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台河市女教师计划结婚遭拘留、法院判决离婚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2004年4月21日】黑龙江省七台河市女教师纪洪锐2000年7月计划去哈市与自己相识两年的哈尔滨师范大学职员于文胜结婚,被当地公安机关得知后,遭到非法拘留、监管。纪洪锐与于文胜被法院强行判决离婚。

下面是纪洪锐自述遭受非法迫害的经历:

我是黑龙江省七台河市一名教师叫纪洪锐,因修炼法轮功先后4次被抓,被侮骂、殴打、绝食后强迫劳动;嘴被贴上封条,不准睡觉;被施酷刑。但肉体所受的伤害与精神上所受的折磨相比,只有如沧海一粟。

耳边不时地传来大法弟子被迫害致死的消息。大法弟子高淑芹被抓次数多得邻居都数不清了,每次都被迫害得五脏衰竭奄奄一息,才被抬至家中。去年七市所有做大法工作的同修都遭到了不同程度的迫害,有的被劳教,有的被判刑,有的被迫害的生命垂危,被抬回家中,有的被迫害致死。大法弟子和家人都在恐怖中过日子。

公安逼迫家人和单位监视没被抓去迫害的大法弟子,如有差错,便被牵连。我所在学校的校长因我未写保证书被撤职。我经常被关在家里,电话、门都被锁上,不许和任何人接触,多则一年,少则几个月。即便是外出,也必须有家人随行监视。这是一种残酷而漫长的精神摧残。

迫害我最深痛的是,在我失去一切自由的同时,也失去了婚姻的权利。1998年我与哈尔滨师范大学档案员于文胜相识,情感至深。1999年我们一同进京上访,在天安门广场,恶警把他从我身边抓走,从此离散。2000年6月,因我受邪恶之徒监视,行动不便,他来七市与我登记结婚,7月份我欲去哈市与其结婚,被当地公安机关得知,将我非法拘留。28天后由家人接回继续监管,门、电话时时锁着,一锁又是几个月。我父母悲啼了几个月。

我与于文胜从登记到法院强迫判决离婚,未能见上一面。我决定去哈市找于文胜,我先去别的同修家小住几日,脱离监管的视线。然而七台河市教委保卫科以为我去了他家,便派出警察与哈尔滨市南岗区公安一起撞入他家抓人、抄家。于文胜幸而走脱,但年过八旬的父亲和七旬的老母从此孤苦无依。我欲前去看望,监管我的人又要随同前往。

昨日我去北山,看到那里的人们穷困潦倒,度日艰难,一妇人被贫穷抑郁得近乎痴呆,一死人躺在坑上已两日无钱出殡,而江××集团却动用国家1/4的财力镇压无辜、善良的法轮功修炼者,并掩盖滔天罪行,欺世盗名。

我热爱我的国家,所以才更加痛恨杀戮人民的屠夫。请公平和正义的法庭、良心和道德法庭,全球公审江泽民一伙,让披着画皮的豺狼不再荼毒生灵。

纪洪锐
2004年4月2日

在明慧网发表的作品版权归明慧网所有。明慧网会定期和不定期的对本网站所发表的作品集结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