潍坊市610洗脑班傅进宾等歹徒的残毒和下流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2004年4月5日】“610”办公室是1999年6月10日由江泽民、罗干一手策划成立的未经任何法定审批的专门为迫害法轮功而设立的凌驾于一切权力之上的非法机构。为具体实施迫害,“610”下属又设立一个地下监狱洗脑班,名曰:“法制教育培训中心”。潍坊市“610”洗脑班的组成人员:宋继武(市委副秘书长,原潍坊市“610”办公室主任,手机:13806368299),徐玉军(潍坊市委副秘书长,现潍坊市“610”办公室主任),傅进宾(现任潍坊市“610办公室”副主任,是潍坊市“610”洗脑班主管,手机:13853646838),冠建辉、 李同奎(潍坊市“610”办公室副主任,洗脑班主要策划人),610洗脑班凶犯有:娄金洪、郭黎东、李焕昌、颜科长(市公安局)、王科长(女“610”)等,收买雇用的主要打手有:高兴昌、李×刚、郭文杰、丁爱丽、王红、王好文、郭静、孙桂珍、马常岭、李有燕、邱世刚、吕丽娟。

潍坊市“610”分管负责人:王治华(市委副书记)、李守玉(市委常委、政法委书记)、张军(市政法委副书记)。

下面请看潍坊市“610”洗脑班付进滨等人的所作所为:

傅进宾、男、46岁,于2000年从部队炮八师转业市公安局任科长,于2003年4月到市610洗脑班至今。

傅进宾等人迫害法轮功修炼者所采取的主要手段有:精神摧残、人身伤害、掠取巨额钱财、株连家属、扣押不炼功的人。

1、凡被绑架进班的法轮功学员几乎都是在家里或单位被非法绑架或欺骗来的。有的是劳教期满后又被非法押送到洗脑班,毫无法定程序和依据,完全是非法劫持行为。

2、凡被绑架进洗脑班的法轮功学员全部被严密监视(室内设监视器),行动被限制。晚上与陪护人员或家属关在一起(不分男女),锁上屋门,不准进出,不准上厕所。男女被迫在一个房间用一个痰盂大小便。

3、强迫被非法抓进洗脑班的法轮功学员交纳生活费,出班时必须交纳转化费,每人每月最少2000元,数额随意确定。有的3000、5000、7000、10000、20000不等。这些收费没有任何根据,也没有任何正式手续,都是迫使家属和单位私下办理。傅进宾等人诱迫家属请客送礼,吃喝受贿,随意勒索财物。傅进宾等几个人还将要来的钱私分贪占。

4、随意扣留炼功人家属。有的大法学员家属亲友来探望,被傅进宾无理扣押在洗脑班不让走。如一位大法学员的儿媳来看望婆婆,傅进宾不告知任何理由锁上大门不让走了,遭到本人的强烈反对并要爬门翻墙时,才开门放人。还有一位大法学员的妹妹来探望姐姐,被强留在班上不准走。一位炼功人的年逾花甲的母亲来探望儿子,被傅进宾等恶徒强行扣在洗脑班,老人强烈抗议并拨打110报警也未放人。老人被折腾得血压升高到230,剧烈头痛,傅进宾仍不放人,直到一个月后回家老人出现了脑痉挛症状,立即急诊住院才脱离危险。

5、对不服从它们的非法要求、不放弃修炼的大法弟子,傅进宾具体指挥并亲自动手采取粗暴野蛮行为。拳脚相加、连撕带打。如:有一位大法弟子从家里被绑架劫持到洗脑班上,傅进宾等人喝令:跪下!她坚决不跪,并喊“法轮大法好”!顿时,傅进宾等恶徒一拥而上,掐着脖子、撕着头发,摁在地下劈头盖脸拳打脚踢一顿毒打。有一次,一位近六十岁的老太太因为在院子里炼功,被拖到屋里,猛力推倒在地上,肋骨撞在桌子腿上,老太太足足有半小时没有爬起来,大口喘着气……还有一位炼功人因为不屈服,被傅进宾连续几掌打的她连声叫喊。傅进宾在院子里用擒敌拳扣住她的胳膊将她摔在地上……这种对大法学员的暴力行为在洗脑班上随处可见。甚至有的大法弟子在这里被迫害致死。

6、对绝食抗议的炼功人强行灌食。有一位炼功人绝食七、八天时,傅进宾等六、七个人抓着胳膊、摁着腿、掐着脖子、抓着头将管子往鼻子里硬插,一时间,叫喊声、呕吐声乱作一团……该大法学员被掐得浑身青紫红肿,筋疲力尽。还有一位年逾花甲的老人已有5、6天不吃不喝,身体十分虚弱。五、六个恶徒一齐下手,傅进宾一腚蹲坐在老太太的腿上指挥灌食。它们掐胳膊摁腿,老太太被折腾得奄奄一息,连挣扎和喊叫的力气也没有了……

7、有一种酷刑比毒打还残忍,大法学员张亮被“610”恶人用欺骗手段骗至洗脑班后,由于坚决不妥协,在傅进宾的直接指挥下,暴徒们对其实行一种它们叫“熬鹰”的酷刑折磨。连续一个多月24小时罚站,不让坐下,不让睡觉,一群恶人轮番上阵连喊带叫,无数次地被撕打推拽。他被熬得神情麻木,辨不清方向,两腿两脚肿得吓人!皮肉透明发白,随时就会破裂。小腿和大腿同粗,两脚无法穿鞋,赤脚站在水泥地上,最后两腿无法站立,走路寸步难行,东倒西歪,无数次地碰在墙上,摔倒地上…… 这时,配合邪恶将自己的儿子、孙子欺骗来洗脑班的爸爸、奶奶后悔不已,发现它们说的不伤害他,靠说服教育转化,全是假的。看到孩子遭受如此折磨,心疼、后悔、害怕的心情无处诉说,却又不敢上前制止,只是暗自流泪……张亮的姑妈是从医的,忍无可忍的告诉傅进宾等人:“你们再继续下去,可能会导致他下肢终生瘫痪,不能这样折磨他了。”它们怕担责任,才住手。这种“熬鹰”的酷刑折磨不止在一个人身上施行过。

8、丑恶的精神折磨。傅进宾等恶徒整治炼功人使尽了招数,又费尽心机地“创造”出了装神弄鬼的丑陋表演。它从青州找来一个叫郭文杰(原是青州市委妇联主席)的犹大,该恶徒率领打手郭静、王好文、马常岭、王红、丁爱丽、李有燕、邱世则、孙桂珍等,对不放弃修炼的大法学员采取了这种抓神弄鬼的迫害手段。一次,它们一齐对着一位女性炼功人的胸部、头顶、两耳、后背乱拍乱打,双手对着两耳猛力拍打,叫“双风贯耳”。用纸壳卷成纸筒插入双耳,轮番上阵对着纸筒狂呼乱叫,直震得头昏脑胀,耳鸣目眩。一位炼功人多次当场晕倒在地……每实行这个办法时都是傅进宾直接策划。有一次傅进宾向郭文杰一使眼色,郭文杰等一群邪恶之徒立即将一位大法学员推压在床上,浑身上下前后乱抓、乱掐、乱拧、乱扣……特别是对着腋下、肋骨、大腿根、头、脖子等敏感部位使劲地扣、撕、拧、掐……无处不抓。这位炼功人被抓得全身青紫红肿,前胸被打的变色。再疼也不敢出声,因为一出声喊叫,它们就对着这个部位大叫“邪魔在这里,抓住它!”便对着这个部位掐的更厉害!此情此景,目不忍睹!十分丑陋!这个邪恶的招术它们不止在一个人身上使用过。傅进宾还将这个办法作为“经验”推广到潍坊各县市区。

9、傅进宾作风恶劣,流氓成性,衣冠禽兽,它经常对女性炼功人(不论年龄大小)用低级下流的动作和语言随意进行“性骚扰”、“性侵犯”。它随时用手拍打触摸妇女的头、脸、背、肩、胳膊、腿部等等。一次,有人见它一边说着下流话,一边把手伸进一位50多岁的妇女的腋下。一次一位年轻的女炼功人还没起床,傅进宾进屋掀开她的被子刚要动手,被人进屋发现,它才停止了不轨行为。每次这些行为都是伴随着说“笑话”来掩饰它的龌龊肮脏的恶行。在洗脑班上,它对一位农村青年妇女随时戏弄,摸弄她的头发、脸、背、腿等处,这位妇女无奈之下好言相劝:“你是国家工作人员,又有妻子儿女,请尊重别人,也是尊重自己,你不要欺负我这农村妇女,如果你妻子知道你这样行为不轨,会怎样看你?” 傅进宾不仅不接受劝告反而恼羞成怒,当场怒骂奚落她一顿。傅进宾的这些流氓作风和习气曾多次遭到受害人的拒绝和抗议,但它始终没有收敛,且更加肆无忌惮。

傅进宾曾对另一位年轻女性炼功人多次进行动手动脚和污秽的语言挑衅,虽遭到她的强烈反对,它却嬉皮笑脸,不知羞耻。一次,它对其百般纠缠之后,竟把自己的生殖器掏了出来……使这位妇女恶心羞辱得无处躲藏,真是令人作呕!这位妇女伤心地说:“在洗脑班上,我对傅进宾这种精神折磨和伤害实在无法忍受!”

不仅这样,傅进宾与一个收买雇用的作风不正的女恶人勾搭,狼狈为奸,更是无所顾忌。

上述种种,只是对洗脑班傅进宾恶人恶行的简单概述,其全部所作所为和详情内幕,证人证言俱在,我们会不断地详细地一件件揭露出来。仅上述行为已略见一斑,足以看出“610”洗脑班是个什么组织,傅进宾等人是些什么货色!它们在干些什么?不是昭然若揭了吗!可悲的是:这些国家公务员、公安、国安人员打着执法的旗号,挂着“法制教育”的招牌,干着为非作歹见不得阳光的事情,却受着“上级”的支持、鼓励和纵容,致使这个“非法机构”的非法行为堂而皇之,肆无忌惮!

人们不仅要问:是谁给了“610”、傅进宾等人这么大的权力?可以随意抓人、打人、掠钱、折磨人、开除、扣工资、株连亲属等而不受任何约束?这个不敢公开承认的不伦不类的机构没有任何法律审批和授权却超越了一切权力和司法职权,哪一个法律、法规和政策允许?哪一个组织和领导这样失去理智和原则?法轮功修炼者只是信了一个理,自我修善祛病健身,竟遭到如此迫害打压,连说话权思想权都被剥夺了,连自己遭到迫害的真象都不准说,谁说就把谁往死里整!国家宪法竟遭如此践踏,这个现象正常吗?不可怕吗?

在这里,我们真诚的告诉人们:法轮功从1992年传出,到上亿人修炼,从99年7月开始国内“文革”式地疯狂打压,到如今国外已弘扬到六十多个国家,这一些不是以某些人的意志为转移的,也不是以权势来决定的,不要被暂时的表面现象所迷惑,邪恶的东西是站不住脚的。四年多来迫害法轮功的事实已经证明:江泽民出于极端自私和权欲一手发动和操纵的这场迫害法轮功的暴行已经走到尽头,它把自己拖进了死胡同。越来越多的人明白了真象,从谎言欺骗中清醒。谁都知道,野蛮粗暴的强制手段和高压政策是最无能最愚蠢的表现。江泽民却失去人性、利令智昏,一味地打压这些修“真善忍”的好人,但它没有想到迫害使法轮功更加广泛地普及和洪扬全世界。为什么国内外学炼法轮功的人越来越多、真修的更加坚定、一时迷惑的清醒了、所谓“转化”的明白了,就是因为有个高深的法理—“真善忍”在伴随指引着炼功人。所谓“转化”、洗脑、劳教、判刑不过是些自我折腾的荒唐把戏而已,所造成的恶果更糟!其实,任何一个事物都有它的发展规律,当一个人、一个事物走到尽头的时候,其表现往往是疯狂和无奈,最后自己搞垮自己。

最后,我们警告曾经参与并至今仍在迫害法轮功及修炼者的那些人包括“610”、洗脑班傅进宾等人:住手吧!到时候了。该为自己和你的家人想一想了。因为你们所干的那些事无论如何都不是好事,都是不光彩的,见不得人的。那些丧失天良和道义的事情能平白无故地无声无息了吗?那些被伤害及迫害致死的大法弟子的家属亲友会永远沉默吗?欠债还债,欠命还命这是天理!也是当今的法律。不要以为有江泽民支撑和“上级”的支持。江泽民已经自身难保,只要你不自我封闭,掩耳盗铃,了解一下外面的世界,你就会明白,江泽民不是你的保护伞。鼓励你指使你这样干的“上级”也不会为你承担,一旦有事他比谁变得都快,遛得都急。

也希望这些人的家属亲友、父母兄弟、妻子儿女帮助他们冷静地思考一下,作出理智的选择。如果一意孤行,一条黑道走到底,等待你们的是危险的,可怕的!我们不是威胁,没有恶意,只是劝善。让你明白其中道理。

在明慧网发表的作品版权归明慧网所有。明慧网会定期和不定期的对本网站所发表的作品集结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