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法赐我全家安康 江氏害我全家惨淡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2004年4月19日】我原本是个多病缠身,医院治不好,已被医生宣判了死刑的人。1996年正月,我开始修炼法轮大法后,师父救了我,给了我新生;师父用一本《转法轮》教给我“真善忍”的法理,带我走上了正确的人生道路。我懂得了要在社会上做一个最好的人,超常的人。

我母亲90岁那年有病在李庄医院住院,但医院没有治好她的病,医生让出院准备老人的后事。回家后,我给母亲穿上送老衣准备往床上抬时,我转念一想:师父无所不能,能不能求求师父呢?我和家属架着母亲在师父法像面前跪下,求师父帮忙,我们都想学炼法轮功。只约有两分钟,老母亲会说话了:“行啦!我可喘出气来了,真舒服。我在医院一个多月没吃东西,药水撑的我皮痛,我要饿死了,快拿饭来。”做饭来不及了,老母亲喝了两碗剩饭,吃了两个煎饼,自己拿椅子到院子去晒太阳去了。这是不学法不炼功的人无法理解的……然而这些在大法修炼中的真是神奇经历,一个修炼的人要想全说出来,写一本书是写不完的。

然而,追随江氏的恶徒们深夜砸门非法侵入民宅,数次三番,强迫我们写悔过书,强制我们转化。它们的强盗逻辑、见不得人的话,可笑荒唐,细想来都是鬼怪之物,把好人说成了坏人,坏人说成了好人,它们不讲理,不按理办事。

大约2002年10月底,他们因我坚持信仰“真善忍”,把我强制铐着送进拘留所,判我劳教三年。在拘留所里,我因洪法炼功讲真相,不读监规,被数次毒打,不准睡觉,往鼻子里泼水,给带嘴嚼子、打针,我被折磨的曾晕过去数小时之久,醒来也不知他们给我用了什么药……

1月5号那天,他们突然叫我出狱,放我回家。到家后,方知我母亲为我担心,绝食25天,不幸身亡。我家属为了让我出来给母亲送殡,在派出所的威逼之下借帐交了10000元钱,名为押金,也叫治保金,判我一年监外执行。

我60多岁的人在监狱数次被洗冷水澡、挨打、骂,身体极度虚弱,给母亲送葬未能坚持下来,加上难过悲痛,晕倒在大街上。我的家属原来体重140斤,我出狱后她只有98斤,身体弱到极点,终日惊吓,曾跌倒把门牙碰掉,小孙子也轻了10斤。我家属哭着告诉我:“你再过10天不出来,我也死了,明明白白的好人被害得家破人亡,谁能受得了啊?咱的女儿孩子、四亲朋友都哭泣,为你一人我心似刀绞,肺似箭穿,心中暗想这邪恶的江泽民真是杀人的魔王不眨眼。”

邪恶之徒的手段卑鄙下流,使人难画难描,深夜抄我家时,只有我家属一人在家看着我6岁的小孙子。他们不让她进屋,七八个土匪似的警察威吓家属说:你敢动一下,就带走你!他们满屋里抄翻,值钱的小玩艺往自己身上装,钱也往身上装,可拿的拿,可带的带,一窝蜂似的。我家属吓的精神有点失常。经过学法炼功,我们全家又恢复了正常,千言万语汇成一句话:法轮大法好,法轮大法是正法。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