河北省唐山市古冶区赵曼如遭受的迫害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2004年4月3日】我叫赵曼如,女,63岁,唐山市开滦机厂退休工人。没修炼前我是一个病魔缠身的人,经常休病假,休病劳保,24年的病史,西药、中药、气功偏方都不见效。

1994年6月,我开始修炼法轮功,按照“真善忍”严格要求自己,做一个更好的人。很快身体恢复健康,一身轻,到现在一片药没吃过。可是1999年7月20日,风云突变,江氏集团铺天盖地的开始打压法轮功学员。为了证实法轮大法好,我去了北京信访局。我刚到北京车站,就被警察抓住送到保定。在保定,那真是邪恶从天而降,中国公安警察对善良无辜百姓大打出手,拽大法弟子往汽车里塞,把汽车玻璃都撞碎了。大法弟子在广场中心,正面是警察,都是戴钢盔的防暴警察,端着上了刺刀的枪,气氛十分恶劣。我被从保定送唐山市公安局,从那又到唐山市古冶区林西办事处。他们给我看诽谤大法新闻,逼迫我写书面保证。到夜间12点,街道书记和我的家人将我接回了家。第二天上午,林西所警察非法抄了我的家,把师父的法像、大法书、录音带全部抄走了,炼功点环境被破坏了。

2000年10月下旬的一天上午,古冶区公安两个人到开滦机厂,机厂保卫科彭春元带人从家中把我绑架到单位非法审讯,后来又把我带到古冶区南范派出所。由所长解长福、副所长刘××,还有古冶区公安的一个人,对我進行非法审讯。我被非法关押3天后,被送回机厂,开滦机厂彭春元熊永江罚了我二千元钱。

2001年2月8日,开滦机厂劳保科书记张玉柱把我送到保卫科進行非法审问、搜身,第二天彭春元、熊永江等三四个人给我送到唐山市丰南第二看守所非法关押,3月9日回家。

2001年7月13日下午,因姐俩张贴法轮大法好,被恶人举报,把我们抓到唐山市古冶区林西东所,恶警赵子金对我们搜身,万兰峰破口大骂,不让上厕所,一天上午有五六个恶警给大法弟子戴手铐,强行上车游街,恶警万兰峰用高音喇叭诬蔑大法和大法弟子,到晚上十点左右给我们戴上手铐,以扰乱社会秩序送到古冶区河西看守所非法关押,由于在林西东所不让上厕所,我到看守所后尿血一个星期,被抓时把家给抄了,大法书、录音机、录音带都抄走。我关押期间受到非人的待遇,不让和家人亲人见面,早晚各一碗面粥,放的碱特别多,没法吃很腥,里边有老鼠屎,有沙子,几根咸菜,中午一个馒头,(经常有不熟的)几个菜叶没有一点油星的一碗汤,根本吃不饱,每天放风早晚各一次,总是锁在屋里,室内没有便池,地漏,总而言之一切都在室内。

有一次我和其他大法弟子给犯人警察讲真象和放风时在外面院子砖墙上写真象标语,被犯人举报(都叫这个犯人“小东北”),遭到女恶警王磊用胶皮棒毒打、抽打身体多处黑紫,下午看守所董××(所长)对我们大打出手,大骂出口,像疯了一样打大法弟子的脸,还找来一帮男犯人围攻,在邪恶迫害下,使我血压高210,心跳过速,非法超期关押七个月,2002年2月6日上午送到单位,下午回家,古冶区林西东所扣我300元钱。

2003年10月20日晚5点左右,唐山市公安局、古冶区公安局、机厂保卫科熊永江带十来个恶警闯進我家,家里家外都站上岗了,他们抄了我的家,抄走大法书、录音带。

在江××集团铺天盖地对大法,大法弟子進行惨无人道的迫害下,也触及到我的家人。2000年7月下旬一天早晨,我去外面炼功,被劳保科书记张玉柱发现,叫我八点到厂里去,我没有去。开滦机厂、开滦电厂找我儿子、女儿,儿子受到很大的压力。

2000年,我的侄子要当兵,一查三个姑姑是炼法轮功的,结果侄子受株连,没当成兵。我们姐四个都因炼法轮功被抓,受审、抄家、拘留、劳教、监视、罚款。

2002年12月30日,妹夫赵英奇被荷花坑劳教所虐杀。母亲承受不住这么大的打击,2003年2月4日去世。家中的孩子都受到精神上的迫害,身心受到创伤。妹妹赵燕如来我家住几天都不行,2002年4月30日5月1日第一天来三个恶警,第二天来四个,把我妹妹强行带走。2002年10月1日夜间12点了还强行把人带走,搞的人过不好日子,家里不得安宁,亲人都跟着担惊受怕。

遭到这些迫害和当地公安局610有直接关系,谁犯罪谁就去偿还,法网恢恢,疏而不漏。

主要负责人有:刘征、尚继忠、郑俊刚

经常到家骚扰的有:开滦机厂张玉柱,熊永江,林西西所姓张的。

在明慧网发表的作品版权归明慧网所有。明慧网会定期和不定期的对本网站所发表的作品集结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