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睹吉林省九台饮马河劳教所对大法学员的迫害


【明慧网2004年4月3日】以下是一位不修炼法轮功的人,在劳教所目睹的大法学员因不放弃自己的信仰被非法关押期间遭受的迫害

我因犯罪,于2003年被送到吉林省九台饮马河劳教所進行劳动教养。刚到劳教所时,由于受外界宣传的误导、欺骗,对关押在那里的法轮功修炼者有一种偏见与误解,对这些人有一种不好的印象。后来经常接触这些人之后,逐渐地改变了我的看法,发现他们并不象电视、广播、报纸等宣传的那样,这群人都是社会上的好人,待人真诚,讲信用,不计较个人得失。所以,我很愿意接触这些人,而且通过他们给我讲真象,使我明白了法轮功是怎么回事,我开始同情他们的遭遇了。而且我也想办法给予他们提供帮助。以下就是我的亲身经历,讲出来就是让更多的人知道真象,给这些遭受迫害的人以理解、同情。

刚到教育队的时候,我结识了几名大法弟子,其中有李玉桐、张永、罗光、张洪久、景志新等。为什么对这几个人这么熟呢?是因为这几个人都被关押在严管舍,而且都被人用手铐铐在床上,遭受着比其他大法弟子更多的痛苦。

过一段时间后,我被分到了三大队,又过了不久,李玉桐、张洪久、景志新也被分到了三大队。由于他们抵制迫害,继续被关在严管舍内,不让接触其他的大法弟子,不许他们之间说话,严密监视这些人。其中,李玉桐经常坚持绝食,每次绝食,都被关進小号,而且一关就是半个月,就这样,李玉桐很多时间都是在小号度过的。每次绝食后,劳教所都要对他進行强制灌食,折磨他,使他遭受很大的痛苦。由于强制灌食,导致他的气管和食道严重损伤。记得有一天,他被从小号放出来以后,人已被折磨得奄奄一息了,劳教所一看人不行了,就将人用车拉走了,说是去外面看病。结果一去就没有再回来,有人就问人哪去了,管教就撒谎说:“放回家了,在家养病呢。”当时我信以为真,可后来听管教私下议论这件事时说:李玉桐已经死了。

可想而知,劳教所的管教在编造谎言来欺骗我们和其他不明真象的人,而且专干那些见不得人的事,表面却用伪善欺骗我们。一段时间内,我对大法弟子绝食不理解,认为这是何苦呢,这不是在折磨自己吗?后来,大法弟子给我讲了为什么要绝食,绝食的目地是什么?绝食是为了抵制迫害,要求人身自由,无条件释放。他们的人权、信仰自由遭到了践踏,被强行剥夺了,应该立即停止迫害。

这段时间,还有几名大法弟子绝食,也都被关進小号,一呆就是半个月才放出来。

秋天的时候,劳教所盖大棚,从教育队调来几名瓦工,其中一名是炼法轮功的,叫陈玉国。到了大队后,陈玉国不出工,管教赵久胜、王兆鹏将陈玉国一顿拳打脚踢,将陈玉国打得鼻青脸肿,满脸是伤。就是这样,管教还强行逼他出工,到劳动现场还罚站。后来有几名大法弟子找干部要求处理此事,大队干部总是拖着不办,后来,陈玉国找到了郭所长,要求严肃处理打人事件,最后还是不了了之,打人凶手依然还很嚣张。

有一位大法弟子叫姜林,到三大队后,也被关在严管舍。后来他开始绝食,管教就命人给他强行灌食,他不去,管教就找一些人将他戴上手铐,强行抬去灌食,每当我看到这情景心里非常难过。姜林绝食后不久,出现排尿困难,无法排尿,小腹肿胀,出现了生命危险。劳教所害怕,赶紧送医院看病,当时我看见姓梁的大夫手里拿着一副手铐,阴沉着脸,他给奄奄一息的姜林毫不客气地戴上手铐,叫人将他弄下楼,楼下停着一辆警车,管教将后备箱打开,将姜林一下就摔在了满是灰尘的备胎上,不管人的死活,简直不拿人命当回事,真是没有一点人性。

有一名叫宋立军的大法弟子,有一天在劳动现场突然四肢不好使,不能说话,劳教所将他送到外面去看病,也没确诊出是什么病。当时的情形是危急的,劳教所通知家属来所探望,却不让家人把他接回家治疗,还向家人索要看病的几千元钱,一切看病的费用都是家属承担的。

我讲出这些来就是想让更多不明真象的人知道法轮功的真象,不要再被谎言欺骗。也希望善良的人们能伸出援助之手,对这些处于危难中的法轮功学员予以理解和帮助,共同制止迫害,维护人间正义。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4/4/3/71524.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