呼吁王哲上学之声甚高。4月5日王哲和妈妈去一高要求返校上学,副校长王志彦说他当不了这个家,做不了决定。

4月6日,王哲母子又去学校上课,校长孙玉辉说这样就报告公安局。学校举报后,县委副书记赵茹艳(女)、县国安大队刘建新、孙国辉、马洪伟在学校由校长孙玉辉、王志彦陪同吃完饭,将王哲绑架,直接送到县看守所非法关押。

* 湖南郴州市初中女孩艾丹因传播真善忍被剥夺受教育权利

事情发生在湖南郴州市苏仙区荷叶坪中学。十四岁的女孩-- 艾丹是该校二年级学生,她于1998年得法,修炼法轮大法后,严格要求自己,心性提高很快。

在当今社会道德急速下滑的时候,荷叶坪中学也是腐败习气俱全,社会上的不正之风盛行,还出现过不可告人的丑闻。该校教育者不是以身示教,以德治校,而是以体罚为主。本着为学校负责,为同学负责,艾丹曾向老师提议改变教育方法,而老师狡辩说,学生没有给他们教育的机会。

为了让大家遵循“真善忍”的准则做人,艾丹就向身边的老师、同学洪扬法轮大法。在2001年下学期有些同学也想修炼法轮大法,他们如饥似渴的阅读宝书――『转法轮』,不料被一名不明真象的同学报告了班主任老师。艾丹的班主任怕往自己身上推责任,就向学校反映这一情况。校长胡歌声气急败坏向区“610”办报告,强行把『转法轮』没收,并且呵斥艾丹:你怎么还敢带其他同学炼法轮功?……区“610”办马上开着轿车来到学校,责令这些学生停课、谈话、施压。

在双管齐下的情况下,艾丹和其他同学被迫写了保证书。几天后艾丹回到家,她越想越不是滋味:我按“真善忍”做一个好学生没有错,我希望同学、老师都重德行善,做一个好人也没有错。我怎么能保证不做一个好人呢?她毅然来到学校向校长递交一份“声明”,表达自己坚修到底的决心。校方一计不成又生一计,威逼艾丹:“你要炼法轮功就不要读书了。”“就是开除我也要炼法轮功。”就这样艾丹被强暴的驱出校门。

这么小的孩子没有书读,艾丹的父母揪心的痛。他们想方设法在市内联系了一所学校,并且交了两千元的额外费,总算让艾丹重新挎上了书包。谁知荷叶坪中学又跑到艾丹就读的新学校挑拨是非、百般阻挠,致使艾丹再次被迫失学。

* 河北省赤城县高中学生张聪慧因说真话遭非法开除监禁

2004年“两会”前夕,赤城县年仅18岁的高中学生张聪慧因在校园内递给一男生写有“请记住法轮大法好”的纸条,被宣化一中以“劝退”名义强行开除。2月24日张聪慧进京上访被非法绑架至看守所,后又转到张家口市洗脑班,在迫害和压力面前张拒不屈服,因此而被威胁要送劳教,家人焦急万分。这是继2001年该县发生16岁女中学生被非法拘留7个多月,剥夺中考和接受教育权利事件之后的又一起非法剥夺青少年受教育权利的严重事件。

张聪慧只有18岁,还是个孩子,正是受教育的年龄,只因为对法轮功真善忍的信仰,就面临着自由被剥夺。她炼法轮功,修真善忍,没有伤害任何人,也没有违反任何法律,她只是触动了暴政独裁者的虚荣和良知泯灭者的私心。

* 初中女生王琳据实回答考题 遭非法抓捕 父母遭毒打

王琳,女,今年17周岁,家住黑龙江省绥棱县马场。

2002年7月份,王琳参加了黑龙江省初中升高中的统一考试,在政治卷中,有一道污蔑法轮功的试题,王琳据实回答,写上法轮大法好!法轮大法是正法!结果遭到绥棱县政法委、公安局、绥棱县教委等部门的非法抓捕,王琳被迫流离在外,其父母受到“610”的毒打。

2003年5月份,王琳在哈市打工,被非法抓捕拘押在绥棱至今。绥棱县“610”头子说:先关押一段时间,等到王琳够岁数了再判。

* 四川成都中学生黄晶因信仰法轮大法被学校勒令退学

明慧网2004年3月15日报道,成都市七中育才中学校初二年级学生黄晶,因信仰法轮大法,信仰“真、善、忍”,在学校和同学讲法轮功真象,被不明真象的同学向学校领导告密。上学期末,学校教导处要求黄晶放弃炼法轮功,但黄晶坚信教人向善的法轮大法,不妥协。这学期开学后,黄晶再次向同学讲真象,被学校勒令退学。现在黄晶被迫在外寻找愿意接纳的学校。

在校中学生因个人或家长信仰法轮大法,被勒令退学,或被强迫送洗脑班的案例还有:

* 李欣欣,永吉县二中初三学生,家住永吉县岔路河镇。2004年3月4日因告诉被江氏谎言蒙蔽的同学关于法轮功的真象时,被不明真象的老师发现,汇报给校长马敬东,被马敬东勒令停课。接着学生处主任董明带着派出所恶警到李欣欣和父亲李百龙流离失所时所租的住处,非法搜走大法书籍和资料等。把李百龙非法关押到永吉县看守所。

* 重庆市大法小弟子陈思,今年仅仅13岁,家住重庆市沙坪坝区双碑东风化工厂,初中学生,其父母都是大法弟子,母亲因去北京上访被非法劳教。 2001年暑假期间,陈思去发法轮功真象资料时被抓,尽管她年纪小,恶人仍对她拳打脚踢。后陈思被送沙坪坝区歌乐山洗脑班迫害。

* 河北省衡水市第二中学教师刘红銮的女儿,市二中初中学生康家琦,在父亲(法轮功学员)被关在洗脑班,母亲被迫流离失所的情况下,学校公然违背九年义务教育法,勒令康家琦退学,剥夺了她受教育的权利。

三、毁灭人性的迫害殃及幼小生命

为人父母者修炼法轮功,按照真、善、忍做好人,在江氏集团对法轮功的迫害中历经摧残折磨,甚至惨遭杀害,使美好的家庭被破坏,天真的孩童失去了亲人。明慧网2004年4月15日的数据显示,据不完全统计,被迫害致死的法轮功学员达到942位。可以想见,有多少孩子正在经历着失去父母亲人的痛苦。同时而还有无法计数的孩子因为父母亲人被非法劳教判刑、被迫流离失所、被关进洗脑班和精神病院、失去公职等等而遭受苦难。这些孩子的身心所遭受的巨大伤害是难以想象的;而他们的父母因坚持信仰真、善、忍而被迫害和虐杀,对整个社会道德的摧残是无法估量的。

* 四岁的融融已几经生离死别

融融今年才四岁,可是身边没有妈妈,也没有爸爸。小小的她已经经历了几次生离死别。

融融99年11月出生时,她的爸爸不在跟前。10月底,她的爸爸邹松涛因为去北京信访局反映法轮功的真实情况,一回青岛就立即被拘留了,到12月份才放出来。以后几进几出,直到2000年11月3日被迫害致死,融融和爸爸相守的日子加起来也没有半年。

2001年5月,融融的妈妈张云鹤因为发法轮功真象资料被发现,不得不出走,流离在外。融融又和妈妈生离,从两岁半开始,只得和外婆、外公相依为命。
可是,融融年已6旬的外婆,终于无法承受失去爱婿,又与女儿分别的双重打击,于2001年8月也黯然离开了人世。

爸爸、妈妈、外婆,融融身边接连失去了三个最爱她的人。当融融思念亲人时,四岁的孩子会垫着凳子,趴在桌子上去亲一亲爸爸的骨灰盒。有时她会天真的告诉别人:她的爸爸在天上。

而让融融失去父爱、母爱的原因却是如此荒谬,只是因为她的爸爸、妈妈要做修炼真、善、忍的好人。


邹松涛和妻子张云鹤

四岁的融融

邹松涛是一个学业优秀、为人谦和的人,毕业于南京大学,后来又在山东青岛海洋大学海洋生物专业读研究生,于1999年毕业,获硕士学位。99年7月,江集团对法轮功开始全面非法镇压。7月22日早晨4点,邹松涛被从家中带走,非法关押在一个小旅馆内长达一个月。这以后,他无数次地被非法关押,曾被青岛市台西派出所所长巩国全铐在铁椅子上,用鞋底抽打头面部,致使头部肿大几乎一倍,面目全非,血流如注,昏迷20多分钟。

2000年7月邹松涛被骗至青岛市公安局,随即被劳教,关押在青岛市劳教所。9月底被突然转送至山东淄博王村劳教所。4个月后的11月3日上午,警察郑万辛、绍正华几人将邹松涛单独叫进审讯室。经受了两个多小时的摧残后,邹松涛于中午11:30分离开人世,时年28岁。而此时的小融融才十一个月。

融融的妈妈叫张云鹤,原在青岛德瑞皮化公司(德国独资)任主管会计,工作出色,因为她修炼法轮功,公司在各方重压下,不得不停止了她的工作。2001年5月,张云鹤因为发法轮功真象资料被发现,不得不出走,流离在外。很久没有她的音讯,后来听说她被关押在青岛大山看守所,但至今家人没有她的消息。

* 黑龙江省双鸭山市吴玲霞被迫害至肝腹水死亡 幼儿失去母亲

明慧网于2002年7月23日刊登了吴玲霞被关进劳教所前后的两张照片。其中一张照片显示,吴玲霞面如老妪,神态呆滞,上肢骨细如柴,腹部肿胀如鼓,下肢浮肿,左侧小腿大面积溃烂;而另一张她被关进劳教所之前的照片,吴玲霞与儿子同影,显得年青健康,神情愉悦,两张照片俨若两人。


吴玲霞被关进劳教所前与儿子的合影

吴玲霞被绑架进佳木斯劳教所遭迫害导致肝硬化腹水和双下肢溃烂

年仅37岁的黑龙江省双鸭山市大法弟子吴玲霞于2002年7月27日带着溃烂的疮口和满腹的渗出液,怀着对法轮大法的无比坚信离开了人世,离开了她上小学的孩子和她已过7旬的双亲。

据了解,2001年5月,吴玲霞仅因为到一法轮功学员家串门,就被警察抓到双鸭山看守所,关押一个月后送进佳木斯西格木劳教所。在劳教所,吴玲霞被迫害至肝硬化腹水,才被送回家。

知情人透露,吴玲霞的丈夫因不堪警察的多次骚扰,整日担惊受怕,而与妻子离异。

* 吉林省吉林市朝鲜族法轮功学员崔正淑被虐杀 身后遗下一幼儿

崔正淑,女,36岁,吉林省吉林市船营区朝鲜族法轮功学员。被劫持在长春黑嘴子女子劳教所,遭恶警野蛮摧残,生命垂危。恶警害怕她死在劳教所里,在2003年4月18日以保外就医的名义把她送回家。崔正淑于2003年8月12日含冤而死。身后遗下一幼儿。


崔正淑一家

崔正淑,家住吉林市船营区致和街,毕业于吉林省白城财贸专科学校,2002年3月因制作向世人讲清真象的资料时被吉林市610办公室、船营区公安分局非法抓捕,并非法判劳教三年,关押在长春黑嘴子女子劳教所,在被劳教所四大队非法关押期间因坚修法轮功而遭恶警恶徒的残酷迫害,一次在三十三天里只睡了二十二个小时。在身体极度虚弱,生活不能自理,进食困难的情况下,恶警害怕她死在劳教所里,就在2003年4月18日以保外就医的名义把她送回家。回到家后虽经家人精心照顾,但终因身体损伤太严重,四个月后,于2003年8月12日上午9点含冤而死。

* 四川乐山农业局干部张卓被非法抓捕第二天即被迫害致死 留下孤儿寡母

张卓,男,32岁,生前任四川省乐山市农业局干部(曾任办公室秘书)。2002年6月7日下午5点多钟被四川乐山张公桥第二派出所非法抓捕,第二天(8日)就死于派出所。遗体有血迹和伤痕,颈上有绳勒的痕迹。张卓遇害时他的儿子才满6岁。

张卓,1991年毕业于北京农业大学。1996年开始修炼法轮功。人们印象中的张卓经常是和气的一张笑脸及书生气十足的文质彬彬。


张卓一家

张卓是2002年6月7日下午被非法抓进乐山张公桥第二派出所的,8日张卓妻子被通知去派出所,被告知张卓已死亡。其妻一再要求见尸体,才让在外面看一眼,不让其到停放张卓尸体的房里去近看。当时通知到场的还有张卓及其妻单位的有关负责人。

知情者说:张卓的家属被通知去处理张卓后事已是6月11日,当时是在火葬场看到张卓尸体的,他们都感到张卓死得太突然,几乎不能接受这一事实。看到他的牙上还残留有血迹,脸部也有明显的伤痕,颈上也有绳勒的痕迹,但面部的表情祥和,不禁让人回忆起他平常那笑眯眯的脸和架一副眼镜的样子。此情此景使在场的人们感到非常的悲愤。张卓到底是怎么死的,派出所一直没有说清楚。

张卓的亲属向公检法提出上诉追究凶犯的法律责任,但是在江氏犯罪集团的高压下,哪里还有正义和公理可言。张卓的死讯家人一直瞒着他母亲,怕她承受不了会出事。张卓的家人在承受这巨大的痛苦的同时一直被严密监控,言行都受限制,不能随便接待来访者。

* 新时代的“小萝卜头”

在生长在中国大陆的许多人对宣传当年共产党反迫害的影片都很熟悉。和影片中的江姐、许云峰等人一样,因父母是共产党员而被一同打入不见天日的牢中、外号“小萝卜头”的孩子,也给那个时代的电影观众留下了深刻印象。然而,中共建政五十年后,类似小萝卜头的故事更多地在社会生活中上演了。

• 山东莱芜市两岁的孩子扒着铁栅栏,撕心裂肺地哭喊着:我要回家
2000年7月21日,山东莱芜市法轮功学员王子等在家中干活时,当地公安局张丙寅、张××等三人带领二十名警察用万能钥匙擅自将王子等家的防盗门打开,被家属发现,当即制止。但是警察不听劝阻,粗暴地将门一脚踹开冲了进来,吼叫着将王子等一家六口全部带走。其中他们的儿子和侄女都只有两岁多,身体裸露,要给孩子穿衣服都不允许,甚至其兄弟媳妇(不修炼)的手被一个叫田玉刚的铐得鲜血淋淋,王子等被几个公安扑倒在地上铐上手铐,一家六口被强行带走。王子等的爱人劝告警察说:“你们不要再这样了,这样对你们不好。”张丙寅说:“先死江泽民,再轮到我。”

全家人被带到拘留所后,王子等两岁的孩子扒着铁栅栏,撕心裂肺地哭喊着:我要回家,我要回家,哇……哇……鼻子也出了血。隔院的公安局家属院的家属听到小孩的哭声,跑过来询问:怎么这里还关着这么小的小孩呀!这不成了新社会的“小萝卜头”吗!拘留所的人不断地向市局反映小孩的鼻子流血,是不是考虑放回去,但无济于事。在全家被抓之前,王子等由于修炼法轮功,村委会受公安之命,将王子等家的电源、水源断掉,其女儿刚刚高中毕业却不允许发给毕业证书。公安到他女儿的学校调查情况时,学校说该学生是个品德优良的好学生,是班级的团支部书记。但公安还是超越职权,胁迫校方停发其女儿的毕业证书。

无独有偶,山东阳谷县公安局也曾将一个仅六个月大的婴儿同爷爷奶奶、爸爸妈妈一起非法抓进寒冷如冰窟的拘留所,过着“小萝卜头”似的非人生活。

• 一岁幼童遭秦皇岛市昌黎县610长期关押

明慧网2004年4月10日报道,河北省秦皇岛市昌黎县是江氏集团迫害大法弟子使用手段最残忍的地方之一,当地的邪恶之徒曾在中央电视台大肆宣传它们使用的毒招,并向全国推广。

在当代的中国也许不会有人相信,在电视上一直被人们唾弃的重庆渣滓洞“小萝卜头”的悲剧正在重演。一对夫妻仅仅是为了做好人,不愿意放弃自己的信仰,就双双被非法关押。一岁多的孩子也被一起关押。

这个“小萝卜头”叫郭月童,妈妈叫刘爱华,爸爸叫郭玉亭。刘爱华因为自己通过修炼法轮功身心受益,为了使更多的人免受谎言的欺骗,她冒着生命危险在生完孩子28天后就毅然带着没有满月的孩子和功友一起去天安门打横幅。后来被迫流离失所一年。

回家后,610歹徒和昌黎县公安局把她非法绑架到看守所关押了23个月后送洗脑班非法关押一年多,令人难以相信的是同时被非法关押的还有1岁多的孩子。在昌黎县洗脑班迫害大法弟子刘爱华和女儿的事揭露出来以后,迫于压力,邪恶之徒将她们母女释放,可是随即将孩子的父亲郭玉亭换进去,当时郭玉亭的两腿被迫害的已不能行走。

* * * * *

上述只是近五年来法轮功学员受迫害案例中的沧海一粟。江××集团迫害法轮功的灭绝政策,对孩子也不放过,公然违背国家法律,国际公约,强行剥夺青少年学生受教育和信仰自由权利。在这场迫害中,有多少孩子被剥夺了本应属于他们的美好童年和温馨生活?本报道所述还仅仅是冰山一角;这场灭绝人性的迫害制造了多少家庭悲剧?我们目前也难以做出精确统计。为了孩子们的明天,为了人类的美好未来,全世界正义人民正在共同制止这场灭绝性的反人类迫害。(明慧记者黎明报道)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