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法度的第四个生日(图)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法度和母亲在联合国非政府组织会议上送给法度芭比娃娃的伯特勒女士和法度
【明慧网2004年4月8日】日内瓦联合国第60届人权大会的主会议厅外一个安静的角落里,阳光穿过宽敞的落地窗的玻璃洒向室内的大理石地面,四月三日刚满四周岁的陈法度兴奋的趴在玻璃窗上,目不转睛地看着和她近在咫尺,只隔一层玻璃的一只漂亮的大孔雀,联合国的宽广的庭院里养了几只孔雀,为这个政治气氛浓厚的地方增添了几分轻松和活泼。那只正站在法度面前的孔雀正在悠然的展开它的色彩斑斓的大尾巴,宝石蓝和祖母绿两种颜色在阳光下交相辉映。法度的红色的连衣裙和孔雀蓝绿色的屏相映成趣。法度的母亲戴志珍站在几米外的窗边,手扶着儿童车,脸上带着浅浅的笑意,默默的看着女儿,分享着女儿的欢愉。

虽然小法度刚刚四岁,但她俨然已是日内瓦联合国的常客了。2002年3月,当她还不满两岁的时候,她就和母亲一起第一次来到日内瓦。在人权大会开幕的那一天,来自世界各地的法轮功学员在联合国大厦前的万国广场上举行了记者招待会,人们第一次听到了戴女士的故事:“我的丈夫陈承勇因为法轮功请愿而被迫害致死,年仅34岁。我甚至至今也不知道他的具体死因,只知道他被警察无端地从家中带走。他的尸体在郊区一个小棚子里被发现时已经开始腐烂。在2001年七月我得知了这个噩耗。陈承勇的姐姐在认领遗体时,也因是法轮功学员而被逮捕送入洗脑班,然后又因其不放弃法轮功而被非法判劳教两年。陈承勇年迈的父亲经受不住儿子受迫害致死和女儿又被判劳教的消息的打击,病危住入了医院。然而当局却不允许其唯一的女儿去探望一下病危的老人,老人终于在悲伤中死去。仅3个月内,一个幸福美满的家庭便支离破碎了。”强忍着泪水,戴女士向同样眼含泪水的人们呼吁,停止镇压法轮功。

一晃两年了,三届人权会议了,戴女士和小法度的故事已为很多参加会议的人所熟知。四月一日,戴女士带着女儿参加了一个关于妇女人权的讨论会,会上戴女士透露了另一个消息:“我的故事对你们来说已经不再陌生,我今天要告诉你们的是另外一个消息,昨天我失去了我的母亲,她在中国因病去世,而我不能回去见她最后一面,也不能参加她的葬礼。我的女儿问我:‘为什么我们不能回去?’我说:‘我们得不到签证。’她又问:‘为什么我们得不到签证?’我说:‘因为我们炼法轮功。’她又追问:‘为什么炼法轮功不能得到签证?’我哭了,我不知如何向一个三岁的孩子解释。”

当戴女士向记者讲述她的经历的时候,小法度坐在母亲身旁的儿童车里,专心致志的啃着面包,法度从两岁到四岁的两年的无忧童年就是这样度过的:母亲推着儿童车,带着法度,从一个国家赶到另一个国家,从一个会议赶到另一个会议。戴女士在过去的两年里不停的和世界各地的政治家,媒体和非政府组织讲述她的家庭悲剧,呼吁中国江氏政府停止镇压法轮功,不要让更多的母亲经历她经受的悲剧,不要让更多的孩子成为第二个法度。

戴女士说:“很多好心人听到我的故事后送给我卡片,上面有他们给我和法度的祝福,鼓励我们支持下去。四月二日,一位在前一天听了我的叙述的一位非政府组织的女士送给了法度一个芭比娃娃和一套彩色画笔。”三日,法度在日内瓦的人权会议上度过了她的生日。送法度生日礼物的伯特勒女士(Beutler)是总部在美国的世界妇女组织的成员,在另一个会议上,她又遇到了戴女士和法度。她告诉记者:“我有两个孙女,我看到法度就象看到我的孙女一样。在上次会议上我听到了戴女士的丈夫一家和她母亲的事情,我为他们难过,我觉得母亲和孩子之间的联结纽带很重要,象戴女士和她母亲之间的,法度和她母亲之间的联系,这是人与人之间关系的基础。”

戴女士说:“虽然法度在一岁的时候就失去了父亲,但越来越多的人关心她,关心在中国的和她一样命运的孩子们。”戴女士的目光落到面容酷似父亲的女儿法度的脸上,一直在啃面包的法度抬起头,送给了母亲一个灿烂的笑容。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