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轮功学员被湖北仙桃市610及看守所迫害的事实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2004年4月22日】我以前是一位浑身被病痛折磨的苦不堪言的女人,到处寻医也无济于事。在一个看似偶然的机会,我得遇法轮大法修炼不到一个月全身的病都好了,也懂得了人为什么一定要做一个好人的道理,于是,我自觉按照“真、善、忍”原则要求自己,处处为别人着想,可以说是身心受益,我从内心深处感谢师父、感谢大法。可是,这么好的功法,江泽民一伙却非要镇压。

为了维护大法,维护师父的清白,2000年12月28日,我们一行十几个大法弟子一同去北京上访请愿,证明法轮大法好,法轮大法是正法,还我们一个合法炼功的环境,让我们能学、看教人做好人的书,还我们要做好人的权利。我们乘火车行至石家庄(中途)时被车上的乘警截住,被送下了火车,押送(返回)仙桃市公安局,被非法关押在看守所。

我们被关押一星期后的一天,两位同修被警察叫走了,一天一夜没回,当回来时其中一个红肿着脸,我们才知道她们被警察打了。接着我也被一叫曾敬文的恶警带上一辆面包车,带到一私人旅店,到二楼客房一看,里面有杨松华、周国怀、高峰等十几个警察(便衣),曾敬文叫我站着,他问话,周国怀做笔录。问了几句话,曾敬文就动手打我的脸,一阵毒打打的我两眼直冒金星,头晕目眩支持不住了,脑袋变得麻木了什么也记不起来了。我没有想到我们修炼“真、善、忍”做世界上最好的好人,会遭到政府这样的对待。甚至,曾敬文讲:“我打的就是你们好人,是江泽民要打的,你到那里去申冤?……”

一个私人小旅店,不是执法机关却成了“610”迫害大法弟子的场所,公安人员在里面私设公堂,滥用酷刑、逼供,身为公安执法人员,那有执法人员的形象,和流氓土匪有什么两样。他们以为有江泽民撑腰就可以为所欲为,不想想自己会得到什么样的后果。我经过两天两夜的不许睡觉,加上十几个恶警轮流折磨,我身心受到很大的伤害,身体支持不住了。押回看守所知道了里面所有的大法弟子都被审讯、被打,有的日夜罚跪;把衣服扒光(寒冬);十几个恶警打一个大法弟子;用辣椒水灌;用竹签钉手;打脸;脚踢,打得死去活来。

江泽民鼓吹的,建设有中国特色的社会主义就是这样?中国人权最好时期就是这样的?!

2001年6月,我被放出来不到三个月的时候,邪恶的‘610’办公室主任贺国华又要将我送进洗脑班迫害。我写信给‘610’劝他们不要迫害法轮功,将来会有报应的,他们不但不听劝阻,还说我散布反动言论。又一次,他们在没有任何手续的情况下将我强行抓到那个私人旅店,又是日夜十几个恶警严刑逼供,他们围攻、威胁、威逼加辱骂、欺骗等手段妄想让我屈服。在这期间彭帮庭(公安局国保大队大队长)一见面就骂我,侮辱我的人格,用矿泉水瓶砸,用厚书砸我,我被他砸的身上青一块紫一块的(夏天穿着单衣),还扭着我的胳膊强迫我下跪,我的双臂被拧的发紫,抬不起来,几天几夜的折磨使我感到无法活下去了。我的一封劝善信,只是要告诉他们,法轮功学员都是好人,不要迫害他们了。我们没有参与政治,也不想要任何人手中的权势,难道法轮功学员连讲一句公道话的权利都没有了,这是什么世道啊!他们身为国家执法人员大搞行刑逼供是知法犯法。

恶人把我非法关押到仙桃第二看守所,在那里我绝食抗议对我的非法关押。到第七天的时候,政保大队王其春(他非常阴险,他常跟踪大法弟子抓捕大法弟子)欺骗、威逼我丈夫配合他们迫害我,将我转入第6期洗脑班。在洗脑班,两个犯人‘包夹’一个大法弟子,他们不准大法弟子互相讲话,连吃饭上卫生间都有人看着,监视我的‘帮教’是一个姓曾的,非常伪善,他一字不提法轮功,从早到晚聊一些不相关的话,我的脑子被他打乱了,头痛失眠,一天到晚脑子里乱糟糟的,我还被逼看诽谤大法的电视。

贺国华每见到我就骂一次,都发泄私愤,用非常恶毒的语言攻击大法,并说“打死、饿死法轮功学员就象碾死一只蚂蚁,死了白死,北京死了一些还不是白死了……”他是仙桃市“610”紧随江氏集团迫害大法的邪恶分子,是一个非常毒辣的家伙,关谁抓谁他说了算,他是指望迫害大法弟子立功、晋级往上爬。

我不参加军训,曹乾玉(是第6期洗脑班的班长)、武永祥(讲课教员)就叫来六七个恶警、帮教强行将我从三楼拖到楼下,我身上多处被他们拖伤、撞伤,还要关我禁闭。姓曾的恐吓逼迫说:“不搞军训就关禁闭,不写保证就劳教等等。我在那强烈的高压下,恐怖的环境里痛苦的挣扎着,两个多月真有点生不如死,盼望从魔掌中挣脱出来。

2001年12月15日,我发真象材料被恶人举报,又一次被关押在看守所。我们发材料是为唤醒世人的良知,是在揭露谎言,救度被谎言蒙蔽的众生,让明白真象的世人有一个美好的未来,是在做大好事,我绝食抗议对我的邪恶迫害。到第七天,有十几个恶警和犯人强行将我手、脚用铁链子锁上,然后进行野蛮的灌食,十几个狰狞的面孔围着我又吼又叫,狱医用开水泡软了塑料管插入我的食管,往里灌糖水,几只大手捂住我的鼻孔不准呼吸,我浑身瘫软。我想不能死,还有许多世人等着我救度,想到这,我从内心深处喊“师父救我啊!”这时十几个恶警象被电了一样弹开了,还有的说真的有功,八天不吃不喝还有这么大的劲。

在极度的精神压力下,我身体被迫害的病变,左乳房长两个瘤子,在身体非常虚弱的情况下管教干部邱荣还伪善的告诉我“你劳教二年的通知马上就到。你丈夫要和你离婚,你会因病饿而死的……。”虽在这样沉重的打击下,我却更坚定相信师父要我们做好人没有错,修炼“真、善、忍”没有错,好人不应该坐牢,师父没有要我们坐牢,谁说了也不算。

看守所干部见我一天比一天病重,他们怕承担责任,将我带到仙桃人民医院检查,发现是乳腺癌,报告“610”和公安局政保大队,“610”的贺国华不相信,后来又经武汉同济医院确诊是乳腺癌,即是这样,他们还不放过我,还要罚款8千元,我丈夫一个人工作的工资仅够养活三口人,还要供孩子上学,经济并不宽裕,以前“610”几次对我非法迫害中已被罚款近万元(包括给他们送礼),这次又要罚款,实在没有钱,丈夫找人拉关系将我保外就医。

打击善良的必然是邪恶的,善有善报、恶有恶报,不是不报,时候未到,时候一到,一切都报。现在,江泽民、“610”违背天理、良心,对修炼“真、善、忍”的人群残酷迫害,不是遭到世界谴责和多国的起诉吗?希望那些跟随江××的人快快醒悟,将功赎罪还来得及,不然会遭到天理惩罚的。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