赤城县优秀教师张运婵受迫害经历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2004年4月27日】赤城县样田中学42岁的女教师张运婵,大专,中学一级教师,任教25年,因教育教学工作成绩显著,曾被评为“先进教育工作者”、“师德标兵”、“模范班主任”、“园丁”、“千万百工程课教师”、“优秀教师”、“乡人大代表”等称号。97年开始修炼法轮大法。修炼后身心有益,她找到了人生真谛,知道了生命的意义之所在。

自99年7月20日以来,江氏集团对法轮功学员实行了“名誉上搞臭,经济上搞垮,肉体上消灭”的邪恶镇压。她的家人都受到了严重的迫害。四年来,家庭经济损失2万多元,并多次被非法软禁和关押,人身自由不能保障,合法权利受到侵犯,下面列举如下:

99年7月22日,张运婵由于拒绝写保证,被乡政府强行软禁到学校学生宿舍三天三夜,不提供吃喝,由学校的领导和乡领导轮流看管。

99年7月25日,张运婵去北京上访,被乡书记高金龙骗回后,就把她劫持到县看守所拘留15天。公安局强迫按手印、照相65元,回到单位上班后,又被乡政府罚款1000元,强迫买书[只有个名目,从未见过书]20元,并逼迫在全乡大会上作检查。

2000年8月,张运婵被赤城一中昌平分校聘去教课,任初三毕业班的数学课和初一年级数学课并任初一班班主任。她的品行受到了全校师生的一致好评。2001年5月26日,按照县委的授意,县一中三个领导到学校把她接回了县政府宾馆。张运婵被县610软禁。第二天县公安局一科的李万锦、张永新对她进行了审讯,并让她写“保证”,她未写。同时他们连夜到北京她的住处搜了个遍,结果他们连一个纸片也没有搜到。5天后,张运婵被送到了县新办的小刁鄂洗脑班,在那里被非法关押了5个多月,绝食抗议两次。前后近两个月没吃东西,身体由120斤瘦成了80斤,人都脱像了。最后胃出血严重,县委书记邱建国还再三和她要“保证书”,在此期间,邱曾多次单独找她谈话,要她写保证,她始终没写。在洗脑班期间,学校为她交了1600元钱的所谓看管费,在她丈夫应得的工资中给扣除了。

同年11月22日,也就是刚回家的第13天夜里11点多,迫于县610指令,乡政府的书记刘兆成,副书记汤占宽,乡长侯海云,样田总校长孙占甫,中学校长李崇金带着几名警察到她家要把她带往小刁鄂洗脑班。原因是:国外大法弟子到北京和平请愿,形势紧迫。当时由于她的身体被迫害得极度虚弱,根本不能支持,于是乡校领导跟县委书记邱建国再三请求,决定将她先送医院抢救,身体好转后在送洗脑班。于是张运婵被乡里、学校各派一人每天轮流看守,不准出医院半步。在那里她渡过了难熬的15天,不吃不喝,不说话。身心受到极大的伤害,每天都有亲戚朋友、同事领导来劝说,让她识时务,以免再被抓走。她面对这样的心灵摧残。15天后从医院走脱了,前后两次被迫花去医药费1400多元。

流离失所二个多月。在外地,她给乡领导打电话,要求乡政府把她在关押期间所扣除的工资发给本人。领导答应给解决,再三让她回家上班。她相信了这位领导,回到了家。回家后没几天,书记和乡长去了她家,对她的身体表示很关心,并还带了水果,她表示很感谢。谈话进行到最后,按照上边的指示,让她写一份“保证”上交县610.她拒绝了,后又让她在一篇白纸上写上自己的名字,别的就什么也不用管了,她仍没答应,然后她提出补工资的事,领导反口说不行。事隔一天,也就是2002年腊月二十八半夜12点左右,侯乡长带着好几个警察将她从家里强行带走,说是领导要找她谈话,当时她丈夫不在家,只有14岁的女儿。她问警察:“你们要往哪里拉我。”他们中一人说:“到那里你们就知道了,你去过那里。”走了一个多小时,他们把她带到了小刁鄂洗脑班。

第二天,由公安局一科的四人审了一天,也没结果。邱建国专程到洗脑班,玩着哄小孩的把戏说:“你是一个很有才能的老师,凡是了解你的人都对你评价很高,如果你配合我们的工作,我可以把你调到县城来上班,所有的学校任你选,扣除你的工资全部发给你,你丈夫被扣的也都给。否则。这次不是让你呆在转化班,而是进监狱。”真可笑!竟说出这般没水准的话。当天下午就把她押到了县看守所。先是“治安拘留15天”后又判了“刑拘”。在此期间,她又再次绝食绝水,被强行灌食两次,每次都承受极大的痛苦。第一次绝食的第9天,狱医找人把她接到了干警室。张运婵的丈夫和公公已在那里等候,看到她的样子,眼泪止不住地往出流,他们怕给她灌食,劝她吃饭或喝点水,公公把倒好的补品端到她的眼前,哀求她喝一口。她拒绝了,用微弱的声音告诉他们:“我没事,放心走吧。”家人无可奈何的走了。临走时,公公对她说:“孩子,我实在不忍心看他们给你灌食,我受不了,我要走了,你可要保住你的命啊!”他们爷俩流着眼泪走了。他们走后,狱医开始劝说了一番,看到她很坚决,然后就开始给她灌食。由于她不配合,胶皮管从鼻子插不到胃里去,有两次插到嘴里了,他们八次才插进去,其中有两次,管子插进去了,按她两只手的干警就放松了,让她给拔了出来,当时她看到管子上全是血。狱医把它涮了涮,再给她插。最后一次,由于按她的警察和犯人把她的头和头发用腿紧紧的压住,浑身都被狠狠地按住,她一点也没力气了。灌完食后被送回监室,灌进的东西都又被吐了上来。经过两次的折磨后,她的脸鼻都肿的一般高了,模样都变了。嘴里天天流血水,鼻子里也在往外流血。身体一点也动不了了,真是生死边缘。这期间狱医给抢救花了300多元。4月9日,她第二次绝食,生命出现危险,狱医检查后马上送到了县医院进行急救,花去医药费1200多元[公安局张秀明要丈夫交15000元,后经说情,变成5000元,丈夫被迫交了3000元押金,还打了2000元欠条,才算把人接回了家。

她在洗脑班和看守所被关押期间,丈夫一次次看望,所花费的冤枉钱就有3000多元。

张运婵从看守所出来后,5月1日,县教育局分校领导到她家“看望”。她提出工资的事[在她被关押期间乡政府扣发了她11个月的工资,前任书记高金龙还扣了她丈夫一个月的工资]。可是他们却说:“只要你转化,我们保证你以后不再被抓,工资也没问题,我们都知道你是一个好老师。”她拒绝了他们的要求。最后他们让她一个星期后给局长交一份“认识”。她没交。5月10日。领导让她到样田中学上班。此后,昌平学校的校长,教导主任曾多次打电话并亲自两次专程来她家邀请她回学校上班。可是当他们找到邱建国时,对邱说:“你堂堂一县之长,怎么老跟一个小老师过不去呢?”他说:“不是我们跟她过不去,是她跟我们过不去,我几次叫她给我写写保证,就过去了,可她连一个二指宽的纸条也没给我写,这能怪我们吗?让她写一句也行。”于是校长反过来让张运婵给邱写一句话吧,她不肯写。

2002年10月,中共要开“十六大”了,这对法轮功学员又是一场灾难。这些天样田乡先后被抓走了四名大法学员,另有两名被迫流离失所。张运婵被乡书记,副书记,校长逼着带到学校被软禁。二十小时由学校四位领导轮流看管[说是上面的指示,否则就抓去看守所],表面上还在上班,实际上已没有了自由。在此期间,她84岁的老母病危,她要去探望,还得再三请求,最后校长亲自跟着去,并且不让住夜。有一次她给母亲做了一点吃的,时间稍长一点,校长还被骂了一顿。马上把她接回了学校。尽管她不想让她的老母知道,她又被看管了,但母亲还是知道了,母亲心里非常难受。十六大开完后,领导才让她搬回家住。她只伺候了老母一周,她老母就去世了。

2002年9月的一天,她正在上课,丈夫告诉她公安局判了你一年的劳教,因健康状况监外执行。

以上是她在经济、肉体及精神上受到的迫害。在合法权益上:99年7月20日后,她的身份证被乡政府没收;直到2002年6月参加微机职称考试时才要回。每到“敏感日”经常有匿名电话骚扰,被监控等;99年7.20后,她曾连续两届被选为乡人大代表[教师代表]。7.20后,她还在任,没有到换届的时候,乡里开人代会就没通知她参加;98、99连续两年专业技术考核为“优秀”按照上级有关规定,按比例有奖励工资一级,她被评上了。但因炼法轮功被取消了资格;2003年1月,乡里开党代会被选为党代表,后因炼法轮功被乡里取消了资格。

以上事实只是她被迫害的一部分,其实这四年来,她家中的亲人们在心灵上和精神上也同样承受了巨大的痛苦。她这只是中国大陆亿万个修炼者中受迫害的一员,江泽民集团对法轮功修炼者的迫害真是罄竹难书,希望世人们能从这一点看到或了解到更多的真象,给自己的未来奠定良好的基础。

在明慧网发表的作品版权归明慧网所有。明慧网会定期和不定期的对本网站所发表的作品集结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