秦皇岛一位农村妇女几年来的遭遇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2004年4月17日】我是秦皇岛抚宁县石门寨镇的一农村妇女,今年51岁。我要将几年来身受迫害的事实写下来。

我是97年5月得法,不到一个月,身体上发生了神奇的变化,多年的顽固性头痛、神经衰弱、腰痛从我身上不翼而飞,这使我信心百倍,决定修炼法轮功到底,并且要把这么好的功法让更多的人认识到,于是逢人就讲大法好,讲我亲身受益,由于巨大的身体变化,亲朋、好友、家人、村里的乡亲们都来找我一起修炼法轮大法

正当我欢天喜地沐浴在纯净祥和的大法之中,99年7.20江氏集团在全国对法轮功的迫害开始了。派出所三天两头到我家乱翻,来去都鸣笛开路,如果他们来时我不在家,他们就上我的娘家,本来炼大法已好三年了的患心脏病的妈妈,又被他们这突如其来的迫害惊吓住了,至今一听到警车响病就犯。

镇里怕我上北京上访,派人监视我,并要求每天到镇里报一次名,因为我家离镇里有4公里路,后来就改成到村书记家报到了。

99年,腊月,是一年中最冷的时候。石门寨派出所把我抓去审问一宿,因为我坚持修炼不放弃,就被送到县拘留所,本来定拘留半个月,到期也不放人,而且把我丈夫(也是大法弟子)也叫到派出所,强迫他放弃修炼,当时我丈夫反复向它们讲,法轮功治好了他多年的腿痛,“真善忍”没有错,因为他这样说,恶警就叫来一个流氓,猛打他的头部,使劲打耳光,打的他眼睛直淌眼泪,后又把他双手扣在铁车上,在院子里挨冻。在那里一整天,没有给一点吃的东西。一天后把他又送到了拘留所,和犯人住在一起,那犯人动不动就打他,后来他绝食抗议,半月后才放他回家。

2000年正月,正是大法弟子上北京上访的高峰期,镇里为了防止我去北京,就在十五那天,把我叫去,问我还炼不炼,我说炼,恶徒就把我关在镇上一个大屋子里(租的房子),后来又把许多学员抓去,门用木板钉上。然后一个个审讯,扬言说不交押金,不写保证永远别想出去。当时我家里只有一个上初中的孩子(我丈夫也被关起来了),牲口也没有人管。孩子在承受没有人给做饭,父母都被抓的痛苦同时,在学校还要受老师的精神侮辱,其他老师、同学也另眼看待我儿子。

丈夫回家了,可是我并没有被放出来。有一天,县里来了5个人说是调查组的,他们威胁我,说送我去县拘留所。他们问我还炼不炼,我说我是亲身受益,没等我说完他们一起围上来,摆出架势,有个人拿小锯条吓唬我,一个人狠狠地打了我几个耳光,打的我脸火辣辣的,当时倒在地上。

2000年腊月,只因为我去了一个学员家,恶警把我抓到镇上关了两天后又送拘留所。那么冷的天,不给我和其他学员热水,还让我们在下雪天洗拘留所大楼上公用的被单、床单、多年不拆洗的又脏又难闻的破被子、其他公用品。被子洗好了,还得做好。每天交20元的伙食费,吃的呢十几个人吃一盆面条,基本是稀汤,从来也没有一点油。有时还被犯人抢光了,吃不上。就这样不时还要遭毒打。有一个叫曹大海的,从床上一脚把我踢到院内,一打就是一个多小时。有个叫刘军的恶警,负责半夜看着我们,晚上上厕所都不给开门,还经常骂,什么难听骂什么。一个叫宋长泰的恶警,有次我正炼功,他闯进来,拳打脚踢,然后拧胳膊,恶狠狠的把我的胳膊拧麻花,打了半宿才回去。在这里每天除了罚站就是遭受打骂,我家人来看我,受不了,上政保科找人,政保科的李兆奎、党法贵让我家人交五千元钱,说过了年不上北京钱还给我们,结果至今也没给。

2001年6月的夏季,天气非常热,我在院子内睡觉,大半夜石门寨派出所来人,强行把我带走,说是有人反映我“串通法轮功学员闹事”,连夜送我到拘留所,把我一个人关进一间又黑又湿的房间,蚊子咬的身上都是包,浑身上下没有一处好地方。吃的饭都是剩的发酸发霉的,我亲眼见做饭的师傅用冷水过了十几遍,吃时还是有味,我说这样的饭不能吃,吃了会坏肚子的,恶警刘军就狠狠地骂了我一顿,说以后还不给我吃了呢。打那以后,就总吃面条,面条也是剩的,吃在嘴里不知道是什么味儿,难以下咽。后来,我绝食抗议,在我绝食的日子里,恶徒逼迫我在院内不停的干活,拔草、洗衣服。

一个月的拘留期满了,恶徒还不放我,转关到洋河水库洗脑班,在那里每天都要强迫劳动,我们还不时遭到打骂。有一天夜里我们全体女大法弟子炼功,一个叫陈强的流氓,抄起一个大棒子,照我们几个劈头盖脸的打下来,大棒子一下打在我的后腰上,一折两段。还有一个姓韩的恶警,拿电棍打。然后罚我们在院内跪着,不许动,一动就打,我说我跪不了了,恶徒就罚我在院内不停地跑,实在跑不动了,就强迫绕圈走,反正是不能坐下。第二天就不给我们饭吃,我们被迫绝食。一连下了几天的雨,屋子里阴冷潮湿,一个看房子的老大爷看我们实在太可怜了,哭着给我们送来一瓶热水,问你们这些好人,为什么不吃不喝承受这些?我们说我们只是说了一句真话----法轮大法好!老人就说,你们不吃,我也不吃了。后来我的家人看不下去,逼我违心地写“保证书”。写完后,心里特别难受,我想我修大法没有错,于是我当众扯了“保证书”。这可激怒了恶警,陈强把我叫去,两手扣在床上三天不许动,后来又罚跪在院内用砖砌成的路上,膝盖都跪破了,那天天气非常热,烈日当头照,衣服很快湿透了,也不能动,一动就要遭到毒打。在洗脑班一个多月时,我家人交了1200元钱把我接了出来。放我出来时,镇派出所说让我自己回来,不用镇里车去接,可是我回家后没有几天,派出所就叫我去,说没有去那报道,他们不知道我回来。在派出所里,他们吓唬我说还要把我送回去,家人害怕了,说了许多好话,所长李汗武实骂骂咧咧地说交五十元钱吧,就不送你回去了。于是我家人就交了五十元钱,我才能回家。

2002年春节前夕,石门寨派出所所长多次打电话叫我去谈谈,我知道他们在骗我,我不去。后来他又打电话说退我押金钱叫我去取,我就和丈夫一起去了,刚到那没等说话就被连拉带扯推上警车送到县局,到县局后被强迫坐铁椅子,那间屋子是会议室,没有任何取暖设备,天气又非常冷,我就坐在铁椅子上被冻着,中午恶警也不给吃饭,非逼我承认我们地区的法轮功真象传单是我写的,并且告诉我押金不给我了,还要拘留一个月。

2002年的秋天在洋河水库洗脑,我丈夫给我在县城上高中的小儿子送生活费,顺便到洗脑班看我,口袋里只装了二百元钱,被一个恶警许××看见了,不容分说硬抢走了钱,说是给我交伙食费,我丈夫说那是给孩子的生活费,下次给你们带来不行吗?但是说什么也不管用,还挨了一顿臭骂。

7.20以后我就没有安静生活过,县里、镇上、村里轮番骚扰我,连我的孩子也不放过,记得7.20后不久,派出所到我家来骚扰,看我和大儿子在家,就把我们带走,强迫劳动一天,晚上在院子里睡觉,并且不给饭吃。

因为我坚持修炼大法,不放弃信仰,就多次遭到肉体折磨、精神摧残、经济勒索,恶徒前后强迫我交近万元钱。我只是中国千千万万惨受迫害的大法弟子中的一个,还有许多大法弟子承受了比我还要惨的迫害,甚至被迫害致死。我希望全世界善良的人们共同营救还在遭受非人迫害的法轮功学员,共同把迫害善良人民的人间败类江泽民送上审判台。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