潍坊昌邑市看守所恶警恶行录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2004年4月25日】孙海波,女,大约36-38岁,家住昌邑市看守所宿舍楼,丈夫在昌邑市纺织机械厂工作。孙海波几年来一直充当江泽民的邪恶打手,因在当地迫害法轮功特别卖力,现成为昌邑市看守所的三把手。它让犯人给女大法弟子戴上几十斤重的脚镣和手镣紧连在一起的大镣。因大法弟子手和脚几乎紧紧连在一起,不能直起腰,伸开腿,走路时臀部撅得老高,头往下,身子、腰和腿成30度弯转,一会腰便疼得受不了,吃饭睡觉大便都得别人伺候,一切不能自理,因铁镣太沉太重,不到一天的时间手和脚就肿了起来。因长时间戴大镣,有的女大法弟子手和脚都磨破了皮,孙海波竟还逼大法弟子向它认错,不承认错就不给卸下来。

孙海波还用三角带做的鞭子狠命的抽打女大法弟子,有的大法弟子当场打得脚底肿得老高、青紫,鞋子都穿不上。孙海波还让犯人把女大法弟子铐起来,让犯人按着,让另一个犯人从口中硬插下一根粗胶管(不是医院用的那种,更谈不上消毒),用象漏斗式的东西插在胶管子上灌食,有个50多岁的女大法弟子被犯人插管子插的都大口大口的吐血,孙海波还继续让犯人插管,老少都不放过。孙海波还扬言说:“曾经有个炼法轮功的本来没什么大事,就是因为在看守所绝食,结果把情况反映上去,结果被判了三年劳教。”孙海波还贪污大法弟子的钱和衣服,搜身搜出的钱就装进自己的腰包。并且还邪恶的对大法弟子说:“谁让你们不自己主动的交呢。”有个大法弟子,孩子花200给她买了一件羽绒服,快过年时,因为讲真象被抓进了看守所,搜身时孙海波让大法弟子把羽绒服脱下来,说是太新了,不给登记,等家里人来拿回去。结果这件羽绒服竟穿在了孙海波自己的身上。孙海波还让大法弟子一件衣服一件衣服的脱,直脱的一丝不挂站在她面前,并且还用手摸前胸,让人怀疑她是不是心理变态。而且有的大法弟子来例假,她也让脱下裤头,并且把裤头全部反过来看,连例假卫生纸也让伸开看,孙海波这种人真是无耻变态。

朴恶警,男,大约三十岁左右,副大队长。99年之前曾在都昌派出所干所警,从99年7.20以后就开始毒打大法弟子,后被调到看守所。他打大法弟子的时候,男女老少都不放过,打大法弟子的耳光,脚踢,不让睡觉,罚站,三角带做的鞭子抽手心,脚心。用铐子斜背铐,用铐子铐在门上吊起来。

苳恶警,男,大约50岁左右,卜庄镇人。他的妹妹炼法轮功他都用砖头打她,在看守所专门用三角带做的鞭子狠命的抽打大法弟子,有个女大法弟子被抽的手青紫,破了皮,肿的大约2寸高。

金所长,男,大约40岁左右,现任看守所一把手,他的老家是围子镇金家口人,2002年初大约曾是南逢派出所的所长,它们令手下对他认为“不听话”的大法弟子任意处置,它叫打手随意扣留大法弟子的钱和衣服还有物品,走时不还。社会上的刑事犯进看守所时交300元生活费,大法弟子进看守所必须交600元,不足600元的,就是交500元它也不给洗刷用品,算白交。它叫犯人给大法弟子戴上几十斤重的大铁镣(手和脚近乎紧紧连在一起,不能直腰的那种),有个女大法弟子因不肯背看守所的监规,金便叫犯人给戴上几十斤重的大镣。非得戴足少则三天,多则半个月。那天下雨,这位女大法弟子的婆婆(近80岁的人了),坐车70多里路从家赶到看守所见儿媳。因这位大法弟子戴着几十斤重的大镣直不起腰,只好蹲着要求金让她见婆婆一面,邪恶的金就是不让见,它还恶狠狠的说:“谁叫你炼法轮功的,你不炼就不用在这遭罪了。我们这个看守所就是专门治你们这些犟眼子的。“说完扬长而去。

本作品谨代表作者的观点或认识。在明慧网发表的作品版权归明慧网所有。明慧网会定期和不定期的对本网站所发表的作品集结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