湖南省岳阳王丽华的亲属给父老乡亲们的信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2004年4月6日】

父老乡亲们: 你们好!

我是大法弟子王丽华的一位亲人,今天向父老乡亲们讲述着她在这几年来遭受恶人迫害的亲身经历,望有正义感、有善心的同胞们能明辨是非,分清正邪,来共同维护人类应有的道德和做人的基本权利!

我的亲人王丽华是一个非常开朗对生活充满自信的女性,不幸的是:1998年正月丈夫因误饮酒精中毒,险些丢了性命,通过医院抢救,幸免一死,但眼睛双目因此而失明,并且其它方面也留下了轻微的后遗症,完全失去了劳动能力,甩下四个年幼的儿女。王丽华当时面对这种打击,望着一个残疾了的丈夫和四个年幼儿女真是悲痛欲绝,她整个人都快崩溃了。通过亲朋好友从各方面的开导和帮助,她勇敢地站起来了,担起了这副沉重的家庭重担,细心料理丈夫,关心教育子女,虽说日子过得紧巴巴的,但家里还是井然有序。特别是当年10月份,经同学介绍结识了法轮大法,在读《转法轮》后,她明白了许许多多好久就想明白但又不得其解的问题,精神面貌更加焕然一新,并帮助丈夫修炼,身体得到了明显的改善。王丽华用真、善、忍的法理教育孩子如何做好人,四个子女都可称得上是品学兼优、诚实可爱,家里时时都洋溢着一种得法的幸福感。她逢人便讲法轮功真好,真神!

1999年5月家乡洪涝灾害,被迫移民迁到岳阳枫树村柏杨组监时租房居住,生活更加艰辛。同年7月,江泽民开始对法轮功的疯狂迫害,王丽华及她的家庭遭到枫树村以余辉平、方三旺为首的恶人的多次残酷迫害。

2000年古历12月26日,王丽华刚从河北秦皇岛被非法关押了20多天才回家,27日清晨余辉平就闯入她家,以她上了京为由逼迫她赶快搬离枫树村,并扬言如不搬走,明天就派流子把她的东西全部掀出去,说完扬长而去。

腊月29就是过大年了,父老乡亲啊,人心都是肉长的,一个女人支撑着这个家就很不容易了,学法轮功又有什么错,按照“真、善、忍”做好人难道有什么不对吗?上京向中央领导反应她们只是为了祛病健身,做好人,信任中央政府下来调查她们,给予她们正常的学法炼功环境,行使宪法赋予公民的权利也有错吗?已经腊月27了,到处都是冰天雪地的,不法人员还逼着她搬家。

请问余辉平有没有父母、妻室儿女,还有没有良心、道德。当他的亲人听到他在外面干着这些迫害好人,干着伤天害理的事时,会有何感想!

次日28日,余辉平果真纠集了5个人来到她家气势汹汹地逼问:“你搬不搬,不搬就把你们全家掀出去,把你家的东西放火烧掉。”后经邻居的陈老太劝阻,说大年三十了上哪去找房子,家里又没钱,乞丐也得有个年啊!暂时让她过了年再说吧!就这样通过反复劝说才同意过个年,但还要陈老太太担保在正月初十前不得出走,不能什么样等等,而且一定要在正月初十前搬离枫树村,并扬言在枫树村的土地上连棚都不许搭。

余辉平他就是这样昧着良心,打着××党为人民服务的旗号,黑白不分,正邪不分,好坏不分的跟随江××邪恶,充当帮凶,为江摇旗呐喊,迫害众所周知的好人,去捞取政治资本!

由于王丽华还有三个子女在七中念书,也没有什么地方可搬。后来经朋友介绍在枫树村余家组租了一套房子,人力折腾不说,搬家公司就花去160元。前一段生活还比较平静,每天都是靠着她担菜篮子在外面走街串巷维持生活。因实在太辛苦了,就在好心人的支助下,在住所附近租了一个小门面做了一点小生意,这样就免得遭受风吹雨打、日晒夜露。既要做好生意,又要照看家里丈夫和孩子,真是艰辛度日。幸好修炼了大法,要不然早就垮了。

不幸的事终于又发生了。2001年古历10月9日下午,王丽华从家里把丈夫带到店到店子里,边照看生意边念书给丈夫听,帮助他学法修心。不料开来二辆车子,下来几个人装模作样问她瓜子怎么卖的,她回答1元1袋。话音刚落,一个叫李勇飞的为首冲到她门面的里面,问:“这是你的房子吗?你家里人都住在这里吗?”她一看形式不对,问他们是干什么的,李勇飞亮出一张传唤证说,要传唤你到派出所去一趟。王丽华当时明白过来了,是冲着她来的,坚决抵制不同意跟他们去。这帮人不由分说地抢走她的书,并到处乱翻一通,在她店子无人看管,失明的丈夫无人照料,孩子也没回家的情况下,几个所谓的公安干警强行将她连拉带拖地推上了车。

王丽华奋力反抗,这时一年轻公安连忙上车,欺骗她说:“大姐别这样,我们只有一点小事到哪里问清楚了你就可以马上回家”,就这样将她连哄带骗,把她带到了白港乡派出所。另一帮恶人就搜她丈夫的身,搜到钥匙后,在她家里无一人的情况下,把她家里翻了个底朝天,非法抢走大法书,录音带等等,造成她家完全处于瘫痪状态。

王丽华被绑架到白港乡派出所后,两个女警察对她强行搜身,后恶人赵自湖对她进行盘问,问在她家放的天安门自焚录像带是从哪里来的。王丽华拒绝回答。晚上警察对她通宵达旦轮流值班对她进行盘问,不让她休息,直到第二天下午。她两个女儿找到了派出所,哭着要妈妈回家。这时他们不但没有放回的意思,还见机用亲情来骗她出卖同修、背叛大法师父。恶人就是恶人,明明是他们破坏她们的幸福家庭,执法犯法,扰乱群众正常生活,却反唇相讥来挑拨离间她们的母女情,并说哪有像你这样当母亲的,自己的女儿都不疼,像她这样的母亲根本就不用理她。当天是王丽华女儿17岁生日,两个年幼的女儿心里都非常清楚她妈妈是好人还是坏人,她妈妈也不会图一时的安逸去做伤害他人的事,去做大法弟子不该做的一切。两个女儿只好无奈地望着这些披着公安干警外衣的恶人,嚎啕大哭地离开的白港乡派出所。

恶警们一看达不到他们的目的,就把她关进了一看守所。后来恶警唐建民和李勇飞又把她转至监湘看守所,非法关押四个多月。恶警把王丽华非法关押后,他们在她家附近蹲坑,又非法抓走了一个大法弟子沈群芳,并三番五次干扰她的子女,妄想从她们年幼纯真的心灵里找到他们迫害好人的所谓证据。

乡亲们啊,王丽华的女儿年仅17岁,在五里牌东方眼镜店当学徒,又要照顾家里的店子,还要照顾爸爸和弟弟妹妹生活。对于小小的她来说是何等的艰难。这些流氓官员和警察到处招摇撞骗,多次上门骚扰她们的生活,威逼房东老板叫她们搬家。恶徒们还人性全无地以她们爸爸抵制了他们为由,要求孩子们一定要把她爸爸搞走;不搞走的话,那连她们也不能住在这里了;如果你们把你爸爸撵走了的话,你们才可暂时住院在这里。恶人余辉平还逼迫王丽华女儿把她爸爸送到火车站去让他去乞讨去流浪,不要管他。最后没有办法,王丽华丈夫去了他姐姐家。余辉平这些恶人侮辱人格,践踏人的尊严,连残疾人和少年儿童都不放过,真是丧心病狂。

四个多月后,王丽华单位的曹经理和她的哥哥从临湘接她回家,又被临湘看守所以交生活费为由从她有病的哥哥手里勒索1000元,并说还免除了800多元,所以帐号上的40多元钱不能带回家,必须充公。

身无分文的王丽华回到家里,店子早被迫害关掉了,没有一点生活来源,家里也被他们糟蹋得不成模样,丈夫也不成人样,孩子们是住无定所,饱一顿、饥一顿的整天都生活在惶恐不安的日子里,盼星星、盼月亮盼了一百多个日日夜夜才把娘盼回家,她们有了主心骨。

这时余辉平、方三旺又疯狂地找上门来,不顾她人死活,逼着她搬家,王丽华坚决抵制。恶徒们又多次上门骚扰、非法抄家。只要王丽华没在家,恶徒们就害怕到极点,对着她的儿女们大呼小叫,快点把她找回来,不快点找回来就找到你们学校去开除你们,并停你们的电,停你们的水;并多次威胁房东老板老陈和小李:如果不把她们赶走出了什么事一切由你们负责。这些恶人就是这样的惧怕好人,逼着好人犯罪。房东老板平时也还蛮好的,在高压下对王丽华进行施压。

由于生活非常拮据,小孩又在七中念书,她也不是没交房租钱,又不欠水电费,她想在哪里租房也是天赋予的人身自由,不就学了法轮功吗?学了真、善、忍做好人吗?难道就这样令他们心里恐怖吗?

善良的人们,你们可曾想象得到吗?恶徒们把王丽华家已经迫害成这样了,他们还最后使出了卑鄙、无耻、狠毒的手段。在2002年炎热的夏天,以余辉平为首的邪恶之徒带着水电工,把她家的水电全部切断。当时还有不少乡亲上来围看,王丽华向他们讲真象。水电工也表示很无奈,不是出于本意,是受余的指使违心干的。王丽华一家人都无法正常生活和学习,持续了一个多月,最后不得不搬离枫树村,离开了那些恶人。

在搬走之前,有时恶徒还派很多人24小时监控。古历4月9日青天白日,王丽华外出有事,恶徒们又找上门来,将她的两个老乡刘碧连、朱木松非法抓走,后又在她家附近蹲坑,将外出还未进门的王丽华堵在门前,问她从哪里来,都提了些什么样,严重的侵犯人权,干涉人身自由。恶警们连挟带骗说是到派出所有一点小事,办完马上就可以回家,妄想对她进行又一轮迫害。由于王丽华根本就不知道在她家绑架了人,也没有做任何伤害他人的事,恶警们理亏只好将她放回。

请问余辉平、方三旺的亲人们,当你们了解到这些真实情况后,得知他们在外面尽干些伤天害理的事时,你们会有何感想。请你们劝阻他们立即停止迫害,并弥补自己的过错。有句古话:善恶必报!“追查迫害法轮功国际组织”已于2003年成立,该组织的使命是:追查迫害法轮功的一切罪行以及相关机构、组织和个人。那些追随江××、充当迫害好人的工具的人,必将受到道义法庭,人心法庭和人间法庭的审判。

在明慧网发表的作品版权归明慧网所有。明慧网会定期和不定期的对本网站所发表的作品集结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